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⑥

更文的日子很开心~感觉开始写凡心之后生活都变得有寄托了,上lof都开始变得期待起来,可以看看有多少人喜欢,看看评论里的反馈,扯一扯,开开玩笑……

虽然我还是个小透明,但是我会努力把我最好的文字传递给你!只要我开了坑,就绝对不会弃!

有不好的地方也请看官多多指正!虽然我也不会改,但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哈哈哈哈……开玩笑,我真的会努力改正,重新做人的!(认真脸)

                                                                                                                

 

陆·忆往昔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观世音菩萨有一门专门的本事,就是看人的缘根。

所谓“缘根”,通常是仙、人、妖才有的特征,缘根即命运,也同月老的红线,会指引他们遇见生命中的“有缘人”。而佛家人是没有缘根的,佛骨生长的同时也会磨灭掉人的凡心,使其真正六根清净,而缘根也会自然断掉。

金蝉子初来灵山的时候只有八岁,活脱脱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因为生得了衣服好皮相,颇惹师兄们喜欢。

而观世音菩萨却在第一次见见到金蝉子的时候就知道他不简单,这小孩儿缘根的另一头连着的不知道是什么,云里看花花似雾,朦朦胧胧的,怎么也看不清楚……可当下时共工与颛顼争帝位,不胜而头触不周之山,导致天柱折,地维绝,天池破了一个大口子,洪涛的天水涌入人间,人们流离失所,人间生灵涂炭,菩萨只当是金蝉子那小孩儿灵了些,便也没太注意他那望不见底的缘根。

天池破洞,天界乱作一团,而作为华夏族人的先始,女娲决心炼石补天,而就在着大乱之时,谁都没有注意到灵山上少了一个小和尚,天池边上多了个小光头。

金蝉子从未见过这般场景,觉得好奇极了,一连好多个晚上睡不着觉,最终抵挡不住好奇心,用拙劣的灵术制成了自己的假体,而真身则偷偷溜下灵山去天界见识去了。

守卫每日从南天门成波成波地交换,金蝉子使了些障眼法竟顺利地溜到了天池边上,天池的水清澈见底,能看见破了大洞的底部,虽然一直漏着水,可池里的水却丝毫不见有少。

小小的金蝉子看呆了,直到脚步声快要到了耳根前才慌乱地要找地方躲起来,可四周空旷,根本没有可以遮蔽的地方,好在金蝉子人小,天池边的围栏有空隙,他便瑟缩在里面打算着一会儿怎么溜走,可短短的小指头没抓稳围栏,金蝉子脚底一滑,竟失足掉了下去,汹涌的水迅速卷走了小孩儿,甚至不能透出他的呼救声,金蝉子的身体顺着水流的漩涡越卷越低,最后竟顺着底部那个破了洞的地方流了出去。

金蝉子甚至来不及想自己死定了,就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昏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挣躺在一处水池的边上,不远处的瀑布哗啦啦地往下坠着。

这儿似乎没有遭受到天池水的波及……天!金蝉子看到了远处的天,此刻,他正身处于凡间的地界,直观地看见了天池漏下的大水,而远处的山脚下早已成为一片汪洋。

金蝉子怕了,他本能地往山顶躲,唯恐低洼地带积攒的大水会漫上来,所幸天气炎热,金蝉子顾不上湿透的衣服就开始往高处狂奔。

纵使天空混沌一片,此刻也能看出天色开始暗沉了,恐惧渐渐漫上金蝉子的心头,一路狂奔到不能呼吸才停下,这时候身体上的痛感才蔓延了上来,他抱着小小的身体痛苦地倒在地上,他很怕自己会就这么死了,师父和师兄们这会儿该多担心他呀……这么想着,金蝉子的呼吸渐平稳,他瑟缩成小猫一般的姿势睡着了。

周围渐渐全部暗了下来。

远处不知有什么东西在骚动,发出“吱吱”的声音,如果金蝉子这时候醒着,他会发现有一双灵动的大眼在悄悄注视着他。

 

