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是的没错我就是苟富贵定出柜 苟富贵定出柜就是我 现已改名徐蓝蓝 多多关照~
cp杂食 不定时更新 欢迎催更 欢迎聊天 欢迎吐槽 欢迎点梗~

【孙唐】凡心⑬

哈哈哈……最近真的没什么灵感,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不过别担心!从下一章开始故事就会进入一个高潮啦!期待一下嘞~

                                                                                                                    

 

 

拾叁·黄金光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金蝉子的梦中有一个女性模样的厉鬼,短发乱糟糟的遮住了脸,白裙刚刚盖住臀部,上半身不知是哪儿受了伤,鲜血汩汩地流着,沾湿了衣裙的大半,乍一看甚至分不清楚衣裙原本的颜色。

金蝉子清楚地知道这是梦,却不免觉得那鲜血的颜色太过触目惊心,在灵山清净地居然做了这样的梦不免让人心觉疑惑,他试探地走上前去,想要一看究竟,可那女鬼居然抬起了头,那分明是一张鲜血淋漓的猴脸,毛茸茸地,有几个渗着血的窟窿,吓了金蝉子一跳,当他再想要上前的时候,那长着猴脸的女鬼竟掉头就跑了,短短的裙摆下还露出了一跳毛茸茸的猴尾。

女鬼长着猴脸,这自然会让金蝉子联想到他的猴子,而在灵山梦到鬼怪,这也许是因为已经完全退化的佛骨,又也许是有哪个大人物在用托梦的方式警告他……金蝉子的回笼觉没睡太熟,朦胧间觉得有什么暖烘烘的东西在碰他,他睁开眼,又看见了一张猴脸。

只是这张脸并不吓人,金蝉子握住贴在自己脸上的手,“你来这么早,是什么时辰起来的?”

“不算早,”猴子递给金蝉子一块沾了温水的帕子,“擦擦你的眼屎。”

金蝉子接过帕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擦干净了脸就还给了猴子,“看着今天轮到你给我送早膳,菩萨怕是派不出别人了?”

“说到这儿我还想问你,”猴子把素粥递给金蝉子,“你之前跟观音身边的内个小子说了什么?把人家吓得回屋里待了整整一天。”

“也没啥……”金蝉子的腮帮子被粥水塞得满满的,像一只穿梭在树林间的小动物,“就问了他是不是喜欢内个跟在佛祖身边的‘使者哥哥’。”

“喜欢谁?”猴子不认识金蝉子说的“使者哥哥”。

“是掌灯使者……罢了,你也别管是谁,我跟你说说我昨天晚上做的梦吧……”金蝉子把那个猴脸女鬼的梦说给了猴子听,听得猴子一阵脸黑。

“哈?老子在你梦里是个女的?还浑身是血?”

金蝉子把已经空了的粥碗还给猴子,“重点是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这里是灵山,人杰地灵的灵山,是西方极乐,是佛门清净地,这梦魇是如何闯入的?”他显得忧心忡忡。

“你管他,”猴子顿了顿,然后又用不以为然的态度回答道,“要么就是佛祖老儿托梦给你,要么就是你取经路上得了那么多妖怪,现在人家来报复你了。”

金蝉子在心里说那些妖怪分明都是你得罪的……他知道这是猴子安慰人的方法,但他没办法像从前一样笑成一团窝到猴子的怀里,直觉告诉他猴子这是话里有话,金蝉子自顾自地站起,赤脚不慎踢翻了用来盛粥的空碗,他走向窗边,瞥见了窗户外檐那一层淡淡的金光,“你知道在那日我向菩萨坦露心声的时候,菩萨对我说了什么吗?”

猴子望向他,逆光的状态下,金蝉子的身板显得愈发消瘦,上次看到他肉肉的模样还是在取经的路上……猴子暗暗握了握拳,没有回答金蝉子的话,他知道如果他想说,就会继续说下去。

但金蝉子没有,他只是站在窗边,看着那层金光出了神。

这就是囚禁的日子。

最初灵山的二弟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自己十世轮回取经归来的时候,在自己最终选择尊崇凡心的时候,会像现在这样被囚禁在这三分境地里。

“你来这么早,不如回去睡个回笼觉。”

猴子觉得是窗外太亮了,金蝉子站在逆光的地方,他看不清金蝉子的脸。

 

金蝉子觉得这禅房的采光不好,即便是天光光时要阅读经书也得点上蜡烛,眼睛才能不难受。而正是如此,他才能将猴子的表情一览无遗地收入眼中——那是金蝉子很少见过的,隐隐有些悲伤,又被愤怒、不甘以及苦涩填满的表情,甚至因此有些狰狞与扭曲。

这种不安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了八戒到来的时候,金蝉子被他满脸通红大喘气的模样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问出一句没头脑的话,“你被谁打了?”

