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⑤

长相思真是甜蜜蜜的一章啦~之前给一个小姐姐看了,看完就说了一句话,虽然很甜很温暖,但是一想到他们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事情我就觉得糖里有shi……

哈哈哈小姐姐真可爱~

哈哈哈我更可爱~

只要是凡心,就会装着一些解不开的结,小光头也正处于内心紊乱的期间,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结,解开与否都只因人的意愿,因为小光头也知道,猴子并不是不爱他……我们说凡心很俗,而小光头的凡心,是一颗同时带着洁癖、嫉妒、占有的心,被佛骨压抑得太久,会反弹的哟~

                                                                                                                

 

 

伍·长相思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和尚沉沉地睡过去了,直到天黑才醒,还没睁眼就感觉到了猴子温热的鼻息打在自己脸上,身上也沉沉的,还能感受到绒毛在皮肤上的触感,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痛了,能感觉到那个地方被用布包了起来,还有些湿湿的感觉,应该是猴子去哪儿找了些草药嚼烂了敷上去的。

和尚被猴子搂在怀里睡了一觉,这是他很久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和尚睁开眼,他知道猴子已经醒了,伸手回抱住猴子,抚摸着他毛茸茸的背,他用很清的声音说,“悟空。”

猴子睁开了眼睛,躲在猴毛下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他想了想,还是化成了人类的模样。

手下的皮肤瞬时变得光滑,和尚笑了,不愧是美猴王,就连睡醒的模样都带着英气,他的手腕处贴着猴子较高的体温,那温度像是有能缓解佛骨带来的疼痛的魔力。

“师父,其实……”猴子最先开了口,脸上挂了些红晕,他一把把和尚光滑的脑袋摁进自己怀里,然后才憋出了四个字,“我很想你。”

和尚在猴子的怀里“咯咯”地笑了没两声,就被佛骨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了,“嘶——”和尚疼出了声。

猴子知道和尚向来怕痛,也变得紧张起来,“我要怎么做?”

“不用……”和尚痛白了嘴唇,“你只要听我说就好……悟空,为师发誓,接下来的言语没有半分假话……其实为师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与你永久相守。”

猴子的表情却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和尚的嘴唇有些哆嗦,人看起来也很虚弱,可只有猴子看见了他眼底有了久违柔和的光亮,“你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可不是上一世,是更早……那个时候你还只是只普通的猴子,”和尚因为疼痛而语速很慢,“那个时候我刚成为佛祖的弟子,还是个小孩子,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池破了个大洞,大水淹了人间,花果山离天池狠劲,遭遇也尤为严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觉得好奇,就偷偷溜去天池看看,不慎跌入天池被冲去了人间,正巧就在救下了一只很有灵气的猴子……你猜那猴子是谁?”

猴子觉得胸膛闷闷的,在心里骂道那不是废话吗。

“那么漂亮的小猴子当然就是我的宝贝徒弟啦……”和尚笑得温和,仿佛当时的那一幕就在眼前,“我救下那猴子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了,幸好那猴子很有灵气,而我并不晓得救助猴子的办法,只得以血喂它,后来竟救活了过来……我用灵力支起结界阻隔外界恶劣的天气,继续在花果山照顾了那猴子一段时间,后来师父发现了我私自下凡,命我独自速归,可那时候你旧伤未好,还很虚弱,天知道我有多想带上你一起回灵山,可后来师父派来了两个罗汉哥哥把我绑了回去……我回到灵山,与师父赌气,懈怠佛法,才至于后来被罚下凡轮回十世……第十世的我已经可以开始渐渐回忆起从前几世的事情了,之前我一直认为,当时的小猴子那么虚弱,离开了我一定死定了,可直到我的第十世见到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你没死。”

和尚说到这里竟有要落泪的驱使,他抱紧了猴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后来在取经的路上,我越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对劲……我非常矛盾,这是不伦的情感,而我必须一心向佛,可遇到了你之后我竟觉得心底最坚定的愿望变了,快要到达灵山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要什么,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只是个凡人,我要你的陪伴……我不为佛,百年之后不过就是入六道轮回的,可你不为佛,保不齐日后会出什么意外,你是天地精华集合而成的灵猴,没有魂魄,若是遭遇不测我不敢想你会怎样……悟空,我要你一直陪着我,你能满足吗?”

猴子是没有和尚说的那段记忆的,可他听后却感触颇多,原来他一直以来梦见的都是最初的金蝉子与最初的他生活的场景。猴子是愿意接受和尚的这一番说辞的,可他仍然不能接受回到灵山,“我……我当然愿意与你长相厮守,可是你有想过我可是愿意过那样的日子?我有保护你的能力,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

听了这话,和尚忽然地变了脸色,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前的冷静与思考仿佛瞬间化为了泡影,心底莫名地腾起不满的情绪,甚至冒出了声嘶力竭的怨恨,好哇,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不妨就对质清楚,“臭……孙悟空!你连梦中都在呼唤‘江流儿’的名字,叫我如何相信你!”