人间被滔天的大水祸害得生灵涂炭,观世音菩萨心知眼下最要紧的是为人间渡劫,可他还是忍不住多个心思去留心下了凡的金蝉子。

观世音菩萨一早就发现金蝉子的去向,那点儿拙劣的灵术定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可他和佛祖却同时选择了不戳破,而自从金蝉子被凡间气息包裹的那一刻开始,他缘根的末端就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了——菩萨清楚地看见了那另一头连接着的是他万万料不到的。

这简直是孽缘。

观世音菩萨觉得于心不忍,他看见金蝉子用短短的小胳膊抱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猴子在池边给它喂水,他看见金蝉子用拙劣的灵力认真地支起一片结界来阻隔外界恶劣的天气,他看见金蝉子抱着的动作有多小心翼翼,他看见金蝉子的眼神中被怜惜包裹起来的浓郁爱意,他看见金蝉子因不知如何救小猴子而自责苦恼的样子……他看见金蝉子割破了手腕以血喂养那只受伤的猴子!

观世音菩萨惊了,童子的精血是滋养的东西,而金蝉子来自灵山,为修行之人,精血更加是珍贵的东西,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金蝉子的缘根本就与那猴子相连,菩萨看见了这缘分的孽,还望金蝉子速归修行,早日成佛终结这缘根的孽,可金蝉子却以血喂养了猴子,此举就像是缔结更深层的契约……

“不做些什么,他总有一天得被这孽缘拖累死。”

这不是观世音菩萨的原话,不过原话大意也是这样的,脚上套着银铃铛的小仙童被那深不可测的神情惊了一跳,他跟在菩萨身边许久了,却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情,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果不其然,几日后,两位罗汉就下凡把金蝉子绑回了灵山。

小孩儿被绑回来的时候气呼呼的,脸蛋儿还刮破了一道血痕,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边边角角都被撕破成了条状,原本光溜溜的脑袋已经长出了些青色的茬,嘴里也一直哼哼唧唧地,一见到观世音菩萨就开始大喊大叫,“你们放开我!我要回山里去!天池破了窟窿,小猴子这个时候独自待在山上会死的!你们坏蛋!你教我出家人要以慈悲为怀,为何不让我救小猴子!坏蛋!你们放开我!”

那嘹亮的叫喊声直到被关进了寺里最深处的禅房才消停了下来。

 

灵山有一面通天镜,此镜不可预知未来也不可回忆过去,但对于当下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不能看见的,此时镜面投射出来的画面,全都映在了观世音菩萨的眼中。

猴子是一种极有韧性的灵长类动物,它们灵活、机敏,在面对恶劣的情况时也能最快有所行动,可通天镜中投射出的小猴子却并非如此。很长时间了,它一直待在一片空地上,痴痴地望着天。

小猴子不知道金蝉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它记得金蝉子曾经指着天的方向说了些什么,可它听不懂金蝉子的话,但也许是灵气的指引,也许是它的体内存留者金蝉子的精血,冥冥中就是它就是一直望着天的方向——那是金蝉子掉入凡间的地方。

“这灵猴,命不久矣。”

小仙童在一旁看得呆了,直到菩萨说出这样一句话才惊醒过来。

菩萨的表情似笑非笑,小仙童咽下一口唾沫,脚腕抖了抖,银铃铛随之发出清脆的声响。

 

传说,当女娲把最后一块石头补上天的时候,西方天空光芒万丈。

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天降祥瑞,女娲炼石补好了天,人间要重现光明了,殊不知人间重现光明是真,可那光芒却并不是所因祥瑞……天的西边是灵山啊。

灵山的西边有一口净池,只有真正脱开凡心的觉悟者置身其中才能毫无损伤,但凡心中有丝毫世俗未了,都会在沉下净池,堕入六道重新轮回。

佛教有训,平日里是不允许随意靠近净池的。

而那时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午后,小师父们在禅房里诵经,没有人注意到有人偷偷溜进了最深处的禅房,打开了禅房的门,又悄悄离开了,唯独脚腕上的银铃铛留下一串清脆的声响。

 

 

评论(1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