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 NO.3

这一章是校园甜文啊,说要看甜文的旁友不要错过了(有一丢丢沙猪向)

有旁友说喜欢看取经文,那咱下一章就上路取经去~这样就对了嘛,你喜欢看什么你要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呢……

在乱七八糟三十题里,我的初衷是想写不同设定下的孙唐,看看在不同情况下的这俩神奇的货能擦出怎样的火花,也会很有趣吧。

抛开同人作者赋予的情感,单单看西行取经这件事儿实在是太苦了,有时我会想,如果是我上路的话,一走十四年,我会看见春暖花开、盎然诗意,可我同时也得面对寒冬腊月、大漠孤烟,我会看清人情冷暖,然后或许会超脱世俗、了却红尘往事,也可能会对红尘眷恋、无法了却凡心……取经太苦了,我能做的就是让这件枯燥到极点的事变得有趣起来。

                                                                                                                  

 

 

NO.3·考试作弊未遂+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现代高中同学设定 男友力max低情商孙x口嫌体正直小聪明唐

 

揉成团的小纸条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然后准确地落在了陈祎的课桌上,他甚至不用十二指肠想想都知道,扔这纸条的人,是猴子。

现在在考数学,做的是全国模拟卷,数学老师特意找老师换了课,两节课连堂一起考,要放在别的时候班上同学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怨念,只因为被换掉的是全周唯一的一节体育课,而数学老师这人实在不敢恭维,说好听点儿是换课,实际上都是有借无还,再借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猴子的数学不差,可就是人懒,炎热的夏天里本想着能上节体育课打打球出一身汗,可硬是被关在教室并不凉快的空调房里写卷子。

陈祎推推眼镜,小心观察者讲台上昏昏欲睡的数学老师,然后打开了纸条,只见里面写着狂草奔放的几个大字“你怎么还不把答案传给我!”

好家伙,这感叹号用得……啧啧,简直让人不爽。

陈祎翻了个白眼,把纸条扔进书桌里,不去理会猴子。

见前排的陈祎始终没有动静,距离考试结束只有十五分钟了,猴子急了,往前面的椅子腿上哐地踹了一脚,在寂静的班级里造出好大声响来。

陈祎没想到猴子这么大胆,他完全没做任何准备就被忽然移动的椅子带着向前,又直直地撞到了课桌,顿时收到了全班人的目光,昏昏欲睡的数学老师忽然惊醒,敲响了手中的长尺,“干什么的啦,干什么的啦!考试纪律忘记啦?都给我看回来!让我发现谁作弊,我跟你讲……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哦我跟你讲……”

数学老师是个上海女人,声音挺尖,脑袋上烫着大波浪,鼻梁上架着细边的金框眼镜,模样有些刻薄,嘴上也爱得理不饶人,可心肠却是好的。

陈祎趁乱回头白了一眼猴子,又眼疾手快地扔了猴子桌面上的橡皮,“老师,没什么,就是孙悟空的橡皮掉了,他踢到了我凳子是不小心的。”

“对对对,”猴子没兴趣惹这位叽叽喳喳的口水婆,也应道,“我想用脚勾回来来着,可是没想到踢到了陈祎的位子……不好意思啊……”

“……”与熊孩子们打交道多年的数学老师半信半疑,正要转身重新坐下时却看见了掉落在陈祎脚边的一张小纸条,镜片上反射着精明的光,“陈祎!你脚边的是什么?不要动啊我跟你讲哦!”随即,老师走下讲台,眯起的眼始终没有离开过陈祎。

