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鬼白】当全世界将我遗忘 壹点二

补全第一章~带你看一个温柔到骨子里的鬼灯大人和黑化的白泽小天使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壹点一

这般暴躁绝不是莫名而来,身后熊熊燃烧的地狱火就像这暴躁的具象化,看似撕心裂肺却又绝望不堪。

白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可却有个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叫唤着要他去做些什么,他或许该化成兽形,冲到街道上去咬断鬼怪们的脖子,饮他们的血,啖他们的肉,唯有血足以安抚他的暴躁。

可这似乎不太对呀……

象征祥瑞的神兽,怎么可以有这般想法。

哦对了……他已经死去,甚至被鬼怪聚魂置于地狱,若成功重生也只能为鬼,若未成功便魂飞魄散。

“你似乎铁了心要救我。”白泽眯着眼看如期而至的鬼灯,在心底感叹这恶鬼生得真是好看,若不是与自己太像,简直想要硬生剥下,撕毁了它。

鬼灯挑挑眉,不予否认。

“可我未必想要接受你的救助,”白泽爬着凑近鬼灯,直到鼻尖快要抵上对方的鼻尖,邪邪地笑着,“你不能因为跟我睡过几次就干涉我太多……”他像小猫儿一样嗅着鬼灯,鼻尖一路朝侧脸到脖颈,他像个溺水的泳者,贪婪地汲取着鬼神的气味,狭长的凤眼从下打量着临危不动的鬼神,“我的阳寿已尽,你要我做鬼,莫不是对我还有别的想法……”

要说别的想法,鬼灯确实是有的,不过他总不至于用上什么卑鄙的手段迫使祥瑞的神兽改变些什么,只是……

“只是……”

“你想说什么?”白泽媚眼如丝,分明长着与恶鬼如出一辙的面容,却总能做出恶鬼无法做出的媚态。

鬼灯想说自己还不至于乘人之危,可看着白泽,却愣是没说出来,他顿了顿,还是决定全盘托出自己的心里话,“我只是不希望你推开我。”

逝去的神兽会被时间冲淡,继而被全世界遗忘,而鬼灯深知他与白泽的相识最初就不是因为白泽能为他招来些什么好运,这个人,相识了就是相识了,相处下来便也相知,至于是否最终能两生情愫,这个鬼灯没有把握,总之他已生情,而剩下的,不过是要白泽也爱上他而已。

 

鬼怪是被时间抛弃的孤儿,鬼灯有的是时间,亡物的魂不是冰凉么?不是连地狱火都无法烘热么?那么他来,他不相信,在这聚魂的百年间,他还无法温暖眼前这小浪蹄子。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