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NO.23 雪山爱情故事 下

原谅我懒得给两位有戏份的小哥取名字……奔跑小哥和摄影小哥很贴切了

 

 

 

NO.23雪山爱情故事 

 

          ——灵感来源于一个很久前的雪山灵异梗,背景瑞士艾格峰,我没有丝毫登雪山的经验,最常去的山就是白云山,一切知识来源于度娘,描写不当请多包涵,恋人孙x唐,给你讲一个死了都要爱的故事

 

猴子轻快的语气让陈祎更加想哭,他抽抽鼻子,还是把泪水忍了回去。

猴子把变戏法一般出现的背包拿给陈祎看,背包的外部已经被风雪撕扯得不成样子,看样子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还染上了些深红色的踪迹,拉链处蹭破了一个口子,很多东西已经从口子掉出来了,背包里只剩下一些压缩饼干和一个罐头,这些东西对于两个成年男性来讲并不能支持太长的时间,水还可以用脚下的雪来代替,可这些食物又够他们活几天呢?通讯工具已经完全丢失,他们要如何与救援队取得联系?

陈祎没有说话,他盯着背包发呆,又像是在若有所思。

见陈祎这副模样,猴子穿上冲锋衣在他身边坐下,“你不要怕,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出雪山的。”

把自己安全送出雪山?这话说得像是猴子是个属于雪山的人,陈祎侧头去瞪他,猴子嘻嘻一笑,“你身体不好,就在这里等我,我再出去找找看有没有能生火的东西,”猴子站起身揉了一把陈祎的脑袋,“如果能找到木材什么的就最好了……”

“你先等等……”陈祎不明白为什么猴子这么快就开始准备在这里扎营生火了,他望着猴子,“现在风雪已经小了很多,我也去想办法,我们应该想想看能不能联系上救援队,并且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别的队员……”

“找不到他们的,”猴子忽然打断了陈祎的话,他怔怔地看着陈祎,眼神显得有些空洞,却在话语脱口而出后察觉到了什么不妥,面部又染上踌躇的表情,“额……我的意思是说……我在寻找食物的时候已经找过周围了,没有见到别的队员……而且我不知道他们被雪掩埋了多久,很明显已经错过了黄金救援十五分钟,生存概率非常低了。”

“那也要找!”说完陈祎不由分说地塞给猴子一块压缩饼干,他觉得猴子的脸并不如他的手掌那样温热,陈祎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话语在猴子耳边成了白色的雾气,陈祎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像是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我们分头走,一定能有办法的!”

这个拥抱维持了良久,久到陈祎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他在猴子的侧脸上落下一个吻,“还说你不冷,看你脸冰的……要好好照顾自己,出去了我们还要领证呢。”

而猴子的眼眸中却像是糊上了一层雾气,像是变得浑浊,陈祎看不清他眼神中的神色,他忽然成了那个看不清猴子的人,而从前的生活中,他从未扮演过这样的角色,在两人的关系中,他好像从来都开着上帝视角的人物一般,而此刻的情形让他觉得惶恐又不安,就在猴子想要转头离开洞穴的时候,陈祎抓住了猴子上衣的下摆,他觉得自己的胸腔里也渐渐染上了寒气,“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猴子转过头来,对陈祎露出一个微笑。

“可我觉得你有事情瞒着我……”

“才没有,”猴子打断了陈祎的话,“趁风停了快走吧,不过不要走太远,两个小时后回来这里碰头。”

陈祎望着猴子的背影,再说不出别的话。

 

护目镜的丢失让陈祎的行进愈发雪上加霜,在雪白一片的地方长时间行进容,眼睛会无法聚焦,很容易会得雪盲症,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触发眼疾,那便无异于离死亡更近了一步。

陈祎有个优点,就是在遇见重大打击后能很快重新振作起来,其实也说不上是振作,不过是能将失落的心情隐藏起来,先走一步看一步嘛,没到最终的时刻,谁都不知道结局是怎样的,他甚至开始安慰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就是跟猴子死一块嘛……人早死晚死都是死,在这异国雪山不知名处和自己的爱人死在一起,也不失一种浪漫……”

