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言白许周】自杀热线 一

我就是手痒超想写新的哈哈哈,这是个小短篇,会尽快完结

所有开的坑都会填的放心,就是最近有点忙,等等我啦拜托拜托

                                                                                                                   

灵感来源微信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我在美国,接了一年的自杀热线》,文章中写到“最开始我还是很期待的,因为这是自杀热线,觉得会接到很多自杀的人,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然后距离了越有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电话都是有长期的心理疾病或是精神问题,他们只是需要找人聊聊天,而剩下的百分十十到二十中,真正的危机不到百分之五,他们只是遇见了很多不好的事,但并没有自杀倾向。

但这篇文章里的“自杀热线”并不同于公众号中的自杀热线,这是一个真正的、通向自杀、引导自杀的热线。

可能致郁(我觉得不会) 本章白起周棋洛戏份最多,但请相信我这是言白许周文,cp不逆不拆

***注意,文章中的任何有引导性的话语都只是看看就好了,人生很美好,有再大的困难也要坚强面对,在你克服后回头看看曾经觉得辛苦异常的日子,也许觉得那些都不是事儿,也许那已经成为你闪耀的勋章。珍惜生命,热爱生活。

                                                                  

 

 

 

白起与男孩的第一次相遇场景实在不太好,那是一个午夜,想要轻生的男孩悄悄爬上了烂尾楼的第十八层,这样的举动通常情况下挽救成功的几率都不大,夜晚的光线不比白天,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一栋废弃的大楼的第十八层上站着一个想要结束生命的男孩。而白起就是这“很少人”中的一员,他是一名身怀绝技的特警,来自高空的风告诉他这栋废弃大楼的高层有些异样,他抬头看着大楼,皱了皱眉,然后腾空身体,悄悄出现在男孩身后,对着他的后颈用力一击。

搞定。

白起不知道男孩家住哪里,只能背着他回到地面,将他放在公园的长椅上。白起敲晕人的力度很有分寸,躺在长椅上的男孩呼吸均匀,像是安睡过去了一般,未粉饰过的脸也甚是白皙,脸蛋似乎只有巴掌大,鼻梁挺翘,睫毛分明纤长,可轮廓却不是完全阴柔,也棱角分明地带有男孩子该有的阳刚之气。白起认出了男生的校服,原来他是七中的孩子,这男孩的脸他似乎也在哪里见过……哦,对了,应该是在网上,前几天韩野给他看过一段视频,男孩就是视频里表演唱跳的人。

男孩在舞台上甚是光彩,歌喉很动人,舞蹈也很棒,白起想不出更多更好的形容词,总之男孩的舞台表演可以称得上完美……白起不知道这样这个在视频里活力四射的高中生有怎样的烦恼,居然会在深更半夜攀上烂尾楼要轻生。

今天不是周末,一中是寄宿学校,白起想了想,还是没有把男孩送回学校去,他私心觉得一个会选择在午夜轻生的男孩,不过是想要安安静静地离开人间,在次日早晨被第一个上班的发现自己的尸体,然后社会上发生怎样的舆论,都与他无关了,这样的人,一定不希望事情闹得太严重,他重新背起男孩,想了想还是先回家好了,刚刚腾起到半空,颈后就传来男孩的话,那声音淡漠如冰霜,“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男孩在半空突如其来的话吓了白起一跳,他侧过头表示尊重,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男孩对他会飞行这件事情似乎并不惊讶,又或者这个了无生意的男孩对世上的一切都已经漠不关心了,白起想了想,还是决定认真回答,“因为我是个特警。”

身后忽然没了回声,白起继续向前飞着,耳边是呼呼的风声,直到他背着男孩降落在自家阳台上,才听再次听见回话,“我叫周棋洛……”

听这声音像是是困了?白起忽然觉得好笑,他打开窗门进屋,轻手轻脚地关上后才觉得哪里不对,他把男孩叫醒,“好的,周棋洛,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你的学校或者父母,但作为一名警察,我要……”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白起的话,他看着屏幕上的名字脸僵了僵,然后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转身去找了一条新毛巾递给周棋洛,“你去洗个澡,今晚可以先住我家,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学校。”

“……”

“有异议?”见周棋洛没有回答,白起挑挑眉。

“你的手机铃声我以前也听过,”周棋洛盯着被反扣在桌面上的手机,纤长的睫毛遮盖住了他的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心事,“这是首曲子很特别……我以为我不会再听到了。”

