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相聚平安京】森罗万象 贰

 

          ——“夫万象森罗,不离两仪所育;百法纷凑,无越三教之境……”

              “小生赌五个勾玉,阿爸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良陆生年方十八,凭着优异的成绩享受着最后的高中生活,几年前一举端了京都的羽衣狐和安倍晴明让他在妖界名声大噪,同时萌动的心也已经有了所属的对向,与自小陪伴自己的雪女的关系只剩下捅破窗户纸……总之,三个小时前,奴良陆生都认定了这样的日子还会继续向好的方向发展,而就在刚才,一个哟些莫名其妙的坏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冰丽在组里突然消失了?”陆良陆生表示不可能,现在的奴良组不可能被敌对势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入,更何况如果真有如此敌人打入组里,便也可以在组里大开杀戒了,何必只是掳走雪女。

但现在是秋天,距离愚人节还早,加上鸦天狗一副愧疚得要死的表情,陆生不敢往下想,“冰丽是在哪消失的?有谁看见了吗?”

“河童看见了!那时候河童从池子里出来了,刚走到樱花树下,面前忽然就出现了一张蓝色的符咒!”纳豆小僧一惊一乍,纳豆掉出来了不少,“那一看就是阴阳师的东西啊!但是又不像是花开院家的符咒……雪女看见了赶紧挡在了河童面前的!然后那张蓝符突然就开始发光了!然后……然后雪女她就不见了啦……唔唔唔唔……”

此刻的樱花树看起来并无异样,河童在四周勘察着情况,看见少主过来,表示自己找来了厉害的帮手,只见那人冲陆生招招手,“哟,陆生酱。”

其实奴良陆生看不太透花开院秀元,这个狐狸眼的阴阳师的脸上总是挂着不明意味的笑,既然他来了那是不是证明那个阴阳师小姑娘也来了?但陆生并没有嗅到人类的味道,不得不承认,这件事除了问秀元,他还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

“陆生酱,听说你们组的一位干部不见了呢,”狐狸眼的阴阳师眯着眼睛,“我从柚罗那里溜来浮世绘逛逛,就被鸦天狗带到组里来了哟。”秀元自报了自己前来的初始。

“是,不见的是雪女,因为在樱花树下突然出现的一张蓝色符咒,”陆生的脸色看起来很差,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我的部下说那张蓝色的符咒看起来像是阴阳师的东西,关于那个,你知道多少?”

“不多,但是已经够了哟,”秀元笑眯眯,在衣袖里翻找着什么,“啊!找到啦!是这个……我可以用这道符把你送去找你的滋啦啦哟……”

“……”奴良陆生有点想让人把秀元轰出去。

“陆生酱不要这么紧张嘛,”秀元这时候的笑嘻嘻能让人稍微放松些,“我可以送你去找雪女,但是你要答应我,到了那边要大方一点哦,嗯……就是说可能会有人向你提一些奇怪的要求,你能满足的,就尽量满足那个人吧,毕竟同样作为阴阳师,我还是觉得那人有点可怜呢,对了你要见的那人也叫‘安倍晴明’哦,但是并不是羽衣狐的儿子啦……哎呀,下手太快了,不知道陆生酱有没有听到我最后说的话呀……”

 

“夫万象森罗,不离两仪所育;百法纷凑,无越三教之境……”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晴明这么喜欢教育人的吗?”

“啧啧啧,真是太不人道了,居然对刚刚召唤来的小宝宝说教,谁等下跟我去把小宝宝偷过来?”

“可是这个‘小宝宝’看起来有点大……”

“小生赌五个勾玉,阿爸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吾去告诉晴明,汝把五个勾玉给吾吧。”

“哇!狗子你过分的不是一点点啊……”

安倍晴明已经在召唤阵旁边待了一个下午,八百比丘尼表示拒绝与晴明同屏出现,已经挪到了式神阵营。

“那个就是八百姐姐下午召唤来的小雪女?”妖狐探长了脖子,他总觉得这个新来的小雪女跟寮里的雪女看起来有些不大一样,“哦!你们看见了吗!这个雪女的眼睛是黄色的!”妖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汝很喜欢黄色的眼眸?”大天狗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友好。

“你不能这么小心眼,”妖狐教育他,“你应该像小生一样心胸宽广,小姐姐多好啊,小姐姐是世界的财富!特别是这个新来的小姐姐!小生觉得她是可爱的小姐姐里嘴漂亮的,是漂亮的小姐姐里最可爱的!狗子你应该博爱一些!”

“等大天狗大人真的变得博爱了,你会不会躲起来哭?”桃花妖挤兑着妖狐。

“不会哦,小生就是最多打到他哭啦。”妖狐毫不避讳就身在一旁的大天狗。

 

安倍晴明说过,他的愿望就是森罗万象。这个“万象”包括了式神、伙伴与阴阳术,也包括了来自不同时空的未知“朋友”,面对这个被八百比丘尼召唤来的充满寒气的可爱小雪女,但身为阴阳师的他,却看不见这个式神的“前因”与“后果”。

如此便知能得来一个结论——这个一脸警惕的小雪女,并不是这个时空的妖怪,从她的妖气来看,更像是浮世绘的妖怪。

这让安倍晴明有些震惊,他本想亲自去一趟浮世绘,没想到那边的妖怪就上门来了。

八百比丘尼想必已经知道了,一早便躲开,他问询了许久,小雪女除了摇头就没有别的动作,话也不说一句,他向雪女介绍了这里,却没想到让人家更委屈了,皱着一张漂亮的小脸,简直要哭了出来,晴明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收到八百比丘尼让他稍安勿躁的眼神,便只好在召唤阵边上坐下,跟雪女絮絮叨叨了许久,没话说了就只好跟她叨叨些有的没的,却成了式神眼中对“小宝宝”说教的大坏蛋。

安倍晴明表示委屈,身为一寮阿爸真是不容易。

“那个,我还是叫你‘雪女’哦……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啊不是,妖怪,但是你既然来了,还是跟我交流一下比较好吧?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把你送回去呀……”

但雪女仍旧一脸坚定,仿佛坚决不向仇人开口的民族英雄,她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许久,终于化作冰珠子掉了下来。

“哦……抱歉啊我有些事情要去问问那位把你召唤过来的占卜师……”晴明猜出了几分雪女的身份,如果事情真像他想的那样,他也并不觉得这回是赚到了,在此之前他曾对奴良组的那位少主做过些了解,知道组里有位雪女跟那位少主的关系很亲密,这位雪女好不好惹晴明不知道,可那位少主定是不好惹的……这回不会玩儿脱了吧?

 “啊啊啊——”

晴明正思考着,庭院里樱花树边就掉来一个人,险些砸到了正在扫地的小纸人。

“诶?”安倍晴明表示今天这些事儿都是奇遇了。

“咦咦咦!陆生大人……为什么也来了!”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