轻飘飘的纸条原本应该躺在陈祎的课桌里,却是被猴子踹了一脚撞到桌子的陈祎给撞了出来,此刻陈祎只恨不得把那纸条塞到猴子嘴里让他吞了才解恨。

你有过被人当做猎物的感受吗?陈祎有,而且就是现在,他不仅冒出了虚汗,余光里脚边的那张纸条就像反光镜一样刺眼。

“陈祎!你!抬起头!看着我!不要企图做小动作我跟你讲哦……”数学老师开始了演讲,“我跟你讲哦,你脚下的那个纸条,如果不是作弊的纸条,那自然最好啦,老师也会还你这个清白……但是!如果是作弊的纸条的话!老师跟你讲哦,老师绝对不会轻饶你的哦,不要以为你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就会有任何优待哦我跟你讲……”

短短不足十米的距离,被这位戏精老师走了将近一分钟。

陈祎坐在倒数第二排,他看着逐渐走进的老师,简直倍觉煎熬……靠!死猴子,这次被你害惨了!

终于走到陈祎面前的老师轻笑了笑,甚至没有低下头去确定纸条的位置,就蹲下身来要捡起……

“嗯?!”数学老师发出尖细的疑问音,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摸到纸条。

陈祎咽了口口水,深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着看向老师,“老师,你眼花了吧?”

“是啊是啊,老师你看错了吧?不信你问问鱼鱼!他坐猴哥儿旁边,肯定看的最清楚!”坐在陈祎斜前方的同学也回过头来帮着解释道。

被点名的大高个儿愣了愣,“额,我也没有看见什么纸条。”

“……”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企图透过眼神看出陈祎的心虚。

可陈祎很平静,就连鼻翼上都未见他紧张时常会出现的小汗珠。

下课铃声如同消防栓喷出的水柱般浇灭了数学老师燃气的大火,老师干咳了两声,还是放过了长着无害小脸儿的陈祎,“咳咳,下课!收卷啦!每列最后一个人起来往前收哦!不要写了!不要写了!你们现在写了也拿不了多少分的,这要放到高考考场你们这样是要判作弊的哦,我跟你们讲……”

 

作弊未遂的纸条正静静地躺在猴子的脚下,就是他眼疾脚快地把作弊纸条给踩了过来,才让数学老师没有发现,他看向前面那正低头收拾东西的人,想叫他,却没喊出声……猴子不禁担心,陈祎会不会生气啊?

“吃饭了!发什么呆!”正在担心的时候,坐在前面的陈祎就转过身来,狠狠地揪住了猴子的耳朵,“吃完跟我去操场,学习委员要批评你!”

“哈?”猴子喜出望外,也不顾耳朵上的疼,屁颠屁颠地跟着陈祎去了食堂,此刻食堂一向被吐槽的饭菜都成了能让猴子津津有味的美食,他塞了满嘴的食物,口齿有些不清,“学习委员,小的先跟你打听打听要怎么批评我行不?”

陈祎吃了一口米,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答话。

“陈祎?”

“食不言,寝不语。”

“嗷……”猴子把饭咽了下去,“其实你也别批评我了,我这都已经交了白卷儿,受到来自内心的惩罚了。”

“……”陈祎放下筷子,白了猴子一眼,“吃饱了?”

猴子见状赶紧多吃了两口,“饱了饱了!有事儿学习委员吩咐。”

“别叫我学习委员,”陈祎站了起来,他俩吃饭的桌子在床边,此刻正是正午,外头正是骄阳似火,操场的边缘都种着一圈树,在树下活动活动还是可以的,“你还是叫我师父好了。”

“哈?”望着陈祎得意的笑,猴子有些不好的预感。

“跟我来,”陈祎拉着猴子跑到一棵树下,这树正对着他们的班级,从下看可以看到班级的窗户,陈祎指着树的一处分叉,“你看,那里卡着个纸飞机,我要你帮我拿下来。”

“那个……学习委员……啊不是,师父,”猴子倒是挺听话,说改口就改了口,“我想您可能搞错了一件事儿,猴子是我的外号儿,您还真当我是只猴儿,上个树就跟跑一圈似的不费力?”

