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 NO.7

有了一点时间我就赶紧来更新啦,刚刚打完,应该没有错别字(吧)哈哈哈,最近很忙,不知道这章质量高不高,欢迎批评,反正我也不会接受啊哈哈哈……

我想要你们的小心心和笑评论~真的评论随便说点儿啥我都很开心的,也欢迎私信,都多多益善哟~

                                                                                                               

NO.7·我不取经,我要娶你

 

——西游路上智障设定   正气凛然(并不)孙x有点萌大忽悠唐

 

“勇敢的小猴哟,你就是被伟大的神明选中的人,现在你就可以与我签订契约,然后支配神明的赐予你的力量,一起来保卫世界和平吧……”

熟睡的猴子忽然皱了皱眉,猴尾巴煽动的动作代表着主人被打扰后烦躁的心情,见状,小和尚不再扰猴子清梦,对没搞清楚状况的八戒和悟净招了招手,用口型对他俩道,“快来快来!咱快撤!”

“……”

“咱就这样跟着师父走了,猴哥儿追上来会不会打死咱?”

“大师兄会打死你,不会打死我。”

“为啥?没看住师父咱俩都有份!”

“我要洗衣做饭刷完挑担子,就你最闲,大师兄要是打我我就不给他洗衣裳,你说他打不打我?”

“哇,你差点儿就牛b过我了耶!怎么不厉害死你……”

 

拖着八戒沙僧走了许久,小和尚从龙马上跳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走了,不走了!太累了!”

“师父,你骑着马好意思说累?”八戒的直言不讳是故意的。

“好意思,”小和尚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地躺下来,“咱在这儿扎营吧。”

“在这儿?猴哥儿分分钟追上来抓咱去正道上你想你不信?”

“切,”小和尚的眼皮都不想翻一下,“你的意思是现在谁走了邪魔外道了……”

“你是个要去取经的和尚,但是你没有去取经。”

“我不想去!”

“乖,师父别闹了。”

“不要学你大师兄说话!”小和尚做起来,嘟着嘴的模样像是生气了,“我本来就不想去!是他们非要我去的!我没有那么高的道行!我不想去!”

八戒自知没有猴子那哄人的功夫,便也不再多说,任由小和尚去吧,左右都有大师兄会来管他的,便转头去看对面的悟净,“鱼鱼,咱现在生火做饭?”

“你饿了?”

“对呀对呀,咱拾掇拾掇就吃饭吧。”

“行,你去把米给洗了……”

小和尚一个人躺在边上的大石头上,石头挺脏,他也不管,心烦意乱地在上面打了几个滚,石头的表面并不平,隔得人背疼,他又烦躁地从石头上跳下来躺在地上,“呜呜呜呜……烦死啦!”

不远处的八戒正在洗米,听见小和尚烦躁的叫喊声觉得好笑,“鱼鱼,你看,师父又要发疯了。”

“你有空看热闹还不如去飞给师父把人找来。”悟净正在生火,头也不抬道。

“我才不去呢……找回来了师父也不会记我的好,万一他俩人吵起架来,咱晚上还休息不休息了?明儿个一早还得赶路呢。”

“就这架势师父还会赶路?”悟净生好了火,正在等着八戒洗的米。

“你放心吧,大师兄一会儿就得来了,就算一会儿不来半夜也得来……你想想大师兄半夜来的时候师父已经睡着了,他就肯定会一个人蹲在师父头顶的树上默默地看着熟睡的师父……啧啧啧,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米洗好了就赶紧给我。”悟净揉了一把八戒的脑袋,把锅子架在了火上。

“师父洗洗手准备吃饭啊!”

“不吃!”

小和尚的声音带着些怒意,但声线却软软糯糯的,一点都没有威严的感觉。

八戒笑出了声,还是好声好气道,“师父你赶紧的啊,你晚上没吃饭这事儿要是让大师兄知道了,他准给我脑浆都揍出来。”

“你要是逼我吃饭我也让你大师兄把你脑浆揍出来!”小和尚气呼呼地。

“得,”八戒转头看向悟净,“你看,我怎么又里外不是人了。”

“你去把饭搅一下。”

“啥?”

“一会儿糊了。”

“嗷。”

 

“鱼鱼你快看,师父在干什么呢?”

“师父可能觉得自己是一块腊肉,要风干自己。”

“真的吗,师父现在的道行这么高啦,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像师父一样。”

“赶紧睡吧。”

“我要去阻止师父,不然大师兄一准儿把我脑浆给揍出来。”

“你为什么一定觉得自己的脑浆会被揍出来呢?”

