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 NO.4

来你们要的取经故事
写着写着我觉得好喜欢蜘蛛小姐哈哈哈……
————————————————————————
NO.4·不好啦大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啦

          ——暴躁小心眼孙x作货熊孩子唐

“那这样吧……妾身就帮您测测,您那大徒弟,对您究竟有多忠心?”面前的蜘蛛精极力表现出自己最为美艳的一面,在陈玄奘面前搔首弄姿。
闭着眼睛念经的和尚忽然顿住了,他睁开眼睛打量了面前的蜘蛛精,然后笑得像个发现了糖果的孩子,眼神亮晶晶的,“好呀好呀,那咱玩儿儿?”

悟净是第一个发现师父不见了的人,不久前师父说帮忙去小溪打水烧饭,然后直到现在也没回来,可小溪就在远处可见的地方,悟净眯了眯眼睛,他嗅见了一股寻不见源头的尸臭的味儿。
下意识地找猴子在什么地方,悟净第一时间抬头在树上寻找着猴子的身影,只见他已经以一种戒备的姿态蹲在树梢上,火眼金睛直直地望着远方的村寨。
悟净明白了局势,默默开始收拾锅子和碗筷。
“鱼鱼你干什么呐?一会儿不吃饭啦?”八戒不知去哪儿溜达了一圈,这会儿慢慢吞吞地踱了回来,看起来莫名欠揍。
悟净压下心中想揍人的念头,把八戒拉过来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示意他看看蹲在树梢上的猴子,“不吃了,有情况。”
八戒捂着额头,他发现了营地并没有陈玄奘的身影,嗅了嗅空气中的尸臭味儿,却见猴子还没动身,不禁觉得奇怪,“那猴子怎么还不发疯?以往师父被抓走了,他不都是跟被掳走了亲娘一样的吗?这回怎么也没点儿动静?”
“二师兄,我建议你下次说大师兄坏话的时候躲远一点,最好躲个十万八千里,这样你还有一个跟头的时间可以逃命。”
八戒不用回头,他嗅见了猴子的妖气已经瞬间挪到了他的背后。
“好你个鱼鱼,你不厚道。”八戒对悟净施以友好的微笑。
“怎么就你话多……”猴子的棒打并没有如八戒想象中落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让人觉得像独居老人的落寞。
八戒觉得这声音从猴子嘴里发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转过身拍住猴子的双颊,“猴哥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跟师父吵架了!你别怕!我这就帮你把师父找回来洗干净了送到你床上!”
“你要是皮痒我帮你洗洗干净?”猴子被激起了愤怒。
“不用了大师兄,我是鱼,在水里方便,”沙僧像个英雄一般挺身而出,把比他矮了一个脑袋还要多的八戒挡在身后,“我带二师兄去洗洗,你去救师父吧。”
“……我不去。”猴子不去看他俩,转身找了颗树,靠在树边坐下,树枝没有叼在嘴里,而是夹在了耳朵上,尖尖的妖耳旁长着金黄的猴毛,毛发的尖端都像时带着攻击性,象征着其主人强大的妖力。
“啥?”八戒以为自己听错了。
猴子没有重复,像是闹了小情绪。
八戒想了想,能让他这般别扭的人也就只有那个死秃驴了。

“不行不行!悟空他到现在都没有来找我!”
“圣僧啊,我已经把您的袈裟挂到洞外去了,再做下去岂不太明显了……只要您的徒弟不是个傻子,找着您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你说他不是傻子……他,可他就是个傻子!”小和尚气呼呼地打坐着,身上的袈裟外衣被蜘蛛精挂在了洞口外一里的地方,今儿个还算有点风,只要稍微注意一些就能顺风嗅见他在哪儿。
可是猴子并没有来。
“您大徒弟是个傻子?”这蜘蛛精也是个一根筋的。
小和尚气得嘟起了嘴,“你也是个傻子吧!”
蜘蛛精委屈了,接过小妖精递来一碗本来要给小和尚的水一饮而尽,扁扁嘴,想哭。
“那要不然这样!”小和尚一拳头捶到了蜘蛛精受伤的腿上,“你们把我绑了,然后架着我去找悟空吧!”
“圣僧是嫌我们命太长?”蜘蛛精的嘴角抽搐着。
“你要是不照办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小和尚挥着拳头吸了一把鼻涕,这蜘蛛精的洞内潮湿又阴冷,该是感冒了……哼!感冒了就让悟空去抓药!然后……然后晚上还要搂着他睡!

