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17

弄了几天电脑都打不开网页也是很气……想着不能再拖了就用手机发吧!好久不见有想我吗哈哈哈~
还是你们心水的虐,把开头诗句带入也是很有感觉的,我个人把明珠理解为泪水,金蝉子有点像嫁进灵山的小媳妇,恨与猴子相逢太晚
我们的口号是——没有蛀牙!啊呸,是搞事!搞事!搞事!
 
 
 
拾柒·终生怨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孤身于天地间,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子也是有梦魇的,而能困扰他多年的梦魇就两个,一个是江流儿被鬼使勾去魂魄的场景,另一个就是被如来神掌镇压的瞬间……前者对猴子的困扰已经在逐渐减小,唯独后者还时不时出来骚扰他的梦境。
这是猴子的恐惧,他忘不掉,也不想忘。
但现在猴子的恐惧又多了一种,他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罗汉手持金鞭的模样,那钻心的疼痛随着鞭子的抽打阵阵传入心底,鲜血随之在伤口溢出。
还好被打的是自己……猴子也只有这样想才能感到丝毫安慰,他倔强地盯着那白衣飘飘、悲天悯人的菩萨,像是唯有一直望着他,猴子才能抑制住体内暴动的血。
痛苦红了猴子的眼,鞭打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痛苦,可只要一想到那个光头小和尚……他怎受得了这样的酷刑?西游十四年,有几天里他的身子是健康的?疼痛让猴子弓起了身子,余光里持着金鞭的罗汉高举起手,而后像是用尽全力地道挥下了这重重一鞭,也许是痛感早已超出了身体的感知范围,猴子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他艰难地转了转脑袋,继续望向菩萨。
罗汉抽了整整八十鞭,也没能把猴子的目光给抽回来,菩萨终于开了口,“孙悟空,你可还有话要说。”
放到常人,仅仅一鞭子下去就该一命呜呼了,可猴子硬是瞪着菩萨挨完了八十鞭子,他将喉间的淤血咳出,眼睛仍死死的盯着菩萨,“是……是我的错……”
菩萨望着他,眉宇间的神色挺温和。
“与……与金蝉子私通,都是我一个人的错……”逐渐蔓延上来的痛感让猴子咬紧了牙关,“是我逼迫他这样做的……”
“你这是认罪了?”菩萨挑挑眉。
“我不认,难不成就让你们也如此鞭打师父么?”猴子咬着牙翻了个身,终于移开了目光,平躺在地上,“这罪,我认了……但是你们不许打我师父。”
望着仰面躺在血泊里的猴子,菩萨眯起眼,久久没说话……他明白凡心,可从来不了解凡心,而却被猴子不经意的一番话打动了,长久以来,菩萨都忘记了猴子也有凡心的事实,他只记得那个来自灵山的小和尚长着颗凡心,很不让人省心,原来这个玩世不恭的混世妖王,也拥有如此柔软的东西。
“缘根也好,信仰也罢,都可以是师父的归宿,师父的凡心里装着我,所以曾经我以为我才是师父最好的归宿,可我后来发现……我不是,他应该顺从能给予他庇护的信仰,那是他最终的归宿,也终将会变成最好的。”
猴子的停顿恰到好处地展现了他的痛苦,这时候越是用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便越让人心疼,可惜会为他心疼的人并不在这儿。菩萨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一边手持金鞭的罗汉,又望向猴子,“九九八十一鞭……孙悟空,这是你的罪,这是你的劫难。”
罗汉挥起手中的金鞭,猛地向下抽去。

金蝉子那万般悲壮的话语在猴子耳畔久久萦绕。爱天下苍生也爱自己?猴子知道自己与苍生并不矛盾,可在金蝉子面前这两者却是不能同爱的对象,金蝉子明白,猴子也明白。
俩人都是明白人嘛……
猴子躺着,脑海中始终环绕着金蝉子的模样,可终是不敌负伤过重的身体状况,大量失血后,即便是万妖之王的猴子也不免有些力不从心,在猴子终于要再次入眠的时候,门被“哐”地一声推开了,猴子的坏脾气一下子冲到了极点,心想着若进来的不是金蝉子,他可得把那人好好揍一顿才出气,可定睛一看,见进来的人居然是沙僧。
“我以为你要留在灵山看着你的猪呢。”猴子曲起一条腿坐着,痞笑与猴毛皆遮不住他的憔悴。
“不了,我还是打算在普陀山看着他,”沙僧直接坐在了猴子旁边的空位上,“大师兄,你怎么样?”
“……”猴子的停顿显得略喜感,“你上一句话是不是在骂我。”
“当然不是,”沙僧觉得好笑,又想起了那白面馒头般的人,“我就是单纯地关心大师兄……八戒现在外面陪着师父,听说大师兄被打了,我便进来看看你。”
“还用得着听说?估计整个普陀山都能嗅见我血的味道,”这是替金蝉子被打,这事儿本来是挺悲壮的,可被沙僧这样说出来猴子便觉得染上了些羞耻的意味,猴子索性不去看他,重新一头栽倒,看上去丝毫不像身上有伤的样子,“那小光头干什么呢,可是哭鼻子了?”
“大师兄倒是很久没叫师父‘秃驴’了,”沙僧没有回答猴子问题的意思,笑意攀上他的嘴角,到不敢说那神色有多友善,八卦的气息倒是足得很,“大师兄,我赌五文钱,师父这回是要做大事情的。”
“金身罗汉能不能稳重一点……怎么跟八戒待久了你的废话也变得如此多。”猴子没理他,侧过身闭上了眼。
沙僧在心里觉得好笑,他毫不客气,在猴子身边的空位躺了下来,“大师兄,咱唠唠嗑儿。”

