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 NO.8

有一个很长时间没有私信催我更新的小可爱想吃肉,所以这章有肉沫(吧),作为预热,很久不写肉,有点手生,注意本章含沙猪和掌灯仙童(不知道掌灯仙童的看官可以移步前文《凡心》了解~),祝阅读愉快~

ps.我现在就在釜山金海机场,飞机晚点了超讨厌啊哈哈哈不知道该说啥……突然来了灵感就决定写一个这样的故事,其实我对机场的工作一点都不了解啊哈哈哈,随便看看,我不接受任何人以任何形式打我!
pps.我刚刚在免税店买了一块手表,自觉得可好看了哈哈哈~

No.8·机场故事+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请se qing点

          ——现代社会设定   航空公司空少孙x留学生乘客唐
         
         

陈祎烦躁地把护照和机票扔进电脑包里,搔了搔头发,他看看手表,原定十二点半起飞的飞机已经晚点一个半小时了,而此刻机场的广播却又一次响起,“尊敬的旅客,您乘坐的XXXXX号航班原定十二点三十分起飞,现由于天气原因,延迟至十四点十分起飞,给您带来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啧……”陈祎皱眉,如果不是前天夜里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收养他的师父病重,他此刻也不会如此着急回去,甚至不惜买了一班需要去另一个城市转机的飞机。
陈祎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容易烦躁的人,可此刻机场广播里好听的男声却都成了嗡嗡的噪音……播广播的那是什么人嘛,明明已经要晚点两个小时了,嘴上说着抱歉的话,声音里怎么听不出来一点点抱歉?
哦不不,人烦躁的时候就是比较喜欢挑刺儿的……陈祎也觉得自己这气生得有点莫名其妙,可他内心就是止不住地烦躁,只好为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理由。
“喂?说。”
同样烦躁地点开了手机,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却不急不躁,“师父你到哪啦?”
“八戒,你既然能打通我的电话还猜不出我在哪吗。”陈祎有点低气压。
“哦哦哦哈哈……”电话那头传来两声八戒的尬笑,“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师父父等着你呢,师父父说他很想你,想赶快见到你。”然后好好捯饬捯饬你,把你赶紧嫁出去……后面是八戒没说出来的话。
“你在我师父旁边吗,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句话。”
“哦?我在……啊不是!我不在!”八戒差点说漏了嘴,“我刚走了,师父父他……上厕所去了!总之你就是赶紧回来吧!上飞机之前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陈祎挂断了电话,长长呼出一口气。

猴子是最后一个走出机舱的,他脱掉制服外套,走到室外点了一支烟,烟尾的烟雾刚刚燃起,就被从身后伸出的一只手给夺了去,那人把烟随手摁在一旁的垃圾桶上,笑容在猴子看来猥琐得不得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对待掌灯这个人,猴子总是有些不耐烦。
掌灯今天并没有穿正装,上身随意地套了一件紫色T恤,下身穿着一条青色短裤,与去海边度假的模样只有一双人字拖的差别,“帮兄弟个忙呗。”
“不。”猴子拒绝得干脆利落。
“你还没听我要你干什么,万一是个好差事呢。”
“好差事你早就自己干了,凭什么让给我?”猴子翻了个白眼,把领带一同扯下,“我刚跟机飞过来累死了,不会跟你换班的。”
“哇!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兄弟!”掌灯的动作很夸张,巴掌拍在猴子的背上啪啪响,“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换班的?其实主要就是我家仙童发烧了,不然兄弟能麻烦你么?你这么辛苦,下了机应该好好休息的……”
“那不得了,我走了。”
“你站住!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跟这班机,”掌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小得意,他走上前去重新勾住猴子的肩,“其实你不必这么抵触跟人家相亲,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你不能这辈子就吊死在一棵树上,万一这回相亲来了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你后悔都来不及。”
“你可以去死了,”猴子拍掉掌灯的胳膊,“真是不凑巧,我就喜欢长着唧唧的。”
“你要是不跟我换班就去帮我家仙童播个广播!”掌灯急忙叫住了要离开的猴子,“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着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赶着去投胎呢……啊不不不,大圣我求你了,帮个忙吧,就是我一会儿要跟的十二点半那班机,目的地刮着台风呢,飞机根本降落不了,我家仙童发着烧呢,你帮我去广播通知一下要晚点。”
“得了得了,我去……”猴子摆摆手,重新走进航站楼的办公处,“啊,忘记问他要晚到几点了……诶,世音哥,问你个事儿……”

