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③

上次说了要开车,但是真正开始写的时候才发现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哈哈哈……等我再去补几篇有颜色小文章,下一张争取带大家飙个爽爽的车!!

好吧其实是我的铺垫还没写完没法开车。

从这里开始就会有一定的篇幅提及江流儿小朋友啦!我是在看完伏妖篇之后才去看了大圣归来的,看完觉得江流儿小朋友实在太可爱辣!!以后要是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我一定会天天给他讲西游记的故事,齐天大圣是不会死的!他只是睡着啦……

这里依旧用了前世今生梗。小朋友是金蝉子的第九世,本是不应该和猴子相遇,可两人的孽缘太深竟提前遇到了,作为错误的一世,佛祖删去了金蝉子第九世的记忆,猴子只能在江流儿死后重新回到五行山下等待下一世的金蝉子。所以即使后来知晓了第九世的故事,金蝉子的潜意识里也并没有把江流儿当做是自己,在后文他会表现出比较排斥江流儿的情绪,他的凡心让他只希望猴子爱着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因为别的任何人,但对于猴子来讲,江流儿却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江流儿教会了猴子爱,段小姐和女妖精们教会了猴子嫉妒,而金蝉子则亲自教会了猴子愤怒。

我的废话有点多……吧。

                                                                                                               

叁·苦情戏

 

          ——海棠花解语,戏子更无情。

 

猴子做了一个梦,他梦到江流儿在花果山玩耍,怀里还抱着一只很小的猴子。

这不是猴子第一次做这个梦,但却是最清晰的一次,从前都只是能依稀从身形辨认出那是幼年的江流儿,可这次他清楚地看见了江流儿的脸。

小孩儿抱着小猴子挠痒痒,笑嘻嘻的。

猴子喊了声“流儿”,然后梦就醒了。

空气里有一股熟悉的檀香。

猴子晃眼间坐起身,水帘洞口没有光亮,表明现在是夜里,石桌上的蜡还未燃尽,表明自己没睡多久。猴子又嗅了嗅,空气里还似有似无地飘着股熟悉的药香味,药是止咳的,他甚至能背出药香都有哪些草药组成。

……废话啊,他都给那死秃驴抓了十多年的药了。

猴子烦躁地想来的人会不会是那秃驴,可他又觉得可笑,很快否定了自己,这时候起床气占了理智的上风,一跺脚震得一旁的石桌抖了抖,“出来。”

“……”

“还要老子再说一遍吗,出来!”

出来的人是八戒,他是来给猴子送这个月人间的贡品香火的,“嘿嘿……大,大师兄……”八戒贡品放下就想走却被身后的人使了法力吸过去,一屁股摔在地上。

靠!如果被吸过去的是师父是不是就会一点儿不疼地摔在你怀里!八戒很想这么说,但今天沙僧不在,他不敢。

盯着猴子看了一会儿,八戒觉得有些尴尬,他决定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那啥……就是我之前路过了药铺,抓了几位药材又找了个绣娘给你做个了香包!可能……还塞了点儿檀香?我就是有点儿想以前的日子了,想趁送香火的机会跟大师兄重温一下……”说完真的从袖子掏出了个香包。

“扯淡,编瞎话能不能编得顺溜一点,”猴子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老子不稀罕这点儿香火,以后你不用来了。”

“可可可……可师父稀罕你这儿的香蕉呀!你别以为我对你的花果山不熟悉就不知道,其实自从我和鱼鱼第三次来你这儿的时候我就看见了!我听说你这后山老早是一大片桃园都被你改成了蕉园!你……你就是因为前两回师父都没有拒收你的香蕉才这么做的!”八戒的脑袋飞速运转着,他觉得自己机智极了。

“去你妈的胡言乱语!以后少让老子看见你!”

