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相聚平安京】森罗万象 壹

陆生来到平安京的故事

有陆雪 狗崽,看着玩玩儿呗~

———————————————————————————————

 

          ——“天神大人啊,摸着良心说,奴良陆生是我最想要的式神。”

              “怎么你上回对我也是这么说的?”

 

阴阳寮的院子里的樱花树已经有了些年岁,到了秋日便落英缤纷,小纸人用着小扫帚每日扫着,却是怎么也扫不完的。

妖狐午觉睡醒了就到院子里溜达,看见了依旧在扫地的小纸人便坐下,“嘿,哥们儿,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扫不完地吗?”

小纸人不会说话,也没有随身带着对话框,停下了扫地的动作看着妖狐。

“那是因为你没有畚箕呀,小傻瓜!”妖狐戳了戳小纸人柔软的身体,笑得躺在草地上,弄散了刚刚扫成堆的落叶。

小纸人有点生气,用扫帚杆戳了戳妖狐。

安倍晴明没在院子里,妖狐从拉门的缝隙看见了他的背影,他的房里似乎没点蜡烛,看着光线有些暗。妖狐眨眨眼,决定不再烦小纸人扫地,他小跑到安倍晴明的房门口,“阿爸,你在干嘛?”

“崽你走路越来越轻了啊?”晴明正在给包袱打结。

“小生刚睡起来,还没穿‘风雅之士’,”狐妖心血来潮,画了全套的眼线,又套上了觉醒的那套衣服,把长着肉垫的兽足从门缝伸进去凑到晴明面前,“阿爸你看,小生走路没法儿有声音啊。”

晴明有些嫌弃地把妖狐的脚拨开,妖狐看着他笑得开心,躺在地上滚了几圈,省了小纸人擦地。

今日晴明倒是出奇地没有话眼线,看着一对狐狸眼少了往日的魅惑,多了些正经的感觉。安倍晴明就是大众认为的那种“正经人”,办事儿靠谱、有责任心,爱好扶老奶奶过马路,没事儿收个厉害的妖怪当式神,有事儿式神也会冲在他前面把坏蛋给咔嚓了……总之这人脸上就写着俩字儿——“我很靠谱”。

……

哦,改一下,是四个字。

“阿爸你是不是要出门儿呀。”妖狐看见了晴明的包袱,除去身上穿的这套,他把仅有的两套衣服都戴上了,看来是要出远门。

“对,你也去收拾一下”晴明思量着还有什么没带上的,“咱估计得走个十天半个月的……对了,崽你去把眼线擦了,换套体面的衣裳,咱干干净净地出门。”

“去哪儿啊,怎么想着带着小生?还有别人不?”妖狐下意识地觉得晴明这回没什么好事儿。

“去浮世绘,没带别人,就你,我出门总得带个能打的小子。”晴明一脸“难道你让我用五级基础术士揍人?”

妖狐不知道自己哪里能打了,他身上的针女早前被晴明扒给了新来的天真妹妹,然后给他套了一身高速日女成了寮里的防御之王。狐妖倒是不太介意这些,反正他也不出门打架,看仓库而已,不用御魂也没关系,他只是不大明白晴明带他出门是什么意思,他没去过浮世绘,还不能画眼线,他觉得自己今天的眼线画得特好看,可惜一会儿得擦了。

“阿爸你觉得小生哪里能打啦?”

“崽你能输出。”

“可阿爸你以前总嫌小生二突,后来打麒麟都不带小生了。”想起来这个妖狐还有些伤心。

“崽你还能单奶呀。”

“海坊主也可以,还能顺便奶阿爸一口……”妖狐又想起从前还没爆满的桃花小姐姐总被生无可恋的阿爸批评“自私的奶”。

“崽你还能自己叠buff,我再给你加个buff给你开个罩子,鬼火都是你的。”晴明笑眯眯。

听到鬼火都是自己的,妖狐没有不动心的理由了,“那小生顺便去问狗子把他的针女要来。”妖狐站起来拍拍屁股就往卧房跑。

“狗子能随便把御魂给你?”安倍晴明对两人的关系表示怀疑。

妖狐想起了大天狗的模样,掩嘴笑笑,“狗子要是不愿意……那小生就告诉他你攒够皮肤卷了,能给他买新皮了,阿爸你知道吗,狗子最近沉迷换装游戏,根本无心打架。”狐妖说的是实话。

“没攒够呢!现在这些事我要攒着买‘森罗万象’的。”身后传来晴明的声音,充满了对世界的恶意。

森罗万象?妖狐停下脚步,回忆起曾经在商店看见过的那套白里透着森森绿意的衣服,好看是挺好看的,不过他更喜欢狗子那套像白无垢的新衣裳,他想了想反驳的话,“阿爸!现在是秋天,绿头发应该等到春天那种绿意盎然的时候再染嘛。”

妖狐跑起来的时候还是会在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晴明笑骂了一声“臭小子”,又往包袱里添了一件衣裳,才走到院子里摇扇子,这天儿真是越来越冷了啊,他看见八百比丘尼从召唤阵走出来。

“帮个忙呗。”晴明走上前去,模样在八百比丘尼看来有些猥琐,她没做声,微笑着看着晴明。

“帮我预知一下,我能不能攒够奴良陆生。”

那位奴良组的少主吗?八百比丘尼猜到了晴明要去浮世绘,摇摇头,“不必了……”

阵阵寒意让晴明体会到了心死的感觉,“我的愿望就是森罗万象啊……天神大人!摸着良心说,奴良陆生是我最想要的式神!”话音未落便又是一阵寒意袭来。

“怎么你上回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彼岸花在一边路过,没有看晴明,只冲八百比丘尼点了点头。

“她会不会感到伤心?”看着彼岸花走远了,晴明偷偷问着八百,这天儿真是越来越冷了。

“晴明大人不必去浮世绘了,”八百比丘尼没有回答晴明对彼岸花心情的疑问,她的唇角挂上了一抹笑,也不知是嘲讽还是欣慰,“寮里就要迎来奴良组的那位少主了。”

晴明有些感觉不到自己心脏的存在了,他对八百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你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儿,会死人的。”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