一堵墙便足以阻挡一阵风暴,一具肉体便足以包裹一颗欲掀起风暴的心。

八戒盯着金蝉子看了很久,他俩从开始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过。
很多时候,八戒也挺佩服金蝉子,反观西游十四年,他觉得除了爱上猴子这件事儿,金蝉子从很多方面来讲都是标准的得道高僧,若是跳开缘根,八戒有时也想不通这样的人怎么会爱上猴子那样的……猴子。
“师父,我知道你想干嘛,”八戒腿坐麻了,他想了想,有些心虚,但还是开了口,“师父,你别看就鱼鱼最通透,其实最了解师父的也就我啦。”
金蝉子没吱声,他仍在打着坐,手里执着佛珠,可嘴里并不念念有词,八戒知道他听进去了。
“师父,我不是来阻止你的,也知道没法儿阻止你。”其实八戒并不知道金蝉子的想法,而他一副明显刚刚跟猴子吵完架的样子,让八戒觉得自己总该说些什么劝劝他。
八戒眨眨眼,眼珠子从底往上盯着金蝉子,使劲儿地想着该怎么往下编,“内个……我就想问问你,师父,你可怨过猴哥儿?”
八戒努力地想让金蝉子说些什么,虽然他猜不透金蝉子在想什么,但刚才一定经历了些大阵仗,否则这整个院子里怎么都弥漫一股腥味儿?
那是猴子的血的味道,西游十四年,八戒闻过太多次了。
见金蝉子还是不吱声,八戒也收了声,他想站在金蝉子的角度设身处地地想想,于是便努力地把自己放进金蝉子的角色里,然后把猴子的模样想象成沙僧,若他的鱼鱼是猴子……不不不,他的鱼鱼才不是猴子!
好嘛,不必继续想象下去了,八戒已经知道了若他是金蝉子,必定是会怨猴子的,若没有猴子,金蝉子该是在灵山一帆风顺,他是那般有信仰的人,又天资聪颖,如果没长着凡心,又或者说是趁早舍弃了凡心,便不会有后来的事,他和沙僧不必陪着金蝉子西游十四年,妖界也不会存在那位混世妖王。
八戒想象不出那世间该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反正不是现在这样,起码世界上会多出三个幸福的人——他会在高老庄安分过活,沙僧也能在流沙河安生泡着,金蝉子在灵山上估计早就成佛了……但是那样真是幸福吗?八戒挺矛盾,他觉得现在有了他的鱼鱼也挺幸福的。
“师父,我知道了,你定是不怨猴哥儿的……”八戒呼出一口气,正欲接着往下说,却觉得被一束目光锁定了,抬头一看,金蝉子果然有了反应。
金蝉子倒是没着急回答八戒的话,他先是盯着八戒看了好一阵子,那目光里说不出有什么感情,倒是看得八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怨他。”金蝉子忽然开了口。
“什么?”八戒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何时说过我不怨他?”金蝉子的眸暗了暗。
在八戒看来那便是幽怨的神色了,他想上前去抱抱金蝉子,又觉得不太和时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八戒,我只问你一遍,你和你三师弟,可是认真的?”
见金蝉子忽然这么问,八戒一时间愣住了,却见金蝉子认真的神色,他愣愣地点了点头,到底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好,那你现在去找他吧。”
“不是……师父,你说啥呢!”八戒担心金蝉子神经了,从前虽是见识了这小和尚的心理承受力,可谁知道他心里绷着的弦什么时候会断?
“我让你去找他,让你们师兄弟三人再叙叙不好?”
叙什么?八戒没见过这样的金蝉子,他看上去冷淡又疯狂,让八戒尚未退下去的鸡皮疙瘩又上了一层,可看着金蝉子的模样,八戒也不敢再做忤逆,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去追沙僧。
推开房门,便见着了沙、猴二人同床共卧的模样,八戒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也不知是被面前的场面震惊了,还是被金蝉子吓得没缓过来,倒是床上的沙僧挺淡定,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大师兄刚睡着的,别吵醒他。”
八戒翻了个白眼,“你哄睡着的?我替师父谢谢你啊!”
“你跟师父聊了什么?”
“师父啥也没说,就让我来找你们!那……你跟大师兄又聊了什么?都聊到床上去了!”八戒忽然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这么大火气?”沙僧有些莫名其妙,“师父可是……”
“一进来就吵吵吵,都给老子滚出去。”猴子忽然翻了个身,谁都没给正眼儿看。
“出去就出去!就不爱跟你待一块儿!”八戒朝猴子的背影呸了一口,三两步上前就拉着沙僧的手要往外走,“听见了没!人家脾气大得很!要赶咱走呢!你还死皮赖脸待在这儿?”
沙僧猜出了八戒气的是什么,想着不如出去了再哄哄他,反正都是闹小孩子脾气……八戒用了跑的到门边,火气聚在了脚上,就要一脚把门踹开,“啊啊啊——疼!”
挨了八戒一脚,可那门丝毫不见动。
八戒捂着脚靠到沙僧怀里。这太不对劲,八戒力气是不如沙僧大,可也不至于连扇门都踢不开,何况他方才还推门进来了?沙僧扶着八戒坐下,走过去又推了推门,可那门就是没丝毫动静,倒像是在推一堵墙……这分明就是被人动了手脚了嘛。
普陀山清净地,能对这门动手脚的还能有谁?
八戒眼见地瞧见了门缝处亮着的金黄色的光,那分明与在灵山时,囚禁着金蝉子的金光一模一样。
沙僧在心里苦笑,转过头去看猴子,“大师兄。”
猴子已经坐了起来,全身散发着戾气,目光狠狠地盯着门,火眼金睛仿佛要将那木门烧穿个洞。

“那小和尚,已经不会再哭鼻子了。”

评论(1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