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

凡心,凡人的心,佛者,不应当拥有的心。看了西游伏妖篇后我想了很久的的一句话就是小师父说的“而我只是一个凡人”,所以后来我想,保持着一颗凡心的人怎么可能好好成佛呢?

脑子不好使,可能会有逻辑问题或者别的什么问题你们就当没看见啊哈哈哈……

如有雷同我要用小拳拳打你啦!

he请放心食用~还在码字,有多长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

超级高冷!不!许!勾!搭!

当然你要是叫我叫得很可爱高冷我还是很高兴哒~

                                                                                                                   

壹·成佛时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所谓“佛”,即是“觉悟者”。

最高的觉悟者是佛,其次是菩萨、罗汉。

猴子心知自己的思想觉悟并没有那样高,是那和尚与如来之间做了些交易,自己才顶着这副德行被种下了佛骨,得来了“斗战胜佛”之位,观世音菩萨告诉他,在之后的时间里,只要他勤于修行,佛骨即刻尽快长成,他便可获得金身护体,成为真正的“斗战胜佛”。

猴子翻了个白眼,洒脱不羁的他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几个朝夕还好,可时间一长他便觉得受不了了……他堂堂齐天大圣,如今竟在这灵山之上日日无所事事,白赚人间香火?

但猴子是很厉害的,他的耐心不错,只是看他愿不愿忍,可这样的情绪终于在第八次老远看见金蝉子那无悲无喜的面孔后绷不住了。

“……扑街啊。”

猴子站在灵山脚下掏耳朵。

八戒隔得老远没听清猴子说了什么,只见他的嘴型像是在骂粗口,他见那猴子脱下了佛家的袈裟,换上了当年大闹天宫时身着的威风凛凛的金甲……八戒庆幸自己没有让已成为金身罗汉的沙师弟来,那条鱼总是一语道破天机,聊起天来是在太辛苦。

跟着和尚来了灵山后,虽不用再想取经路上那样风餐露宿,可猴子却没睡过几日安稳觉,他的睡眠多出掺杂着噩梦,夜里时常半醒不醒地叫着谁的名字。

沙僧说过,大师兄心里苦,八戒嗤之以鼻,猴子那是心理变态!

可即便是在心里骂着猴子变态,八戒还是起了个老早去找猴子,他看见猴子正站在灵山脚下,像是等着谁。

八戒是心知肚明的,如今戳破或不戳破他已经没意思了,他只是不希望猴子就这样离开,“老大你这是何苦?待在灵山上起码还能见到你的死秃驴,你要是真走了,再见面得多难?”

猴子翻了白眼,若是放到平日里听到八戒这样喊那和尚,猴子定是要揍他一顿,可这会儿他不想解释太多,正反只有那来了灵山后心性大变的旃檀功德佛不知晓他离开的原因,就连成了净坛使者的八戒都晓得念及昔日的情分来挽留一下。

只是猴子没想到,最后送走他的,只有这貌似心思通透明了的净坛使者。

 

要见旃檀功德佛一面不容易,八戒特地去找了沙僧一同前去,又费了些功夫才溜进了禅房,老远就看见了那闭着眼睛口里不知道在念什么经文的金蝉子。

金蝉子左手边是面有窗户的高墙,外界的光亮从窗户透进,照在那佛光溜溜的脑袋上,看得八戒眼晕,他想起了从前取经路上的日子,那时候师父得了空也常在光下念念经,只是那时打在他的脑袋上的光并不似如今这样晃眼。

“师父?”八戒想了想,轻轻叫了一声。

但金蝉子并没有停下正在念的经,八戒和沙僧知趣地在他身后打坐等待,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了佛珠被放下的声音,“净坛,金身,你们来了。”

八戒心中并不舒服这样疏离的称呼,他想象着和尚也这样叫那猴子时的场景……啧啧,天晓得那猴子的脸色该有多好看。

从前的情分在佛祖面前值多少?八戒试着从金蝉子不悲不喜的面色中看出些什么。

见八戒的表情踌躇,金蝉子又道,“何事?”

