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②

哎马我真是个勤劳的小天使哈哈哈……

这一章的作用是交代清楚小光头对猴子的感情,可有些事情你不说出来,谁会知道呢?猴子也不过是个凡间的猴,胸膛里跳动的是凡间的心脏呀。

手痒痒了,下章上不上高速呢……

                                                                                                                        

贰·多别离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金蝉子没想到那猴子真的就走了。往后的大半年都没有他的丁点消息,不过从上次之后八戒倒是常来,不干别的,就陪他打坐念经,不再总往人间跑去偷酒喝,只是由他这净坛使者负责的香火每月都收拾得很迟,金蝉子知道他不来的时候都跑到哪里去了,但是他不说……成了金身罗汉的沙僧仍旧坚持每月自己收拾自己剩余的香火,然后得了空就来他的禅房,是不是说说人间的见闻。

这么多日,唯独不再见那猴子的身影。

金蝉子摸摸心脏的部位,觉得空空的。

 

在金蝉子还是陈玄奘的时候就明了很多事,包括那猴子对他的执念,可如今身为旃檀功德佛的金蝉子却淡忘了当初那种内心悸动的感觉。

陈玄奘真正想明白自己对猴子的心意时,师徒四人的取经路已经快要到了尽头,可他和猴子谁都没打算说破这层关系,那段时间他们两人甚至连睡觉都隔得远远的,直到到达灵山前的最后一个夜晚,猴子才提出要和他做最后一次云雨,陈玄奘也借这次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猴子听。

那天夜里,陈玄奘拥抱着猴子,轻抚他被汗水沾湿了的头发,声音不大,话语不肉麻,却是他用尽了所有勇气才说出的情话,他说,“悟空,人生自古多别离,可我不愿失去你,你随我成佛吧。”

猴子没出声。

陈玄奘的手探向猴子心脏的部位,感受着那强有力的心跳。

怀有凡心的人即使成功种下了佛骨,也是无法长成金身的。

可那是成佛啊,吸引陈玄奘的不仅仅是佛法和不灭的金身,他一直以来想要的就是能和猴子相伴,即使是远远的相望也是内心莫大的满足……西游一路,他经历的妖魔鬼怪大多都死在了猴子手下。猴子是强大的,强大到很多时候足以让人忘记他也是个妖,只有陈玄奘时刻记得这一点,大千世界,他担心有一天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猴子还强大、还要不讲道理的妖怪来……

成佛是陈玄奘能做的最后努力,他一早打算好了,若是失败,他大不了就是再堕轮回,试一试的话,能给猴子讨来个在灵山修行的位子来就最好了……可所有的事项却都进行得异常顺利,结束时,观世音菩萨似笑非笑的面容让陈玄奘的内心惶恐不已……可那惶恐不安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金蝉子也淡忘了。

可金蝉子不会忘记成佛之前他事先找到如来佛祖的对话,他跪拜在佛祖巨大的金身前,佛光环绕在他的周身,却没能使他的身心变得像从前那样虔诚,他怀揣点点着龌龊的私心,将猴子塑造成了一个红尘依存的“觉悟者”形象,最后以三个响头告终,磕完第三此起身时,他已觉得头脑有些昏花。

那话虽是夸猴子的,可也没有半分假,陈玄奘确实是这么觉得的。而佛祖并没有拒绝也是出乎了陈玄奘的意料,只是开出条件,猴子的佛骨长全需要历经三个春秋,只要在这期间他能虔心修行,不生事,便许了他永久的佛位。

陈玄奘忙谢过佛祖。

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金蝉子确实是不知道猴子那时候要离开的,他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他和猴子的佛骨一样,都是从四肢开始长,最后到心脏汇聚完成,一直以来的清修让他的佛骨已经快要长完了小腿的部分,而猴子的佛骨却从成佛那日种下去后就没动过。

修成佛骨的日子异常漫长,不知从何时开始,金蝉子开始不再想念猴子,空闲的时候,他甚至会在禅房里思考自己想要什么,而关于猴子的,出了在脑海中闪过的一些片段外,好像再没别的什么了……金蝉子一开始还会恐慌自己的淡薄,可日子一天天过去,支持他的竟变成了那份莫名的有恃无恐……猴子会明白他的,对吧。

可这回猴子的离开却让金蝉子慌了,他摸摸小腿,发痛的佛骨正在警醒他不要轻举妄动。

臭猴子!

金蝉子回想自己的曾经,他做过很多现在看来愚蠢的事情,但让他后悔的事情却不多,如今那猴子的离开,却在他长久以来如止水的心中荡起了不小的波澜……长久以来都心如止水的金蝉子觉得自己的心乱了。

禅房的门“吱呀——”地响了,金蝉子知道是八戒来了。

八戒每次来总会给金蝉子带些人间寺庙里的贡品,有些小甜糕点,但多数时候是些瓜果,更多数时候是一把香蕉……平日里八戒带来的糕点多半是他自己吃了,可谓有香蕉是绝对不碰,金蝉子知道这些香蕉是从哪儿来的,也知道八戒想表达些什么,可他就是不动不动声色。

猜破,不说破。

八戒这次带了一大把香蕉回来,条条饱满,黄澄澄的诱人,他全部递给金蝉子,金蝉子也就收下,放好。

金蝉子隐隐觉得这香蕉上沾着些野猴的骚。

金蝉子很久没有这种想笑的感觉了。

 

成了净坛使者后的八戒初去花果山是被一帮猴子赶出来的,猴子们尖锐的爪子追着他挠,背部的长褂子都被挠破了几个洞,负气的八戒险些就要掏出自己的九齿钉耙扫开这些烦人的猴子,好在沙僧在场拦住了他,两人在花果山下踌躇了一会儿才终于看见了那恼人的猴头晃晃悠悠地叼着根树枝走出来。

“死扑街!小弟多了不起啊!”八戒气得顾不得身份骂道。

“骂我扑街?想死啊!”那猴子一出现,张牙舞爪的猴子猴孙们都顿时安静了,乖乖让出一条道儿来,才见那猴子慢吞吞地踱过来,表情让人看得想抽他。

“臭猴子!你很得意吗?”八戒看得气不打一处,他觉得他把自己这辈子的正义感都用在了这猴子和师父的事情上了。

接连两个称呼都是猴字平日里不喜欢的,从前都只有师父才敢这么叫他,可这听见从八戒的口中说出,猴子竟没有发飙,只是在听到“臭猴子”三个字后愣了愣,随即表情阴沉了下来……当然,八戒心知这比猴子发飙更恐怖,他往高大的沙僧身后缩了缩。

“混口舒服的饭吃而已,我有什么好得意的……”猴子的声音听上去沙哑晦涩,比起方才莫名其妙的高涨还要逊色几分,“你们要是看笑话也看够了吧?赶紧滚。”

八戒是想继续骂人来着,可身前的沙僧顺势挡住了自己,他修行得挺努力,模样变好看了许多,声线也变得柔和了,“不是师父要我们来的,他也是刚知道你走了……我们就是想来看看你,没有要劝你回去的意思。”

为什么鱼鱼总是语出惊人?八戒现在很想骂娘。

猴子听了倒是愣了愣,然后转头就走了。

后来八戒是独自回灵山的,他不知道那条鱼跟猴子说了什么,只是后来他们再去的时候,那猴子的情绪不再抵触了。

八戒不想多问,反正问了猴子也不会说,万一勾起了他的伤心处,回头自己一个人抱头痛哭多不好。他觉得这闲事还是要少管。

毕竟八戒也是很忙的……嗯,今晚去哪里喝花酒好呢?


评论(2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