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⑭

谢谢各位看官一直以来的支持~愿意在我笨拙的文字中陪伴我,眼见得粉就快要过百了,我想了想,咱得产点啥粮食来回馈回馈各位看官的满腔鸡血呀哈哈哈……

来来来做到选择题吧——

A.上高速   B.写同居三十题,并且上高速

郑重承诺,过百就写!凡心一完结,粮食就走起!

嘿嘿嘿这选择真是可简单了呢……选好了回复给我呗~我还想要你们的小心心哦^^

                                                                                                                 

 

 

拾肆·轮入道

 

          ——一叶一轮回,一日一明亮。

 

“那斗战胜佛有些奇怪,归来这些日子,他竟这般沉得住气。”

 

八戒知道灵山上背地里嚼舌根子的人不少,起初他还会觉得恼,可这种感情在每日见着金蝉子那愈发单薄的身影后终于转变成了一种悲凉的情绪,他能感受到金蝉子的无奈,猴子的暴怒,就是唯独感受不到沙僧的情绪。

这条鱼仿佛永远都在沉默着,可能是在憋一个大招,也可能是在憋一个闷屁。

“你那天跟猴哥儿说了什么?一天都没见到他人了,师父问呢,”八戒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拿着外套从禅房里走出来,一眼便瞥见了靠在不远处树下的沙僧,“耍什么帅,帮我拎着。”

沙僧接过食盒,脸上没太多表情,而自从黑色的瞳仁中倒影出了另一个身影时,他的面部表情分明就变得柔和了许多,“你很感兴趣我对大师兄说的话?”

“嗯……那你说啊,”八戒眨眨眼,“我还感兴趣你去跟菩萨说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嘴上说着不让我去,其实自己偷偷去找了菩萨。”

“啧啧啧,这都被你发现了,”沙僧露出了为数不多的笑,“我不告诉你,你自己去猜猜,总之我不会说对师父不好的话。”

“靠,这谁猜得出来?”

“还说喜欢我,连猜一猜我说的话的耐心的都没有?还有,你说话少带内些不好的字眼。”

“靠!你也就是仗着我喜欢……”

八戒被自己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的话定在了原地,红晕从脖子慢慢爬了上来,吞没了白皙的脸蛋和耳根。

“靠……”

八戒慌乱地把外套扔到了沙僧的头上,此刻他丝毫不想让那人看到他脸上慌乱的表情,手足无措地转头就跑,幸而沙僧没有追上来……八戒只觉得心脏就要跳了出来,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待在灵山上了,抄了近路便往山下跑……这样的打击几乎让八戒的心脏快要爆炸,他觉得自己得里灵山远一点,又毫无方向地撤退了不知道多远,直到没了一丝力气才停下。

八戒单手扶着树大喘气,头顶却传来一个让人不大愉快的声音,“你……这回是在东施效颦……没错吧?”

听着这话的结尾还带着些上扬的音调,像是在求得确认似的,八戒抬起头就往前出了一拳,“滚蛋!老子就跟你说过喜欢鱼鱼!是不是你告诉他我喜欢他的!”

“哟哟哟,还生气了,”猴子一脸酸呛的表情,“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似的?正好,人家也说了喜欢你了,满意不?”

“满意你奶奶个腿儿!”八戒的表情恶狠狠的,像是要把猴子活剥生吞了。

“切,随便你,”猴子吐掉嘴里叼着的树枝,重新打量了八戒,“……你来这里干什么?”

八戒愣了愣,“我……我……我锻炼身体!随便逛逛!”

“随便逛逛就逛到普陀山来了?”猴子猜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笑,“锻炼身体锻炼得够远的啊?”

普陀这山,地方不大,名气不小,其名声之大全权是因为此处的紫竹林为观世音菩萨的居住地,八戒自然是知道的,他反应了一下,才斜着眼睛打量着猴子,“不对呀……我是脑子一乱冲过来的,那你来这儿干什么?”

“摊牌。”猴子留下轻飘飘的两个字便转身离去了。

八戒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跟谁?!”

“去紫竹林还能跟是谁。”

八戒盯着猴子离去的背影看了许久,“是他疯了还是我疯了?可能……是我吧?”