被金蝉子问了话,八戒偷瞄着一旁的沙僧,金身罗汉在来之前被他叮嘱了要少说话,这会儿仍旧面无表情,就连眼神也与八戒毫无交流。

八戒觉得自己的后背出了些冷汗,他依旧保持着早前习惯的动作,说心虚的话前先摸摸鼻子,“师父,大师兄他……回花果山了……”说完也不敢看金蝉子的表情,八戒稍微低了头,目光看向地面,可转念一想,师父除了整日喜怒不形于色的神情还能流露出些什么?倒也像是给自己打了气一般,抬头看着金蝉子,可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又转过了身体,只留给八戒和沙僧一个单薄的背影。

八戒觉得和尚瘦了不少,他听见佛珠被捡起的声音。

其实若是换作从前,八戒是懒得理这些事情的,可成了净坛使者后,他却无端悟出了许多事情,比如昔日的陈玄奘是真的聪明,而平日里看似最精明的猴子,其实才是最傻的那个。

八戒明白,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情,他没有唐玄奘扮猪吃老虎的本事,所以也无心成为“觉悟者”,讨来一个“净坛使者”的位子就心满意足了。

但时间让八戒明白了很多,比如师父和那猴子之间的孽缘,比如他最怀念的不是曾经身为天蓬元帅的假风光,而是当年风餐露宿又充斥着骂骂咧咧的十四年。

沙僧转过头给八戒使了个眼色,不过八戒没看懂也不想懂,他今日来找金蝉子是想告诉他猴子走了,猴子不想成佛了,那猴子是因为他走的!什么狗屁孽缘?他金蝉子若是真的已经了结凡心,又何苦要那洒脱不羁的猴子也成了清心寡欲的“觉悟者”?

八戒猜,对于猴子来讲真正残忍的,是和尚来了灵山后就一直对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可即使心中有再多抱不平的情绪,当下对着金蝉子八戒倒是说不出口了,一旁的沙僧仍未开口言语,可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看,那眼神像是在说“傻帽!就算你这时候来给大师兄打抱不平他也不会来谢谢你。”

谢谢你猜对了啊,你怎么知道我是傻帽……八戒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回敬道。

“其实净坛使者是想请师父别太劳累了,要注意休息……大师兄兴许就是因为成佛太累才离开的吧。”

八戒差点儿被沙僧的圆说吓死,他才不关心金蝉子成日念经渡人累不累呢,人家可是旃檀功德佛,等到佛骨长全了就有金身护体,累个鬼嘞!他就是看不下去他和猴子这么别别扭扭的,还把人家给气走了,不过有一点沙僧说的倒是没错,成佛太累了,那猴子估计也是这样觉得的。

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八戒从金蝉子的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脑子还是晕晕乎乎的,看着沙僧就要走忙叫住了他,“哎哎,你个……你去哪儿?”

“你个死扑街”已经到了嘴边,八戒硬生生地咽了下去,他看见沙僧转过头看着他,从前他的表情就不多,成了金身罗汉后更是少得可怜。八戒有时觉得觉得,佛祖钦点沙僧成为罗汉真是没错,他才是师兄弟三人中最甚的“觉悟者”。

“回去了。”只见沙僧丢下三个字又要走,八戒也懒得再叫住他。罢了罢了,狗屁孽缘,与我何干?

正当八戒也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却又传来了沙僧的声音,“你看出来了吗?”

看出来什么?看出来师父因为念经几天没洗脸了?八戒回头看着沙僧高大的背影想骂人。

“其实我们叫他‘师父’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的。”沙僧说话的时候头也不回,但他知道八戒转过了身,有可能还在瞪他。

“……”八戒有种无力感,就你这个怪胎能看得出来金蝉子的表情?若是你把这种能力渡给猴子,那事情是不是就有变数了?

“师父虽作为旃檀功德佛,其实……还凡心未泯,你看,师父的佛骨长得很慢的。”

这话倒是吓了八戒一跳,成佛的人怎能还持着凡心?佛骨生长的同时也会渐渐抽离出人的情欲,直到最后佛骨长全金身已成的时候才是真正清心寡欲的“觉悟者”,那和尚一直以来都成佛心切,又怎会保留着凡心?难道……

八戒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一直以来他都当做这孽缘是那猴子的单相思啊……八戒赶忙跑过去压低了声音,“这话怎么说啊?”

“你都明白了何须我在说一次。”沙僧说完就要走,只留下呆若木鸡的八戒在原地,他眨着眼睛,半天没明白过来,想要叫住已经远去的沙僧,可在金蝉子的禅房外也不敢大声喧哗,只见人家早已没了影子,他赶忙小跑着追上去。

“合着他俩原来想的都是‘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八戒觉得太刺激了,“原来咱西游走的十四年,于师父、于大师兄来讲都是求爱爱不得,求离舍不得的苦情剧啊!”

“《菩萨蛮》是讲宫廷生活情趣的诗。”

“我说怎么读起来如此特别……那应该是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评论(11)

热度(141)

  1. 琳晓穆穆徐蓝蓝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