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⑯

内个什么……虐虐更健康哈,所有的虐都是为了结局的甜!

我是个不太会写糖的人,我一直觉得虐我爱的西皮就是一种爱他们的方式啊!

而且两个相爱的人在彼此相虐的情况下还能在一起纠缠不是更加证明了他们相爱的程度吗!斯德哥尔摩情人里面不是有句歌词嘛“逃避分开的孤独,情愿一起不舒服”……啊,说到这里不如什么时候开个斯德哥尔摩坑好了~

                                                                                                                   

 

 

拾陆·执子手

 

          ——江湖不禁人间怨,一样涅槃度九天。

 

“诶诶!你这事儿都不让我去参与,你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这种时候我当然得坚定地站在师父身边好吗!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快去治好吗!”八戒被沙僧拉得踉踉跄跄了三两步,然后被甩到了自己的床上。

“我有你。”

“你骂谁!”八戒的反应很迅速。

沙僧没理他,自顾自地转身去关门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八戒的声音里难得地带上了些服软的怒嗔,“你就是真把我关这房里,我也有一百种办法出去,你关不住我的!”

话是这么说,沙僧皱皱眉,“你要跑出去是你的事,但是把你关起来这事儿……我必须得做,不然真出了什么意外,我会为自己当初没有为你争取而终生后悔,”他的五官深邃,皱起眉头来的模样倒是很好看,配合着深情的嗓音,真真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我说过,我有你,也只有你了。”

八戒怔住了,嘴角却先一步做出了上扬的动作,“你这算不算是表白?”

“你希望是就是,”沙僧把人重新推到床边,“所以答应我,留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与你无关。”

“我都是你的拥有物了还说跟我无关?”八戒叉起腰,觉得自己可了不起了,脸上发着烫,嘴上却不饶人,“跟我无关你还跑去普陀山做什么?单单是要向菩萨证明你与师父的师徒情深吗?师父是你师父,也是我师父,这种时候,我更应该跟他……还,还有你站在一起!”

这人,真是……

沙僧的瞳色一暗,把站在床上的人一把捞起扛在肩上,“你想好了,要一块儿去普陀山?”

“就冲我男人这样的气魄!走起!”八戒的心脏快要从嗓子眼儿跳了出来,他的上半身被吊在沙僧的背上,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只得抓在沙僧的腰带上,“为了表示你的决心!你就这样扛着我去普陀山去!”

“别傻了,”沙僧把人放到地上“这样去到普陀山,你得脑溢血了。”

 

金蝉子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有多少不愿回想起的画面,只有在触景生情的时刻,那些画面才会如潮水般纷纷涌现,争相要吞没他的理智。

而刺激,是让人保持清醒很好的方式。

直到腥甜的味道布满口腔,金蝉子才找回了一丝清醒与理智,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掌,鲜血正从大拇指到手腕之间的部位汩汩流出,此刻已然找不到精确出血的部位……而金蝉子却感觉不到疼痛,猴子满身是血的画面完完全全地充斥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是惩罚,”观世音菩萨的神情悲天悯人,“惩罚孙悟空违背我教,私通于你。” 

“……请菩萨惩罚我!”金蝉子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口腔里的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将苍白的唇染得触目惊心,猴子就在躺在一旁的血泊中,那模样仿佛已经没了气儿,唯有胸口细微的浮动告诉金蝉子他还活着,也不知是嗅到的血腥味刺激了鼻腔,还是口腔内的鲜血刺激了味蕾,金蝉子只觉得心中阵阵绞痛,简直要窒息过去,“是我引诱悟空,这是我的罪过,不该罚悟空!”

“这倒是巧了,”菩萨的面庞看起来柔和温暖,“孙悟空也说要拦下所有的罪过……金蝉子,今日我不是要与你讨论孰是孰非,你从一开始也很明白我要的是什么,你只需要做一个抉择,选了我教,你就留下来,然后自断缘根,收好自己的凡心,从此修炼佛法,普度众生;要是选那冥顽不灵的猴子,只要你受得住剔除佛骨之痛,你也大可同他离开,从今往后,顺了你的凡心做个凡人,与我教再无瓜葛。”

理儿是这个理儿,可金蝉子心里却有更深层的苦楚,他抬头看向菩萨,那深邃的眼眸底部仿佛藏了一处深不见底的幽潭,而刹那间,金蝉子就明白了对方早已知晓他的心中所想,菩萨对身边的小仙童试了个颜色,让他把猴子先送到一边去包上扎。