“大师兄很喜欢打我的脑袋你没有发现吗?”

“那你也赶紧睡吧。”

“为什么?我的脑浆就要被揍出来了你难道不心疼吗?”

“心疼,所以你赶紧休息吧,不然怎么有力气挨揍。”

 

小和尚在小山丘上站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夜晚的风很凉,吹得他打了好几个冷战。八戒和悟净都已经睡下了,火堆还没有完全熄灭,剩余的火焰在风中摇曳,随时都会熄灭的样子,即便是火光,都在这样的夜里都看得人心寒。

终于,夜风占了上风,一股劲儿吹过来,终于熄灭了最后一点火苗。

小和尚又打了一个寒颤,他回过头,已经看不见了回去睡觉的路,便索性盘着腿坐下来打坐,可屁股还未完全坐下,就嗅见了一股熟悉的妖气。

“哦?哦——”强劲的力量带着小和尚飞出老远,凉风就连一点点缝隙都不放过,纷纷钻进小和尚的衣衫里,他在一个滚烫的怀抱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终于在停下后抬起悄悄打量着那人不清的面孔,“哼……你怎么还知道来找我呢?”

“你怎么不再跑远一点让我找不找你?”猴子没有降落到地上,而是站在筋斗云上,把小和尚紧紧搂在怀里,这样的姿势让小和尚很没有安全感,却让猴子得到了内心的满足——他是眼下小和尚唯一能依靠的人。

“哟,你还跟师父顶嘴?”小和尚吹了一把猴子的胸口。

“你知不知道离开了我你有多危险,”猴子一手兜着小和尚的屁股,腾出来一只手去捏他的脸,“你就那么站在山丘上,任何一个妖怪都可以无声无息地把你掳走。”

“那样你不就会来救我了?”小和尚有点得意,他捏住了猴子的鼻子,动作是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亲昵。

“想要我来救你,你又何苦甩掉我?”猴子有些哭笑不得,他捉住了小和尚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不让他缩回去,“你看看你手冰的……其实我一直跟着你,没有走远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突然跳出来?”小和尚摸着猴子的脸,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夜里吹了风觉得冷,可无论何时只要靠近了猴子,都会变得暖和起来。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就是想抱抱你。”

这是句情话没错了,小和尚听了觉得心里可舒坦,他双手圈住猴子的脖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甩掉你的。”

“我不知道。”

“你知道!”小和尚捏了一把猴子的后颈,“你就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要听你说。”

“你这人怎这般不讲道理?”小和尚笑得挺开心,“你可还记得你睡觉跟我说了什么?”

“什么?我不过是叫你打消掉要退缩的念头,”此刻猴子看起来才更像一个兢兢业业的师父,“咱得抓紧上路,不然等到了西天你都老了。”

“你哪里是怕我老了,你分明是怕我死在了路上没法给你解开你头上的紧箍。”小和尚翻了个白眼,伸手去拉猴子的耳垂。

“我可没这样说过,”猴子侧过头去咬了一口小和尚的耳朵,他说话时温热的气体喷在小和尚的脖颈间,弄得他痒痒的,“那你呢?你不想上路的理由又是什么?”

“我都说了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说。”

“我……我不想取经!”小和尚涨红了脸,他觉得耳垂都变得滚烫滚烫的,之庆幸此刻是夜晚,猴子应该看不出他在脸红吧,“我想娶你!”

 

时间倒回到昨日夜晚。

“悟空,为师要教育教育你,你不能总赶着我去取经。”

“师父咱赶紧睡吧,明儿个一早还得上路呢。”

“你闭嘴,你不许催我!”

“赶紧睡吧师父。”

“你睡那么远干什么!给为师睡过来!”

“你不嫌跟我睡热了?”

“你干什么那么多废话!”

“好好好……你起来我铺一下铺盖卷儿……”

“悟空,你为什么那么想让我赶紧去取经呀?我取到了真经,我们就要分开了,你就不是我徒弟了。”

猴子铺好了床铺,没有接小和尚的话,他揉了一把小和尚光溜溜溜的脑袋,“师父睡吧,我陪着你睡。”

“你为什么那么想让我赶紧取到真经呀?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想永远做你师父。”

“睡觉了。”

猴子在小和尚身边躺下,看着那人生气背过了身去睡,笑着把小和尚搂进怀里,“晚上你要是热,我就睡远一点。”

“我不热!”

“真的?”

“你不许跑到一边睡……我不热!”

“好。”

 

评论(1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