阵风忽起,似乎是要将陈祎的声音带去远方,他记着两个小时后要回去与猴子汇合,便不敢走太远,可声音可以传递到比脚步更远的地方,他尝试着清清嗓子,然后发出更大一些的声音,却又不敢过于大声。

这些积雪看似坚固,可实则并非如此,领队在出发前曾经说过,高山上经常下雨,所以积雪很厚,积雪月厚,下层雪的压力就越大,当积雪速度大于蒸发速度是,雪层就会不断累积,越来越厚,当雪层只见的粘合力不足以支撑时,就会发成雪崩,而刚刚已经崩塌过一次的雪山显然并不觉被较高的粘合力,如果叫喊声产生共振,那就很有可能再一次触发雪崩了。

雪崩过后的四周已经变了样子,陈祎一边努力地回忆着地形,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希望能找回当初雪崩的地点,找回失散的伙伴。

天色渐晚了,陈祎拨开手套,腕上的手表显示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六点,今天是阴天,没有过太阳,他们所以不需要担心日落的时间,大约从现在开始,血的粘合度会开始提高,而人的体感温度也会随着夜晚的到来而降低,这是一个极其严峻的考验,陈祎打了个哆嗦,他该回去与猴子汇合了。

转身的刹,右前方两个却映入陈祎的眼帘,他认出了那两个人,他们是登山队的成员,一个是在肩上装了建议拍摄设备的小哥,还有一个是最先发现雪崩的人,他慌张跑向领队却撞翻了陈祎递给猴子的水壶,陈祎惊诧地望向他们,他们也望着陈祎,却迟迟没有上前,直到陈祎的身体做出反应,跌跌撞撞地跑到他们面前,身体止不住惯性撞向拍摄小哥时,那两人才做出放松的表情。

“你还活着!我的朋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拍摄小哥被陈祎撞到在雪地里,并没有恼火,抱着陈祎的后背的手甚至剧烈颤抖着,“我们看见你的时候还以为是我们的眼睛出现了幻觉!或者,或者是别的什么……可你真的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的朋友!”

被奔跑小哥搀扶着站起,陈祎才恍然反应过来这感觉,找到了两位从前的队友真如自己重生一般高兴,他拉着两人的手对他们指着洞穴的方向,告诉他们在就在那里,他的爱人也还活着,还在等着他回去汇合,夜晚降临,他们应该一起去洞穴里取暖度过,然后第二天他们四个人可以一起想办法出去。

可当话说出口后,摄像小哥和奔跑小哥却露出了惊诧的表情,说是惊诧其实也不太对,陈祎觉得自己在其中似乎读出了一丝惊悚的味道,奔跑小哥甩掉了陈祎的手,他后退了两步,神色阴郁,“你知道吗,陈祎,我和他最初看见你的时候以为你已经变成了鬼魂……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以为你已经死了,你要知道,这里是艾格峰,‘Ogre’在法语里是‘食人者’的意思,这座雪山下埋葬着太多太多的亡灵了,所以在这里见鬼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奔跑小哥阴郁的脸让陈祎觉得喘不上气来,他的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像是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把苦涩的浓汁包裹了起来,沉甸甸的,压得他心里闷闷的难受。

“我想他的意思是……”摄像小哥想要站出来打圆场却被奔跑小哥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他站在一旁,有些尴尬。

“我的意思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黄皮肤男人,你的爱人,在雪崩发生时掉进了左边的冰层悬崖里,他已经死了,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你面前。”

 

“……你胡说。”

吐出这底气全无的一句话几乎花费了陈祎全部的力气,他就像一个被抽干了气的气球,刚刚才开始觉得一切渐渐变得好起来了,可瞬间就因队友的一句话而全部消失,陈祎甚至忘记了呼吸,他扭头就走,跌跌撞撞的,在雪地里留下一深一浅的脚印,周围安静得可怕,身后传来队友们跟上来的脚步声,防滑的登山靴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得陈祎心烦,可他此刻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想冲回那个他醒来的洞穴,把可能正在里面生火的猴子拉到那两人面前,让他们好好看看他!当他们摸摸他温热的手!

