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相聚平安京】森罗万象 叁

震惊!某正经人阴阳师居然当中对某奴良组少主提出刮腿毛的要求!

所以晴明当时到底是拔了狗子哪里的十根毛?

 

 

———————————————————————————————

 

          ——奴良之陆生者,一事或用刀尖怼人,阴阳师不看其能力强大而待也,是陆生也,做百鬼之主不敢心太软,安求其能称霸也?

              论之用以牛鬼,制止用以羽衣狐,管之用以冰丽,领行百鬼之,曰:“不是你们平安京可以撒豆子的那种!”呜呼!其真不能撒豆耶?额……毕竟是在浮世绘町,也没人敢吧。

 

即使身为妖怪,从高空掉下也会很疼。

奴良陆生缓了缓,符咒遮住了他的眼睛,可他听见了冰丽惊讶的声音,赶忙一把扯下脑门上的符咒,只见冰丽正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面前还坐着一个白发的男人,看男人的外貌大概是阴阳师,看着他一脸懵逼的样子,不过陆生的心思并不在男人身上,他眼见地看见了草地上还未化开的冰珠子……

靠!原来是这个混蛋弄哭了冰丽!奴良陆生握紧了拳头,把符咒团成团扔向懵逼的白发阴阳师——怪不得他一看见这个家伙就莫名恨得牙痒痒!

“你是什么人!离我奴良组的部下远一点!”

比纸团打在安倍晴明脑门上的速度要快,冰丽已经起身跑到了陆生这一边,“陆生大人,这个人说他是阴阳师,这里就是他的阴阳寮……哦,还有!这里是平安京!应该就是京都?可是我当初在花开院家并没有见到他……陆生大人,京都还有除了花开院以外的阴阳师吗?”

奴良陆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冰丽的问题,他只能保持着戒备的姿态,将弥弥切丸架于身前,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是阴阳师,可他却不能完全确认这人是人类,这个阴阳师给人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弥弥切丸只斩妖怪。面对这个阴阳师,陆生有些莫名的紧张。

“嘿,把刀先放下好吗?”晴明不常被人用刀尖指着,此刻确实有些紧张,“我还没对你的雪女做什么呢……”

“哈?你说这话是还想对她做什么?”奴良陆生黑着脸又逼近了一步。

晴明深刻地认知到了恋爱中的人脑子都是有问题的,“不是不是!我没有,我也没那心思……”他简直要疯,余光看见了躲在一边看热闹的式神们和掩嘴笑的八百比丘尼,晴明心里暗骂一声,觉得是时候拖队友下水了,“少主是这样的把你的姑娘召唤来的人是八百比丘尼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有仇去找她报我约了隔壁博雅打麻将先走了哦。”面对着刀尖,晴明紧张得连标点符号都不敢加。

奴良陆生转过头看见了一众吃瓜群众,八百比丘尼朝晴明投去一个友好的微笑,“走个屁,你们就两个人打哪门子麻将。”

 

“狗子狗子,那人是谁啊?为什么看到你就一脸便秘的表情啊?我好像能看见他的金框诶!是新来的ssr吗?”妖狐拉了拉大天狗的袖子。

大天狗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ssr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头发很长的妖怪很厉害,但他却不能看破这个人……不过管他呢,总之不关他的事,“吾回去了……”可走了两步,却没见人跟上来,大天狗回头给了妖狐一个眼神。

呵,你们ssr跟人相处的方式都这么特别的吗?妖狐从大天狗的眼神中读出了中二的味道,这狗子也就仗着还有张漂亮的脸了吧!他摸摸鼻子,有点怂,还是跟了上去。八百比丘尼姐姐说阿爸本来是想去浮世绘找找奴良组少主面谈一些事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用去了……面对那个好像很厉害的ssr,阿爸应该能活到明天吧。

 

奴良陆生确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对有礼貌的人也很讲礼貌,所以在听完了八百比丘尼面带微笑的解释后,却也释怀了,“我对我之前的行为表示抱歉,介绍一下,我叫奴良陆生,是奴良组的三代目,这位是雪女冰丽,是我奴良组的部下。”

安倍晴明盯着陆生的脸,模样认真得好像在找他眼角有没有眼屎。

奴良陆生有些尴尬,看了看八百比丘尼,“我刚刚说错了什么吗?”

八百比丘尼笑着没说话,冲陆生挤挤眼,意味直白得不得了——你认为得没错,这位大人脑子确实有点问题。

“没有没有,我只是……有种不真实感,”面对他下一个想要森罗万象的对向,安倍晴明有些手足无措,“我是安倍晴明,平安京的阴阳师,这位是八百比丘……”

“你叫安倍晴明?”

“对,我就是安倍晴明。”

“你说你叫安倍晴明!?”

