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富贵定出柜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微博沂嵐_ 更新同步 但是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嗝

【孙唐】凡心⑪

趁着有时间赶紧更一篇~

诉钟情的“钟”字不是错别字。细细算来,金蝉子第一次见到花果山上的小猴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保护他,可以算是一种“一见钟情”嘞

钟情这事儿,可念,可说,却是胸无凡心之辈无法理解的

                                                                                                                   

 

 

拾壹·诉钟情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灵山寂静得可怕。

在金蝉子与猴子回到灵山后也没有任何变化,如来佛祖与观世音菩萨仍旧神龙不见尾,仿佛之前的几天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

八戒最终还是没有一路都让沙僧背着,等他们两人回到山上的时候,所有人都起来了,一间间禅房隐隐透出诵经的声音,细细密密地,在平日是能让人安心的声音,可今日听起来却让八戒烦躁不安。

“鱼鱼,如果我去找菩萨……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沙僧知道八戒指的是猴子和金蝉子的事,他思索了一阵,像是心里也没底,“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师父和大师兄来处理的好,你会明白的,对吗?”

“诶我忍你很久了啊,少拿哄小孩的口吻跟我说话!”八戒几乎又要炸毛,“不过我觉得……现在就想暴风雨前的平静,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你猜猜,师父此去花果山,是把猴哥说通了回来当佛,还是又对猴哥动了情,回来跟佛祖大大摊牌的?”

沙僧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必言语的光,他压低了声音,“你注意到师父了吗?”

“猴哥把师父包得严严实实的,我光能看见师父的秃瓢。”

“啧,”沙僧揉了揉八戒的脑袋,“你该多修炼修炼的,我能感觉到,师父身上佛家的气息已经很淡了……你记得师父要你同去花果山的时候吗?那时候他身上的檀香绕梁三日不绝,如今回来,你可还能嗅见些什么?”

“猴骚味!”

“说话注意点!”沙僧说话难得用了惊叹的口气,他抬手给八戒的后脑勺来了一下,“想真正获得金身大成,得要修炼,修炼又修炼的是什么?是佛骨,入佛门即会被种下佛骨,而后修炼,佛骨长成即获得金身,即为大成,”八戒被沙僧直勾勾的眼神盯得不自在,“师父的佛骨,已经在短短几日内,退化到大半年前,最初种下的样子了。”

尽管早就猜出了些,可在真正听到沙僧的话后,八戒的表情还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猴子的出现引起了些小小的骚动,他一回来哪儿也没去,就直奔金蝉子的房间,丝毫不顾及周围路过的教徒投来惊诧的目光。

金蝉子是寝室链接着一个独立的禅房,这个禅房由他独用,平日里他是不与其他教徒一同诵经的,据说这是观世音菩萨特意的安排,猴子能猜出些其中的用意,一想到这里,犬齿之间便不由自主地摩擦出不甘的声音,他大步上前,一手小心地拖着背后的金蝉子,一手推开房门,直接就能看见正对着门口的佛像,不过今时毡垫前却多了一抹白色的身影,猴子直接选择了无视,直接进入了里面的寝室把金蝉子放下,掩好被子。

“从前倒是没发现,孙悟空,你是如此沉得住气的人。”

观世音菩萨的声音依旧温润,可猴子听出了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凛冽。

猴子没回头,眼角的余光足以告诉他观世音菩萨已然来到他身后。

“我还想你会不会在金蝉子的佛骨疼痛难忍之时就杀回来,是我低估了你……还是低估了你对金蝉子的情?”

尚在花果山时,极度疲倦的金蝉子就对猴子说过,在他醒来之前不要与灵山的任何人有过多的交流,猴子猜不透金蝉子的想法,可他还是决定这回听师父的。菩萨的话萦绕在耳边,猴子知道菩萨言语下嘲讽的意味,虽然不想去理会,可那句“还是低估了你对金蝉子的情?”却让他内心腾起一窜火,进而引来的暴怒几乎让火苗窜上他的火眼金睛。

猴子真想回头把那自命清高又不可一世的男人掐死。

感受到了猴子丝毫不掩饰的怒意,观世音菩萨笑了笑,眨眨狭长的眼,“孙悟空,你怎如此顽劣,就你从前犯下的罪足以杀死你和金蝉子千万次,可我教始终念在金蝉子西游十四年取经有功,对你们网开一面,但这也绝对不会是你一直挑战我教底线的免死金牌。”