陈祎是个孤儿,在六岁的时候被现在的师父收养,师父信佛,在法律上是陈祎的父亲,但却一直让他称呼自己“师父”。
师父是陈祎最亲近的人,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由此建立了起来。
陈祎在接到八戒的电话后就立即定了回国的机票,八戒给的原因是说师父的病突然恶化了,想赶紧见他一面,可每回他想跟师父说两句的时候都被八戒找借口岔过去了,他没听过师父的声音,可八戒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除非——
陈祎把在免税店买东西的小票揉皱了扔进垃圾桶里,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师父确实没有放弃为他张罗相亲的事。
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师父忽然开始为他张罗相亲,陈祎表示莫名其妙,他确实到了婚嫁的年纪,可他目前还在国外进修,却也对这些事不着急,更何况他心中早有了人选……
脑海中闪过的画面仿佛让心脏都停跳了一拍,陈祎深呼吸了一口气,刚刚平复的心情却被第五次响起的机场广播再次扰乱了。
“靠!”一向文明有礼貌的好学生陈祎终于忍不住说了句粗口,他拎起电脑包直奔了航空公司的咨询台,“我今儿个到底能不能走,你就给我个准信儿!”
“我们现在也在等待目的地同事的通知,如果那边天气转好一些,我就可以马上安排这般航班起飞……”
“就是没答案是吧!”长时间的等待让陈祎变得焦急暴躁了起来,“我跟你说,你们这样我要投诉你们的!别的航空公司的飞机都可以按时飞到我的目的地,为什么就你们这里不行?我这一天什么事儿都没做,光在这儿等着了,你知道我损失了多少吗?”
“先生,我们真的很抱歉对您造成了困扰,这样吧,我们这边有专门的休息室,您可以去休息室里稍作休整,只要一接到目的地的通知,我们就会立刻安排起飞的!”工作人员已经安抚过了许多位同样焦躁的旅客,面对起陈祎来,就得心应手多了。
陈祎也不是个爱刁难人的主儿,便也没有太为难工作人员,拎着电脑包去休息室给八戒打了个电话,“喂,八戒,我还没飞呢……你那儿风雨是不是特别大?嗯我会注意的,我在航空公司的休息室里,师父现在怎么样了?能跟我说两句话吗?得得得,那你也注意安全,这天气就别去悟净那里了,直接睡在师父那儿吧……好,我起飞前会告诉你的……”陈祎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弄弄的倦意,他把身体放进柔软的单人沙发里,把沉重的脑袋放在椅背上就看见了那个一直盯着他看的男人。
即使是倒着看也能看出男人长得很英气,眸中有着点点好看的黄色,瞪大瞪圆了的眼睛显得非常惊愕,红唇微张着,鼻孔有轻微放大的样子看着很熟悉……
那名字就要脱口而出,陈祎轻轻吸了一口气,“悟……空?”

两人一进入楼道就开始相互纠缠。
猴子的犬齿生来尖锐过常人,在那几乎称得上是啃咬的亲吻中咬得陈祎生疼,他也坏心眼地回咬了一口,但似乎有些用力过猛,很快一种腥甜的味道就在两人口齿间弥漫开来,猴子吃痛,却仍未松开陈祎,只是怀里的人似乎有些受不了这过浓的血腥味,用力挣脱开了猴子的怀抱。
“那个……”陈祎脸上的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猴子坏心眼地咬了上去,惹得陈祎抖了三抖,“这是你宿舍,不太好吧……”
“我舍友男朋友发烧了,他去照顾他男朋友去了,今晚不会回来的。”
“哦,我的行李还在机场呢……”
“我一会儿跟世音哥打声招呼,就一句话的事儿。”
“可是……”
“没啥可是的,”猴子把陈祎扛起扔进房里,显得有些猴急,“你本来就是我的!”
“咱俩分开十多年了,你怎么能确定还喜欢我?”陈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幼稚,可他此刻的模样却是红着眼眶,微微喘着气,唇角沾着些晶莹,好不惹人怜爱。
“我们分开了十多年,老子就想了你十多年,你都不知道我做梦都想你……”猴子亲吻着陈祎泛红的眼角,“八戒前段时间联系过我了,要我今天跟机回去一趟,说你师父看我老大不小了,给我安排了个相亲,我急忙找同事换了班,才避开了今天回去的那班飞机,早上就连我室友找我换回来我也没答应,只是帮他男朋友播了几段飞机延误的广播,然后我就准备回宿舍休息来着,没想到回去的路上就遇见了你,老天真是给我一份大礼。”
“你此刻莫不是J虫上脑了才这么说?”如此巧遇让陈祎觉得甚是缥缈,可他还是偏偏嘴上不饶人,特别是在知道了那恼人的广播居然就是猴子播出的之后,陈祎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那你要我如何才能相信我?”猴子有些着急。
听见了相亲这事儿,陈祎开始相信猴子的话是真的,他望着猴子的眼睛,不用三秒,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心中绷断了,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有眼前这个人,想要更多地拥有他,想要鼻腔里充斥着他的气息,想要更多地抚摸亲吻他,想要与他交合,想要完完全全地拥有他……
陈祎脱下猴子的裤子,手握住他胯下那鼓起的地方,玩味的表情在猴子看来像是要哭了一样,“我信不信你都无所谓,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se qing点。”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