“你就说上不上吧。”陈祎直接坐了下来,看着猴子。

“我上,但是你得答应我……等我下来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猴子咽了口口水,不去看陈祎,开始活动筋骨。

“行,我答应你。”陈祎挺爽快,他眯着眼睛对猴子笑。

这唇红齿白的人儿啊……简直好看极了。

猴子一时间看得出了神,末了反应了过来,就像着了魔般点点头,“好好……好……”说完便转身打量打量了树高与卡着纸飞机的高度,然后跳了两脚,轻手轻脚地就上了树。

猴子不愧外号叫猴子,在这炎热的中午,面对这攀爬难度不算低的树,三两下就爬了上去,他一手抓着粗壮的树干,回头看着树下的陈祎笑道,“看到你猴哥哥的身手了没!厉不厉害?崇不崇拜?”

“别嘚瑟了,你小心点儿。”陈祎也笑笑。

“是不是这个?”猴子取下了正好卡在他头顶上的纸飞机,那纸张已经有些发脏,蹭上了树枝见黑黑黄黄的污渍,猴子满不在乎地叼在嘴里,然后轻巧地跳下了树干,“给,我给你拿下来了。”

“行,说说你的要求吧。”陈祎没有接过纸飞机,掏出一张纸巾给猴子擦汗。

“我……这个我考虑一下……”猴子忽然语塞,眼前这人就像个白面馒头,白里透红的脸蛋儿真是好看极了,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种青春特有的美好感觉,为猴子擦汗时两人之间的距离甚至只有一只拳头,猴子觉得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数清楚陈祎的睫毛。

猴子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别考虑呀,”陈祎裂开嘴笑了,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就现在说呗。”

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微热的风,吹在两人出了薄汗的皮肤上,也有些凉意,两个少年完全忽视了午休的铃声已经打响。

猴子打了个颤,觉得有些凉,又觉得颤得打心底里舒坦,他看着眼前的少年,“那啥……你知道吗,你其实……挺漂亮的,不不不,应该说你就是漂亮本人……”猴子有些语无伦次,他忽然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

“……所以你想要我答应你夸我漂亮?”陈祎歪着脑袋想了想,硬理解猴子的意思。

“不不不不是!”猴子急忙摆手,“我……我……”

猴子简直紧张得无法呼吸,强迫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眼前笑开了花儿的人大声说了出来,“我喜欢你咱俩在一起吧!你要是不答应我……我……这纸飞机我就不还你了!”说完一副壮士赴死般的神情看着陈祎,他简直要紧张炸了。

“你就给我个准信儿,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吧!”猴子涨红了脸,汗比刚才爬树出的还多。

“你是个傻子吧。”陈祎锤了一下猴子的胸口,他胸膛里那颗心脏扑通扑通地,强有力的架势也引得陈祎心跳不已。

“那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

“树下的那两个学生!到了午休时间你们还在操场干什么?”远处传来巡查老师的声音,“诶诶!你们是哪个班的!给我站住!”

猴子哪里是会站在原地等着老师逮捕的人?跑路的念头甚至没经过大脑,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他一把抓住陈祎纤细的腕,“咱跑!”

陈祎脸上的笑是止不住了,他跟着猴子玩儿命地跑,两人径直跑上了学校的天台,陈祎气喘吁吁地甩开了猴子的手,“你这爪子怎么跟钳子似的……呼……疼死为师了……”

“嘿,我这不是怕你没跟上来掉队了……”猴子摸摸后脑勺笑笑,“那啥,刚那事儿,你答应我呗?”

陈祎顺了顺气儿,脸上的笑就没撤下去过,“你把你手里的纸飞机拆开来看看。”

顶楼的风带着丝丝凉意,猴子觉得心里像是住了一头乱撞的小鹿,看着眼前的人,他只觉得空气都变得甜丝丝的,他颤颤地拆开了纸飞机,只见里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字,可猴子仍旧认出了这是陈祎的字迹。

里面写着“孙悟空,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