“悟空,扶我起来。”金蝉子忽然颤颤地睁开了眼,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焦,复而看见眼前那黄澄澄的一抹时又重新聚了焦……啊,守在他身边的那人是悟空。

猴子被金蝉子的声音吓了一跳,眼神中的怒意瞬间消散,焦糖色的眸紧紧盯着金蝉子,当中的情与柔几乎要溢了出来,金蝉子不是第一次看到,可即便是有过经历也被当中的炙热吓了一跳,他忽然觉得好笑,若是面对这眼神的不是与猴子同经历过那么多次生死的自己,怕是会被肉麻死吧……但若是猴子真对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金蝉子的眼眸暗了暗。

观世音菩萨向来都是以慈悲著称,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样高高在上的菩萨也会有如此有人气儿的一面。

“弟子金蝉,见过观世音菩萨。”金蝉子的声音颤颤的,人也颤颤的,仅仅是起身向菩萨请个安就出了一身虚汗。

“……”观世音菩萨的表情似笑非笑,他没说话,看向金蝉子的眼神中却包含了许多不明的意味。

猴子瞪着观世音菩萨,眼神像是要把他吃了。

等了许久也没听见菩萨的回话,金蝉子也不掩饰膝盖的颤抖,猴子自然第一个感知到了金蝉子的不适,他的眼睛没有离开带着笑面的菩萨,径直把虚弱的金蝉子拉起来。

“悟空,不可无礼。”

这是句批评的话,可谁都听出来金蝉子的小心思……他需要一个可以为他唱黑脸的人,而猴子则再合适不过了。

“悟空,我与菩萨有话要说,你且先出去。”金蝉子的声音轻描淡写,虽中气不足,但猴子听出了其中的底气,他又看了一眼观世音菩萨,才答应了一声出去了。

观世音菩萨的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他轻描淡写地将金蝉子的小心思收入眼底……历经过十世轮回,如今的金蝉子身上究竟还留有多少当年那倔强小孩儿的影子?菩萨笑看他,金蝉子变了很多,唯一没变过的就是对猴子的心。

无论是对当年的小猴子,还是对现在的孙悟空。

“单凭缘根,你就做出如此荒唐的事,金蝉子,你怎得染上了缘根的罪孽。”

“……”从鼻腔中轻哼出的音调多半都带有不屑的意味,对菩萨流露出这样的情感是金蝉子从前从未想过的,而此时此刻,他把猴子赶了出去,颤颤巍巍地独立,他直视着菩萨深潭一般的眼睛,“所谓缘根,在各路仙家看来才是缘根,可与我来讲,这就是冥冥赐予的缘分,哪管他滔天罪孽!”

说话间,那面容苍白、颤颤巍巍的小和尚眼角竟有些晶莹。

“弟子知晓菩萨的修为与我等无法比拟,许是看待缘根也就如同研究一个低等生物的特征一般,可就是这低等生物的特质让徒弟百年来兜兜转转,无法释怀……弟子无能,本想一心追求佛法,可奈何轮回十世,吃人间粮食,尝人间百味……菩萨啊,也许是在当年我独自下凡遇见前世的悟空开始,我早已不是一心向佛的金蝉子了。”

“菩萨虽大慈大悲,可曾有过真正的痛苦?”说至之处,金蝉子的一腔苦楚涌上心头,此时支撑着他的唯有身在门外的猴子,不用多想,门口那猴子应该没走远,嘴里应该还衔着不知从哪找来的树枝,虽模样吊儿郎当,可心里比谁都有力量。

金蝉子打弯了膝盖,他颤颤地跪下,双手合并,模样就好似取经归来之时,在灵山被授予佛骨之日那样虔诚,他弯下腰,对着观世音菩萨磕了三个响头,第三下起身之时,额上细嫩的皮肤已经有一大片鲜血淋漓。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苦,有过执着……放下过执着,”额上的血水顺着皮肤的纹路流下来,汇入金蝉子眼角的晶莹处再流下,好似两行血泪,“可弟子终究是个长着凡心的凡人,凡心与佛不可共存,若要二者选其一,弟子还是选择做个凡人。”

 

“即便不伦,可凡心这事儿……哪有太多伦理可遵。”

 

猴子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叼在嘴里,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那间金蝉子待着的小屋,直至八戒和沙僧也来到树下,他淡淡地扫了那两人一眼,后靠在树干上,猴毛下的面孔,是少有的疲惫。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