蜘蛛精喜欢潮湿的地方,这便能解释为何小和尚会在小溪边湿软的泥土里遇见她——
彼时的蜘蛛精刚刚觅食了一顿,饱腹后正准备回巢休息,就嗅见了小和尚一行人来到了此处,直觉告诉蜘蛛精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她便隐匿了气息,然后钻入泥土中加速前行,可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身后的泥土传来脚步的震动,来的人正是小和尚,只见他不知嘴里正嘟囔着什么,一手拎着水罐子,一手拿着树枝要到溪边打水。
蜘蛛精愣了愣,然后飞快地刨土,那树枝上唾液的反着晶亮的光,她嗅了嗅,那上面有猴子的味道。
脚底一打滑,蜘蛛精险些要摔在泥土里,她慌乱地要逃跑,生怕会惹上和尚一行人,可不论是人还是妖精,只要到了点儿背的时候,逃跑都是来不及的……
在打水的小和尚看来,这只脚底抹油想溜的小蜘蛛被小和尚一根树枝扎中了腿。
蜘蛛精吓得想尖叫,可惜她当时还是个小蜘蛛,叫不出声。
“诶,我知道你是妖怪,”小和尚并没下狠手,只是想吓一吓她,“你在这儿做什么?还不快逃,当心一会儿悟空嗅见了你的味道,一脚把你踩死了。”
那你还不放开我!蜘蛛精很崩溃。
“既然现在发现你的人是我,那咱俩玩儿个游戏好不好?”小和尚笑眯眯的样子很好看,可在这情况下,愣是吓得蜘蛛精出了一身冷汗,“你带我出去玩儿一会好不好?我保证不会让悟空伤害你的!”
蜘蛛精想也没想就要拒绝,重获自由的她急忙又要跑,却被小和尚拎了起来,“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收了你哦。”
小和尚笑眯眯地,好看极了。

猴子终于还是坐不住了,他敲了一把昏昏欲睡的八戒,“走!”
八戒揉了揉被敲疼了的脑袋,扛起九齿钉耙,和悟净一起跟了上去。
愤怒的猴子行进得飞快,他脚下一蹬,瞬间就来到了蜘蛛精的洞前,“你孙爷爷在此!还不速速出来招降!”
寂静被瞬间打破,仅仅是猴子的一声吼,洞内的防备就顷刻间瓦解了,只见小蜘蛛们如潮水般忽然涌出,皆是避开了猴子所站立的地方,几乎是过了一刻钟,所有的小蜘蛛才都涌光,可猴子依旧没有走进洞内,他甚至不用刻意去嗅什么,尸臭的源头还在洞内,而其中也夹杂着一丝甘甜,这样的味道几乎让猴子疯狂,他忽然像是杀红了眼一般,金箍棒一抡,眼前的洞口就顷刻间被袭来的劲风毁掉了一半。
“大圣手下留情!手下留情!”蜘蛛精从已经变成废墟的铜扣爬出的时候已经灰头土脸,面对着万妖之王,她被震慑得双腿打颤,几乎要站不起来,“小师父就在洞里,妾身可没动过他一根毫毛……小师父要跟着妾身走不过是像要大圣来救他,多多注意他罢了,还请大圣……”
“你话太多了。”猴子侧着脑袋看着蜘蛛精,眼神毫无暖意,要说其中唯一的感情,就是嗜血的杀意。
蜘蛛精吓得一激灵,化了原型,逃跑的时候八条腿几乎要打结。

“你怎么还知道要来救我!”独自坐在洞内的小和尚哭红了眼睛,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然后冲向猴子抡起了小拳头,“我不喜欢你了!我要打死你!”
小肉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在猴子身上,杀伤力没有多少,可就是驱散了猴子内心的狂躁——将近一天的时间,他终于又看见了这个光着脑袋的小孩子。
“想要我来救你……你为什么要那蜘蛛精带你走呢?”猴子拥住了小和尚,他的动作轻柔又温和,与刚才洞口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你是觉得我不够重视你吗?”
“……不是,”小和尚的个子不矮,可被猴子用在怀里却显得较小,他的眼泪和鼻涕都抹在了猴子的胸前,“……”
小和尚哭得久久说不出话来,猴子却也一直安静地等着他,知道听到小和尚的呼吸变得顺畅,“那你说,我听你解释。”
“我不解释……”小和尚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你就当是我作的吧……”
“你往妖精的洞里作?”猴子简直不能细细想这件事,他只要一想到这小和尚和妖精在一起独处了那么久就忍不住要发狂。
“那你划不来阻止我?”小和尚抬起了头,“我要打死你……”
猴子是发现了这小和尚有些说不通,在这说不通的情况下也就只有一个办法,他拍了一把小和尚的屁股,“衣服脱了,我让你打。”
“诶?”
“脱。”
“你把人家洞口都打坏了,一会儿给人家修好了再走。”
“行……你赶紧脱。”

“诶鱼鱼,你怎么不进去?”
“你怎么不进去。”
“……”
“咱会营地吧,我给你熬粥。”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