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 NO.19

感谢 @我想吃粮 提供了一个很虐的脑洞——两个相爱的人灵魂互换,后有一方死了,但魂没换回来……

哈哈哈想想就很有意思,打算找个时间单独开个短篇来写!

———————————————————————————————

NO.19·妖猴传②

 

          ——看了妖猫传后的产物,有沙猪,妖猴孙x法师唐

 

八戒第一次见到陈玄奘的时候只有十四岁,那年他老家闹了灾荒,家里实在吃不上饭了,父母把他送到大雷音寺当和尚,大雷音寺在天子脚下,又是吃皇粮的,总不会没饭吃。但八戒的志愿是考取功名入朝做官,陈玄奘对这个乖机灵鬼儿甚是疼爱,也不逼他修习佛法,只道好好做个和尚,别惹事就行了,任他自学成才后就还了俗去考试。

当然,八戒真的是个机灵的,第二年就考中了,跟着尚书大人干了一段时间,就入朝做了史官,人称朱左使。

“师父,我做了朝前的史官。”

“屎官?专管御前茅厕的?”

“嘶……”八戒觉得自己的巴掌有点痒,想在师父光溜溜的脑壳上接触一下。

“干什么?想打我?”陈玄奘斜眼看他。

“没有没有……那哪儿成啊……”八戒把巴掌摁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对着陈玄奘笑得无辜,“我就是记录朝前的事儿给后人看的……。”

“那你说说你这三月以来都记了些什么?”陈玄奘笑,用手去薅八戒脑袋上半长不短的毛。

“没什么特别的事儿,无非就是一些朝堂上的琐碎……就是有个挺怪的事儿,”八戒不喜欢被人揉脑袋,把师父的手从头上拉下来抱在怀里,凑在师父旁边,乖巧的像个小孩子,“那日我与朝中友人上山,被一阵风迷了眼,恢复过来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洞,心里有个声音让我下洞里看看,但想也知道我才不呢,万一下面有什么妖怪瞧上了我,那我真是……”

“你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陈玄奘觉得好笑,敲了一下八戒的脑门。

“我觉得心里发憷,就赶紧跑了,转身却发现自己的腰牌掉到洞里了,那洞看起来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有多深,我就侥幸把胳膊伸进去探了探,本来想着应该啥也老不着的,但没想到却碰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吓得我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回去就大病了三天……师父你说我是不是撞妖了?”

听八戒叙述起来,是件挺怪的事儿,陈玄奘不想吓唬他,拍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儿的,你个傻货……

好嘛,八戒一早就知道自己在师父眼里是个货了。

好在早后来也没有再出什么事儿,这事儿也就当做是过去了。

可现如今宫里闹了妖物,这事儿就忽然重回了八戒脑海中,这是一种直觉,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证据,仅仅就是一种直觉,心在在宫中作祟的妖猴,是不是就是当年他在山上遇见的“毛茸茸”?

当年上山的事情细细想来也确实很奇怪,那日他本在家中休息,可那友人却非要拉他上山去转转,还一定要他戴上从前送他的腰牌……

怪事情,真是怪事情。

“你要去哪?”

身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八戒一跳,“沙大人,我正要去找你……你,这么晚了你是怎么进宫来的?”

突如其来的阴森感席卷了八戒的全身,他望着面前高大的男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方才还坚守在岗位上的宫人都忽然消失不见了,独剩下他们二人在庭院里,男人背后的房间里就关着师父与妖猴,八戒望着背后咽了口口水,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你这是做什么?你怕我?”

“我想到了一些事情,觉得你确实挺可怕的……”八戒戒备着,就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他觉得眼前的友人看起来也像个妖物了,借着清月的光辉,他甚至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脸,却只觉得一切都变得阴森可怖,就连方才与师父在马车上遇见了那凶险的猴妖都没有现在害怕。

“你想到了什么?告诉我。”悟净的声音甚是柔和,他正一步步地逼近着八戒。

“告诉你个屁,除非你先给我解释清楚现在的情况!”八戒终于是憋不住了,他像一只被欺负狠了的小兽,尖叫着要反击,却仍旧忌惮着对手的力量,“你是不是早在邀我上山的那次就开始设计我了!”

“我觉得这不叫‘设计’,”悟净觉得这人真是可爱,就连发怒的样子都让人觉得好看,“我是一直在引导你。”

“你引导我什么?引导我跳到洞里去?被洞里的妖怪吃掉?你究竟要怎么害我!”

“我想要你跳下洞去帮我解开里面的封印,我也是妖,那洞口有结界,我进不去,只好施法让你的腰牌掉进去,谁知你只是伸手进去捞了一把,摸着了我师兄的皮毛就吓跑了……你真是可爱,也多亏了你削弱了结界,才让我师兄得以逃出。”悟净笑,想拉一把八戒,却不料被他打掉了手。

“你别碰我!你让我害怕!”好了,原来宫里的妖怪真是自己当初在山上遇见的。

“你怕我做什么,我从未害过你。”

“你走开!你可知我方才想去找你说什么?”八戒觉得自己要气炸了,“我想到了我们曾一同山上撞见了妖怪,如今宫里也出了妖怪,我想叫你也小心一些!可你呢?你……你,你就会骗我!就连你是妖我都是今天才知道!”

这话倒像是怒火中烧的小媳妇,悟净听了想笑,原先他还担心八戒会害怕自己是妖怪,如今才发现自己是多虑了,仍旧伸手想去拉过八戒,“你走了,就留你前师父在这儿与妖怪战斗?”