“金蝉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也是我之前把你关在禅房里,给你时间考虑的原因,”菩萨上前去将金蝉子扶起来,握住他流血的手,发出淡淡的金光,金蝉子手上的伤口就被瞬间治愈了,“但我要的不是你的逃避,我只想用我的仁慈,换一个你认真的结果。”

金蝉子对菩萨所说的“仁慈”感到疑惑,又在看见菩萨的眼眸后瞬间明白了。

“你再去见见他罢。”菩萨松开了手,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小仙童带路,把金蝉子领到了猴子所在的房里,猴子已经醒了,正四仰八叉地躺着,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忽然又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猛地坐起身来,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金蝉子。

那对视的开头像是有着一眼万年的感觉,猴子瞬间觉得有些恍惚,可他分明嗅见了金蝉子的血腥气,可眼前的人身上却不像有伤口,唯独那唇红得太鲜艳,刺痛了猴子的眼。

猴子盯着金蝉子,沉默了很久,直到要把人看穿的时候才说了话,“我以为你对我的爱,比你心里装着的芸芸众生要多一些。”

金蝉子怔住了。

见金蝉子没回话,猴子继续道,“从前八戒常与我讲,你爱着我,我还不信,毕竟你都失去了身为江流儿的记忆……不过后来我信了,师父爱着众生,而我便是那芸芸之中的一员。”

这话实在酸涩,敲打着金蝉子的耳膜,传进他的心里,让他胸口闷闷地疼。

“你心系佛法,你心系天下,而我与那天下人没什么不同。”

“悟空!你何必呛我,”金蝉子满眼的不可置信,“我承诺过不会负你就不会负你,你何必……”

“你何必等到现在?你若要选择我便早就选了,”猴子打断了金蝉子的话,“你就是放不下你的佛,这就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猴子紧紧盯着金蝉子的眼,目光那样用力又炽热,“你生着凡心,长着缘根,可你是个和尚,和尚就该留在灵山,念你的佛,吃你的斋,看破红尘,然后断了我与你的缘根。”

金蝉子的眼神几近恳求,“悟空,别激我了好么?”他用颤抖的手拉过猴子,不看去看他身上触目惊心的血红,“只要你一句话,该放下的,我都会放下,我跟你走,这佛,我不当罢了!”

金蝉子的表情决然极了,沾着鲜血的唇衬得脸愈发苍白。

这幅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不已,可猴子愣了愣后,居然笑了,脸上的猴毛也沾了不少血,现在早已凝结着猴毛形成了血痂,嘴角咧开的弧度牵扯到了些猴毛,显得狰狞又可怖,他甩开金蝉子的手,去摸他的脸,用拇指轻轻蹭着他的唇,那唇上的血还因金蝉子的体温没有完全变干,猴子的拇指蹭下来了一些,然后放到嘴里吮了吮,是甜的。

“师父,你看,你虽说你下了决心要跟我走,可还是要等我的一句话,你根本没有下定决心……我不忍心逼你,你留在灵山吧。”猴子用双手捧着金蝉子的脸,一只手的大拇指还沾着自己的唾液,猴子把唾液蹭在金蝉子脸上,就像在温柔地亲吻他。

“……”金蝉子没有推开猴子,他盯着猴子的眼睛,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脸上的毅然决然渐渐化成了凄凉的神色,液体带着温度从眼角滑落,接触到了外界的空气后很快变得冰凉,“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猴子看着金蝉子站起来,眼神晦暗,如果此刻仔细盯着他看,就能发现他眼底用冰冷包裹着的痛苦与不坚定。

金蝉子背过身去,摇摇晃晃地往门外走,“从前八戒也跟我说过,你其实也爱我,说要吃掉我都是吓唬我的,我可是一开始就信了……我一直告诉自己,你对我的爱,比对的江流儿要多,如今看来是我自以为是,自作聪明了。”

房门打开的刹那,屋外刺眼的光照进来,刺得猴子眯起了眼,但却始终没有目光从金蝉子的背影上移开。

金蝉子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转过身,可惜置身于逆光的环境里,猴子看不清他的脸,他说,“悟空,我爱这天下苍生,可我也爱你。”

 

“苍生值得我付出性命,而你值得我涅槃重生。”

 

 

评论(2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