八戒的扔给他一个“你才被人打了”的眼神,然后抢过金蝉子手里的碗,一口饮尽了剩下的半碗水,“大!大师兄……”

“你大师兄把你给打了?”金蝉子顿时担心了起来,“那你没事儿吧?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跟你说你得回去躺着,为师的禅房被下了咒也出不去所以不方便照顾你,你看看你要不去找你三师弟?也对也对,就去你三师弟那儿吧,你三师弟是个细心地人,你看他虽然话不多,但还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为师觉得他……”

“靠!秃驴你太舒服了是不是啊?”八戒被金蝉子念的脑子疼,他好不容易喘过了气, “我……我就是跟大师兄坦露了心悸而已……”

“你喜欢你大师兄?”

“不是!”八戒炸了毛,“老子喜欢谁都好为什么要去喜欢只猴子啊!”

“八戒你对为师有意见就直说好了……”

“不是!”八戒想掐死金蝉子,“我怎么了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师兄,内猴子为什么听了我说我喜欢鱼鱼之后就黑着脸走了啊?师父你是不是跟他说了什么?”

“啊!你喜欢悟净!”金蝉子的右手握成拳头砸了一下左手掌心。

“不是!”八戒努力克制住自己双手要行凶的冲动,“我……我……我就是喜欢鱼鱼怎么了?这几天努力躲着他我容易么我……”

“呵,”金蝉子挤出一丝冷笑,“真辛苦你了啊。”

八戒随意地坐在毡垫上,他没理会金蝉子略带嘲讽的表情,而是将眼神放远,又瞟见了窗沿透出的淡淡的金黄的光,那光很淡,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却每次都被刺痛了眼睛。

八戒收回了目光,又看见了台面上摆放着一本被翻开了了一半的经书,他酝酿了一下……然后气氛就忽然寂静了。

金蝉子自然将八戒的目光尽收了眼底,他没继续靠在窗边,走到台边轻描淡写地合上了经书,“还渴吗,再给你倒一碗?”

“啊……不用了,师父,”八戒摆摆手,他的嘴角忽然挂上了一抹莫名其妙的笑意,“师父,身处于这样的境地里,仍让你翻开经书的动力是什么?”

这话问得实在太直接,而金蝉子只是愣了愣就忽然笑了,“为师说过我长着颗凡心,可不觉得凡心与佛法冲突……至于动力,不告诉你。”

金蝉子的表情带着些俏皮,但八戒却觉得其中有些僵硬。

“那你又跟大师兄说了什么呢?”八戒嘴角莫名的弧度被撤了下来,“以大师兄的个性,怎么可能会乖乖待在灵山,就这样看着你……被囚禁?”

 

“听见了吗?那呆子说喜欢你。”猴子嘴里叼着根草依靠在树下。

沙僧的表情有些微妙,“……我早就知道了。”

“那你的态度呢?”猴子的表情多了一丝感兴趣。

“……”忽如其来的微风撩起了沙僧的发,“大师兄想……”

“不用再叫我大师兄,你已经是金身罗汉了。”猴子吐掉了嘴里的草,正了神色打量着眼前这个已经称得上“俊美”二字的青年。

“不,”沙僧回绝得非常迅速,“你永远是我的大师兄,师父也永远是我的师父,二师兄也永远是我的二师兄。”

“所以你是在拒绝八戒?”猴子挑挑眉。

“不是,”沙僧笑,“我不觉得不能再发展成别的关系……所以大师兄,你想说什么?”

“哈?”猴子有些莫名其妙。

“你一定有想说的,”沙僧的声音低沉,仿佛有种蛊惑的力量,“你一定有想说的。”

“……”

猴子盯着自己的三师弟,他一直很清楚,这个心思通透的师弟,在他们师徒四人中才是最甚,末了,他忽然笑了,“你说的对,我就是有话要说嘞……”

 

心里没有鬼的人,又怎会被轻易蛊惑。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