“对,没错,我就是安倍晴明,我叫安,倍,晴,明。”

“你再说一遍!你叫安倍……”

“你们少主耳朵不是很好吗?”晴明侧过头去问雪女,才发现她的脸上也染上了异样的神色。

八百比丘尼悄悄凑到晴明耳边,“我从占卜中看见过,在这位少主的时空里,他曾杀死过一位同样明教‘安倍晴明’的阴阳师,那位阴阳师是羽衣狐的孩子,并不是什么正面人物呢。”

羽衣狐?安倍晴明曾经听八百比丘尼提起过,羽衣狐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妖怪,与那个时空的某一阴阳世家是宿敌。只是这么一想还是让人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晴明眯起眼睛看着眼前年轻的少主,他想起了赋予自己一双狐狸眼的母亲。

“总之解开了问题呢,”八百比丘尼适时出来打圆场,“少主大人击杀的那位并不是我们的这位阴阳师大人哦,我们还是聊一聊眼下的问题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八百比丘尼,是一位占卜师,我能看见少主大人通过阴阳术来到平安京,您来是想要带这位雪女小姐回去对吧。”

“是的,”奴良陆生明白了为何自己初见安倍晴明就莫名恨得牙痒痒,他跟所有叫“安倍晴明”的人都不对付,调整了情绪望向八百比丘尼,“抱歉,请问你们有什么办法送我们回浮世绘町?”

“办法是有的哦……”

“办法是有的!但还是需要借助少主你的力量,”安倍晴明打断了八百比丘尼的话并收下了她的一记白眼,“我们需要……需要少主你的五十跟腿毛!”

“哈?”

“咦?”

“诶?”

奴良陆生和雪女惊讶就算了,八百比丘尼也发出了疑问的声音,晴明装作没有看懂她眼神里的“没想到你可以不要脸得这么直接”,他对奴良陆生笑笑,“请少主先随我来一下,我给少主刮个腿毛。”

“陆生大人!”冰丽投以不安的眼神。

“没事的冰丽,”陆生安慰着,面容好似四月的春风,还夹杂着樱花般的柔和,“这个阴阳师确实不是羽衣狐的孩子,不过我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有妖狐的气息,我带着弥弥切丸,不用太担心我,没关系的哟。”

安倍晴明推翻了盛狗粮的碗。

 

将陆生雪女二位送回浮世绘的方法,晴明当然是知道的,他本就想去一趟奴良组拜访一下,看有没有机会顺些陆生的腿毛来,这人就送上门来了,让他心满意足地顺了腿毛还吃饱了狗粮。

“少主、雪女,请来这边,”八百比丘尼在樱花树下布了阵法,将晴明写好的符咒递给奴良陆生,“把这个贴在额头上就可以了哦。”

“谢谢,”陆生接过符咒,表情有些不自然,他仍然觉得那个刮了他腿毛的阴阳师很奇怪,“冰丽,他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哦,我只是突然被召唤到这个地方,感觉很害怕才哭的……对不起!让少主担心了!”

“才不会,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咳咳……其实我本想要亲自去奴良组拜访少主的,可没想到少主居然亲自前来了,又发生了这么一出误会,真是很抱歉。”安倍晴明恢复了“正经人”的面孔,亲和力max,感觉很靠谱。

“不会不会,我来只是为了将我的重要的人带回去,在那样的情况下用刀指着你,我也觉得很抱歉……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奴良陆生尴尬地摸摸鼻子,“我的腿毛……有什么用处吗?”

“……”八百比丘尼选择了微笑。

“……好咯!阵法要启动了哦!少主和雪女可以把符咒贴在额前了哦!”安倍晴明面不改色心不跳,“奴良少主,真的很谢谢你啊!森罗万象是我的梦想,现在我把这句话也送给你,夫万象森罗,不离两仪所育;百法纷凑,无越三教之境……”

陆生把符咒贴在自己和冰丽的脑门上,并没有完全听到安倍晴明后面的话,他抬头看了一眼晴明庭院里的樱花树,他总觉得这颗树和组里的那颗很像啊。

 

“八百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啊啦,晴明大人请放心哦,我不会把您刮陆生大人腿毛的事情说出去的哦。”

“我告诉过你的吧,森罗万象是我的梦想……”

“对呀,所以猥琐一点也没关系的嘛。”

“你刚刚是不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没有哦,我现在去召唤阵把少主大人召唤出来吧。”

 

“狗子狗子,小生问你一个问题哦!”

“汝今日怎么有如此多问题。”

“狗子!你当初也被晴明刮过腿毛吗?小生可以先告诉你哦,晴明当初褥了十根小生尾巴上的毛,超痛的!”

“……吾也是。”

“真的吗?小生怎么觉得你在骗人?”

“睡汝的觉!”

“狗子你当小生是傻瓜吗,你根本没有尾巴嘛……”

“汝再不睡那就别睡了!”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