猴子是真的生气了,眼见他就要把金箍棒轮过来,八戒吓得包住脑袋大喊,“臭猴子!我说的是真的!我每回给师父拿回去的水果他都挺高兴的收下了!我没骗你!没骗……真的……”八戒渐渐松开了指缝,他看见猴子举着金箍棒的动作像是被定住了,而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八戒的身后。

八戒以为是师父真来了,可回头一看,才发现了那在烛火的光亮下熠熠生辉的金箍。

猴子身上的颓废劲儿霎时变得像要吃人一般凶狠。八戒隐约知道他想起了谁,不是由观世音菩萨化作的段小姐,而是他的江流儿。

是独属于猴子的江流儿。

喜欢桃子的也是江流儿,所以猴子才会在后山种满桃子。

可是从前的江流儿已经变成了陈玄奘,陈玄奘又变成了现在的金蝉子。

八戒知道猴子在取经完成后偷偷将金箍藏了起来,他咽了咽口水,没作声,抱着小猴子送进来的香蕉想要走,又觉得应该多说一句,“大师兄,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师父最疼你了。”

 

猴子在重新躺回床上却是辗转反侧,空气中的味道像是淡了些……死猪,还把灵山的那一套带来玷污花果山了?猴子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些,眼前却明晃晃地出现了江流儿背对着他抱着小猴子的模样,而一转过头又成了长大了的模样,怀里抱着温顺的小猴子冲他笑。

猴子不认得那小猴子是谁,反正他花果山里是没见过的。

猴子内心其实是个实在的人,江流儿喜欢桃子,那他就把后山都种上桃子,后来江流儿没了,陈玄奘来到五行山下递给了他一根香蕉,他又把后山的地改成了蕉田。

“江流儿……”还是他的小娃娃好,猴子觉得,金蝉子一心向佛,并不是是独属于他的。

等到空气里的味道仍未尽数散去,天已经蒙蒙亮了,猴子夜里没睡好,此刻虽不至于觉得头昏脑涨,可心情却是不好的,可闲来无事他便在花果山里随意转转,不知怎么地走到了一处草木稀疏的空地,空地中央的裂成了几块的巨石便是孕育出他的石头,在那儿可以直直看见天。

在天宫干了不少缺德事儿的猴子对天上还算熟悉,他算了算位置,这儿是近天池的位置,再往南边就是南天门,南天门再往南……猴子的眼神暗了暗,那儿就是灵山了,而自己头顶上的这片位置,就是当初破了个大洞的天。

猴子好奇过这块空地常年也没人来打理,为何草木就是不在这儿集中生长,后来他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历史遗留问题,毕竟在这儿的是女娲留下孕育出自己的灵石,有些不同寻常也是正常的……想象间,猴子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小小的江流儿抱着小猴子的场景,他看得呆了,甚至不禁出声唤了出来,“江……流儿……”

突如其来的檀香味惊了猴子一跳,体内随之而来的躁动迫使他不自觉地露出尖锐的犬齿,模样凶狠,“谁!”可等了半天也没见个人影出来,那檀香的味道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但脑海中突然冒出的和尚却并没有消散。猴子拍拍脑袋,莫不是自己想那秃驴想出的幻觉?

呸!倔强的猴子觉得有失了脸面,他烦躁地抓了一把脑袋上的猴毛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化成人类的模样了,烦躁的心情越发要向上涌来,猴子三两步离开了那片空地跳进水帘洞前的水池中。

瀑布的水从高处落入池中,声音哗啦啦地,本来是应该让人觉得很舒爽的环境,可猴子就是莫名觉得暴躁,他一个鲤鱼打挺从水里起来……啧!空气里怎么又来了着令人躁动的味道!猴子几乎要疯狂,他长臂一挥,发泄般地将池中的水扫起到岸边,眼眸不经意地随着飞出去的水珠走了一遭就看见了那在站在岸边白衣款款的男人。

现在应该叫他旃檀功德佛。

猴子痴痴地望着站在岸边的人,那人的白衣被他方才挥出去的水打湿了不少,从胸膛到大腿根儿上的衣衫无一处不被池水打湿,那白衣又该死地单薄,猴子甚至能看见那人胸膛上的两抹茱萸。

猴子的喉结滚动,即使是置身于清凉的池水中他仍觉得燥热,然后那人说话了,声音犹如最为清冽的泉水,顿时浇灭了猴子的暴躁,他听见那人说,“悟空,随我回去吧。”

 

猴子眨眨眼睛,内心有千百种想将面前圣洁的人撕裂的欲望,他只是平静地看着金蝉子,露出一个自认为人畜无害的笑,犬齿上的唾液折射出晶亮的光,他说,“别演了,师父……啊不……是旃檀功德佛。”

评论(1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