猴子他……还活着呢!

回到洞穴的路途忽然变得那样遥远,陈祎觉得自己跑了好久好久,带到终于摸到洞壁之时,天色已经深成墨色,能见度变得非常差,如果此时回头甚至不一定能看清追赶过来的两位小哥的身影,陈祎不顾一切地冲进那个浅显的洞穴里,他不敢睁眼,只祈求能听见猴子的声音,他渴求猴子的拥抱,渴求他手掌的温度,渴求属于猴子的味道。

可当身后的脚步声平息下来后,传递到陈祎耳朵里的,也只有他自己砰砰的心跳,他悄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眼前只是一片漆黑,睁大眼睛环顾了四周仍旧未发现猴子的身影,两个小哥站在洞穴的入口处,久久其中一个才道,“……我们或许可以先想办法生起火来度过今夜……说不定还会有幸存的同伴在远处看见火光找过来……”

“猴子可能只是还没回来……他可能只是迷路了。”

突兀的声音一下一下击打着洞穴壁传来回声,陈祎深吸一口气,觉得快要无法站稳,他此刻没办法思考太多的东西,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在说“猴子肯定还活着”。

身后传来奔跑小哥叹气的声音,他走到陈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放温和了语气说了些安慰的话,却不知是如何刺激到了陈祎,他叫着要去找猴子就撞开了两个小哥跑出了洞穴,没出几步就扎进了黑暗之中,队友的呼喊和慌乱的追赶都被抛在身后,不知跑了多远,陈祎被脚下的不知何物绊倒,一头摔在雪底里,陈祎感觉不到疼痛,甚至就连与雪底接触的冷也不甚感知,他整个人都蒙蒙的,顿了一会儿才去看刚刚绊倒自己的东西,那东西很是眼熟,他去触探,又试着拔了拔,居然把它从雪地里拔了出来,借着月光凑近看,才看清了那是白天里他递给猴子的水壶,水壶的盖子已经不知踪影,里面也被灌入了不少白雪。

陈祎觉得脑袋有些发懵,而定睛一看里面的白雪忽然又不是白雪了,水壶里有多半壶的热水,正在冒着热气,而他正坐在雪地上,周遭的光线也亮了起来,他眨眨眼,觉得恍惚,现在并不是夜晚,而像是回到了他们初来登山的时候,陈祎没空觉得害怕,猴子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脑海,他忽然听见了左边传来了什么声音,便踉踉跄跄地爬起,远远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的高个子朝他跑来。

“猴子?”陈祎自己都听出了他声音里的颤抖。

“水是给我喝的?”猴子跑到陈祎面前,他背对着阳光站,让陈祎看不清他的脸。

“是……是啊。”

即便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此刻的情景实在太美好,陈祎实在舍不得打破,他把水壶递给猴子,看着他仰头全部喝光,然后擦擦嘴,将自己拥入怀中,“你累吗?我帮你背包。”

“我现在……哪里还有包……”陈祎苦笑。

“那你你闭上眼睛。”

“干什么?”

“你闭上眼睛,”猴子低下头,在陈祎耳边呼出温热的气体,惹得他打了一个激灵,“我说过,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我都会送你安全到达。”

“那如果我想去你心里呢?”

“你已经在啦……”

 

                                                               有个不太算的彩蛋,前文提到猴子在雪崩是摔进了左边的悬崖里,而活着的队友们是从陈祎的右边出现的,所以也证明了一点,猴子已经死了。

还有一点我自己没有在文里圆回来的地方,就是猴子找回来的背包上沾上的深红色,就是猴子的血,他被雪崩冲进了冰层里。

嗯,就这样。

下章预定小甜饼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