 

猴子来普陀山这事儿,跟谁也没大招呼,碰上八戒这事儿倒是让他有些惊讶,八戒知道了就等于沙僧知道了,也就等于师父知道了……不过总之猴子也没打算瞒着谁,与八戒呛了几句便走了。他侧过脑袋用余光望着后面,很好,那呆子没跟着来。

一踏上普陀山,猴子便打了好几个喷嚏……猴子觉得可能是有人在背后骂他,也可能是他对观世音菩萨过敏。

普陀山是块宝地不假,而其中的紫竹林则为更甚之地。猴子却是打心底里对佛教没什么好感,不过他也明白其中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个宗教的本身,仅仅是因为这成了横亘在他与金蝉子之间的鸿沟。

即便是鸿沟也是要越过的,哪管他洪水滔天。

紫竹林即便不算大,可也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猴子走了一会儿,却觉得有些奇怪,他像是一直在原地绕圈子,即便看不太出四周的紫竹有何区别,可灵敏的直觉却告诉他自己在绕圈子。

猴子并不慌,他静下心来在空气中嗅了嗅,然后聚气,伸出右手在面前的空气一划,便凭空出现了一道口子,然后双手一用力,顺势撕裂开来,便看见了一个白衣小童,小童的脚踝上带着一串银铃铛,活动起来便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猴子不慌不忙地打量着小童,任何细节都躲不过那火眼金睛,他一眼辨认出了那银铃铛是个法器,是做什么用的他不清楚,不过那银铃铛上透着菩萨的灵力……可能是个护身符,或者是用来监视这小童的东西?猴子眯了眯眼,这小童整日跟在菩萨身边,菩萨没必要专门给他护身符,猴子本能地更倾向于第二种猜测。

“别看了,跟我来吧。”小仙童的口气毫不客气,他在金蝉子的禅房见过这猴子,这猴子对金蝉子的保护欲简直了,他对猴子的印象不算好。

“啧。”猴子没多说话,跟着小仙童走了。

两人穿过茂密的紫竹来到一处较为宽阔的地带,便看见了一处不大的院门,直到越过院门才发现这儿原来别有洞天。

“你现在这儿坐一会儿,别胡乱跑。”小仙童把猴子带到了一处小院,便要离开。

“等一下,我今天是来打架的不是来喝茶的,你带我去见菩萨,否则,”猴子歪歪脑袋,从耳朵里取出金箍棒往地上一扥,声线不见丝毫情感,“老子拆了这里。”

 

“靠!你怎么又知道了!”八戒就要炸毛,“你这样……你这样,我总觉得我像个傻子!”

沙僧笑笑,揉了揉八戒的脑袋,“你本来就傻。”

“靠!去你的!”八戒一把推开沙僧的手,“老子刚回灵山就赶着来告诉你猴哥儿去普陀山了,你,你居然就说你知道了!合着是你俩共谋的呗!你俩是不是要气死师父!师父一再强调让猴儿哥忍着忍着,就是为了让这事儿的风头赶紧过去了,他好再向上头求求情,再想办法解决了这事儿,你还让那没脑的死猴子去普陀山!你是不是有病你说!”

“你才有病,”沙僧把八戒揽过来,心想以后拉着这人得多见见太阳,整日整日地赖在师父的禅房里可不是个事儿,瞅瞅这皮白的,简直一个白面馒头,“你觉得以后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件事?你指望大师兄眼睁睁看着师父跪下去求佛祖菩萨的原谅?让后就能跟着大师兄远走高飞?”

八戒愣了愣,末了给了沙僧一个肉拳头。

“还说你不是傻。”沙僧终于完全揉乱了八戒的头发,看着自己的“杰作”,他心情很好。

“……你滚蛋!”

“你知道菩萨为什么要把师父关在禅房里么?”沙僧没打算等八戒的回答,“想想师父最初在花果山遇见大师兄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为了要跟那小猴子在一起,甚至奋不顾身跳下了净池……看起来是菩萨心疼师父,指引他跳下净池轮回才能与大师兄相见,实际上这是在让师父做一个选择。”

沙僧没有看八戒,但他知道八戒在看他,“师父生是灵山人,却长着颗凡心,有着缘根,缘根这事儿,是没法阻止的,彼时他初次遇见大师兄还太小,这是属于凡心的事儿,自然也得轮入凡界解决,因此菩萨指引师父在人间轮回十世,并安排他在最后一世与大师兄相遇再作抉择……菩萨没有偏心于谁,不过是在指引着事情往应该的方向发展,”沙僧顿了顿,忽然在声线中灌入了少许轻快,“自从那日与大师兄交谈后,我才发现了……我从不知道做选择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

听着那云淡风轻的声音,八戒觉得心里一阵冰凉。

原来做选择,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于金蝉子来讲,一边是信仰,一边是爱人……八戒忽然明白了为何金蝉子时常会在独处时露出那般痛苦的表情,如果不是他因为担心偷偷躲在门缝外多看了一眼,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一直温柔平静的师父,实际上心里有多苦。

“佛法与凡心,师父必须要舍去其一方可……”沙僧地下头对上了八戒的眼,缥缈的声音仿佛从天边而来,嗓音中带有蛊惑人的力量。

八戒凝望着那仿佛要将人吸入的双眸,有舍才有得,你说呢。”

 

 

      

 

评论(2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