“你为何永远都忘不掉他!有我陪着你不好吗!”和尚连语调都变了。

猴子鲜少有被和尚直呼全名的时候,他这时只觉莫名其妙,“扑街啊!江流儿不就是第九世的你吗!即使那一世我们的相遇是个错误,即使你被佛祖消除了那一世的记忆……可你应该知道老子想着的一直人都是你这个死秃驴啊!”

和尚摇了摇头,他忍着疼痛坐起身,心底的怨恨仍旧翻江倒海,“江流儿就是江流儿!即使他是曾经的我,可我也永远不是他!你只要记得最初我是金蝉子,后来我是陈祎,再后来我是陈玄奘,而现在我是旃檀功……”

这话未免有些霸道,猴子觉得,同样是有一方失忆的曾经,这和尚凭什么就是不能接受江流儿?

金蝉子的话音未落就被猴子急躁地打断,“旃檀功德佛?下凡来跟老子睡了的旃檀功德佛?秃驴,你不要让我笑死!”

猴子急躁的脾性遇上了倔强的金蝉子,便是水敌上了火,势必要分出了高下来,可这回猴子发怒的同时也隐隐觉得金蝉子有些不对劲。

“悟空!为师是来请你回灵山的!你就不能听为师的一会吗!”

“脱光了衣服来请我回去?旃檀功德佛的处世之道真是有趣!还是说你们灵山的人都是这样?”

“悟空!为师都已经低头了,你还一定要这样吗!”

“自己揣着颗凡心还来劝人成佛,旃檀功德佛,你摸摸自己的良心看看自己够不够格?”

一向在嘴皮子问题上厉害的和尚这回竟敌不过猴子的伶牙俐齿……其实金蝉子剩余一半的理智都觉得自己理亏,可当时在灵山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了想要去找着猴子,见了面又像是梦里一样发生了刚才的事情……

和尚真是动了气,他攥紧了床单,脑海中一片混乱,他多希望这是一场梦,等梦醒了他可以重新计划整件事情,可唯独佛骨的疼痛在此刻却异常清晰,一条一条的痛无时不刻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金蝉子,在成了旃檀功德佛后,又下凡来,跟斗战胜佛在花果山做了不齿之事!

和尚觉得心慌气短,可当他望向猴子那如深潭般不见光芒的双眼,又觉得心中像是被什么填满了,他只觉得这猴子的眉眼……真好看。

“你与从前,有些变化。”终于是猴子先开了口,他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言语太重,可话语中用到的“从前”也是颇耐人寻味……猴子指的是哪个从前呢?是在到达灵山后日渐寡淡的金蝉子,还是在取经路上那个扮猪吃老虎的陈玄奘。

“灵山的地境满都是如来老儿的檀香,你的心智自然会受到些影响……我也是好奇,你是怎么忍住那么长时间不见我的?”

“……”和尚红着脸没话说,他还没反应过来方才与猴子的口角。

“我说过,我只信你一人,”见和尚开始发蒙,猴子仿佛又看见了曾经的年纪十七八岁的江流儿,眼神不觉变得柔和了许多,“所以和尚你也要相信我,老子是与天同齐的齐天大圣,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能护你一世周全?”

和尚在心里叫嚣着一世周全怎么够!一世太短,他要的是永远!他再也不要像最初见时那样失去猴子了!听着听着和尚仿佛要哭了出来,“我要你永远陪着我!你早在取经路上就答应呀永远陪着我了!此时反悔你是要遭天谴的!”

和尚吼完上气不接下气,他知道猴子不喜约束,可若是这约束能许他们永世清安呢?他现在脑子里很乱,也不知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了要下灵山来找猴子,还做了那些难以挂齿的事情……他这是怎么了?

和尚忽然觉得胸膛里有什么在骚动,他捂住胸口,那儿的温度却吓了和尚一跳,他忽然回忆起到灵山前与猴子最后一次云雨的时候,那时猴子的胸膛,也如现在他自己的温度一样炽热。

这就是跳动的凡心啊。

和尚想哭,可他哭不出来。

 

“悟空,我就是个凡人,可我的自由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曾经我不开心独自回灵山,我不开心入轮回,我不开心去取经。”

“如今看来真正自由的时候唯有我第一回救下你的时候。”

“即使你我之间算是孽缘。”

“如今苦尽甘来,我算是用十世烟火,换来与你长相厮守的机会,悟空,你不能拒绝我。”

“你说得对,我有一颗凡心。”

“里面装的都是你。”

 

 

评论(1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