这个铃声正是打电话来的那人给自己设定的专属铃声,曲子悠扬缓慢,最初听着有些伤感,后来白起慢慢也就习惯了,他不觉得这支铃声有什么特别,也无心管少年的心事,他已经救下了他,还鬼使神差地决定收留他一晚,这对于陌生人而言已经仁至义尽了,他把毛巾搭在周棋洛的脑袋上,将人推进浴室里,“这身衣服可以扔出来,我给你扔到洗衣机里,贴身衣物我就不方便借你了,你自己洗干净明早晾干了再穿上吧,架子上的浴袍你可以用,洗完自己去沙发上睡觉。”

浴室的门已经关上,门上镶嵌的磨砂玻璃透出其中暖黄色的光,过了一会也没听见水声,白起有些不放心,靠在门边上想问问,这时门却打开了一条缝,露出少年带着狡黠笑意的半张脸,他把脱下的衣服递给白起,“我明天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

“明天的事情就明天再拜托……”白起转身想走,却被周棋洛拉住了衣角,少年的手臂非常纤细,仿佛稍稍用力就会折断,这样没有丝毫赘肉的身体在舞台上是好看的,可一个正在长身体的高中生怎么可以如此不顾身体健康瘦成这样?白起顿住了,他眯眯眼,看见了手臂上一条淡粉色的痕迹,那是一条疤,他终于还是不忍心,转过身来直视周棋洛,“可以,你说。”

周棋洛开心了,俏皮地吐吐舌头,“请你明天不要送我回学校好吗?我想先去找一个人,他明天不会去学校,但我真的非常想要见到他。”

这小孩儿该不会是为情自杀吧?白起忽然脑洞大开,肯定是因为和某个女孩有感情纠葛,即便是在手臂上自残也没有挽回女孩,而后或许女孩要离开学校,伤心欲绝的男孩决定自杀单方面殉情却被自己救下,男孩在女孩离开之前想要再见她一面……太狗血了,看周棋洛现在的模样,哪里像是这般情种?白起面无表情地将门重新关上,深吸了一口气,“可以。”

“谢谢你!jing cha叔叔!”少年的声线爽朗,就像蓝天白云之间明亮的太阳。

“……”

白起决定忽略最后的称呼,他拿起手机走到阳台,重新点亮屏幕,电话界面显示的未接来电有两条,都来自同一个人,白起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人打了两通电话都未接通后的脸色,他觉得好笑,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然后摁下通话键,电话几乎是被立刻接起。

“你明明已经下班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这让人讨厌的语气,白起在心底念叨这人居然还算着他几点下班,“我在回来的路上救了个要轻生的高中生,刚把他带回家。”

“白痴,你随便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的吗?”

“他是七中的学生,弄了个自己的小乐队,听韩野说他的唱跳视频在网上还挺火的……总之他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人。”

“……”电话那头的人像是呼出了一口气,“白起,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总被这么唠叨,白起有些不耐烦,“我是个成年人,我还是个jing cha,我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那上个月被我从后街捡回去的血淋淋的人是谁?”

白起想说自己应该不太认识他……

“好了,你就说找我什么事吧。”

“明天九点下楼等我。”

“不行,明天一早我要送这个学生去找个人,不知道几点回来。”

“去哪?找谁?”

“我忘了问。”白起理直气壮。

“笨蛋……你问到了发信息告诉我,送到了那个学生就在原地等我,我直接去找你。”而后,不由白起回答,电话就被直接挂断了。

好嘛,短短时间又是“白痴”又是“笨蛋”的,白起想起那人的脸,就想给他来上一拳,他有些烦躁,点燃了一支烟,却没有抽,而是把烟放在平台上,看着烟尾一点一点地燃烧,微弱的光在黑暗中显得孤独又寂静。

“打电话来找你的人很关心你的安全。”周棋洛已经走到了白起的身后。

白起并没有被周棋洛的声音吓到,他一早就察觉到了接近的少年,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少年对他没有恶意,他把烟掐灭,回头望着他,“是啊。”

“你也很享受被他关心。”

“谁不享受被人关心的感觉呢。”白起觉得周棋洛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前提得是对方并不是使你反感的人。”

这话说得很对,白起点点头,少年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脑袋上耷拉着半湿不干的毛巾,看起来像只沮丧的小狗,白起觉得挺逗,他上前去胡乱擦了几下少年的脑袋,又把人推回浴室,“把头发吹干再睡觉。”

“好的,jing cha叔叔。”

 

 

 

评论(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