“那不然我冲进去再给他添点儿麻烦?设置点儿障碍?”八戒想扇悟净。

“你嘴上说着师父如何如何厉害,其实心里还是很没底气的嘛。”

“哪有你心口不一?”

“你想与我斗嘴不如去我府上,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我不去!我怕你个妖怪毒死我!”八戒还得等他师父呢,“慢着……你说你也是妖怪?”

合着刚才不怕他是没反应过来?悟净有些心虚,点了点头。

“那你快进去帮我师父!”

“什么?”

“进去啊你!”

“你没发现我跟里面的妖怪是一伙儿的?”

“我管你跟谁是一伙儿的,现在都得跟我是一伙的!”八戒撅着嘴在悟净屁股上踹了一脚,“你给我进去!”

 

陈玄奘将八戒推出院去,从前师父说过妖怪大多畏火,现在只要看看能不能收服那妖猴,否则就得让八戒一把火烧了这里,那时他会施法在为皇子设下结界,皇子的命是得保住的,否则还会连累了寺里。

再次进入房内的时候四角设置的暖炉都已经熄灭了,烛火却不知何时点燃了,房内看不见妖物的影子,陈玄奘走到婴孩床边,小皇子还醒着,黑眸中倒映着烛火的光,小拳头握住陈玄奘的一根手指放进嘴里吮吸。

“你又附身在了皇子身上?”还是婴孩模样就已经可以看出这小皇子生得标致。

“为什么要用‘又’?你难道察觉不出?”低沉的声音响起,却让人听不出他妖身在何处。

“你的猴骚味儿太浓,我闻不出……你先前附身过贵妃与我试探,这我倒是看出了。”陈玄奘如实回答,妖怪附身在贵妃身上露出的破绽太大,很难看不出,而现在,他确实不能确定猴妖现在在哪里,只知道他仍在这间屋子里。

“呵……你倒是诚实,不如回头看看,我告诉你我就在你身后。”

禅杖一抖,在空中划过一道金光,携着足以撕裂一只普通妖怪的风刃,接着扔出一道金符,却不料符咒扑了个空,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你想杀我?”

“当然,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我会收服你,”禅杖在地上一跺,陈玄奘没有看见意料中的黑影,他其实也庆幸,这妖还没疯到无法交流的地步,“我收妖也是要看妖的成力的。”

“那我被收服也得要看看收妖人的法力!”那妖怪似乎被激怒了,一瞬间狂躁了起来,如刃般的妖风熄灭了烛火,可对面的墙上却投影出了一个渐渐变得庞大的影子,是炸了毛的猴子,还能看出正在喘息的抖动,陈玄奘想象着猴妖的凶狠模样。

电光石火间,陈玄奘心中就依然得出了绝对不要与这妖怪硬碰硬的决定,他简单施了个法,将皇子罩在结界里,又把禅杖丢到一米开外的地方,“等一会儿我想先知道一下你为什么要用贵妃的身子问我平日里是不是少出寺门!”陈玄奘紧张得不敢停顿。

狂躁的影子停了下来,室内的空气仿佛是凝结了,陈玄奘盯着影子不敢眨眼。

那猴妖不知是怎么了,庞大的影子看起来像是在颤抖,陈玄奘看见了他的黑影的尾巴,足足有手臂那么粗,又极长,长在这样厉害的妖怪身上,横扫过来,不知要赔几条命进去。

“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也不知这个问话的方向是不是对的,陈玄奘也顾不得自己胆战心惊,这巨大的妖猴没有实体只有影子,却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倍,若是聊聊天儿帮他解开心结也就好了,若是更加激怒了他,那就唯有拼死一搏了。

黑影的动作像是抹了把眼,随即又在周身凝出地狱般的火焰,尾巴卷曲了起来,陈玄奘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火焰席卷了全身,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就要送了命去,想要去捡起禅杖却被火焰牵制得动弹不得,这时陈玄奘才反应过来这火焰居然丝毫没将他烫伤!只是铺天盖地的红色刺痛了他的眼,他听见一声叹息,又见面前的火墙开裂了一条缝,一个人走了进来,带着黑色的兜帽,帽檐遮住了他的脸,陈玄奘看见了他身后的尾巴,他手中握着陈玄奘的禅杖,禅杖正闪着金色的佛光,将那人的手灼伤。

“知道这火焰是从何来么,”低沉的声音让陈玄奘觉得头疼,也不等他回答,那人自顾自说道,“这是地狱火,能杀死一切生物,但我终究还是不忍心伤了你……还给你,你的禅杖。”

“你……你究竟是什么!”陈玄奘退无可退,地狱火缠绕在他身上仿佛要将他吞噬,此刻是硬克制着本能一般。

“你已经知道我是妖猴。”

“妖怪畏火!你为何不畏!”陈玄奘怒不可遏,竟一瞬间挣脱了地狱的火焰,禅杖在他手中绽放出更强的佛光,他全力向妖猴袭去,妖猴甚至没有抬手接下这一攻击,猴尾轻扫,便将袭来的禅杖击飞,被地狱的火焰吞噬。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活过来……”妖猴一步步逼近,在陈玄奘面前停下,让他看见了兜帽下的嘴,妖猴笑着,露出嗜血的獠牙,“我在地下,已经等了你三十年啦。”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