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乱七八糟三十题 NO.1

同居三十题这种东西太甜了……我真的写不出来,把我的膝盖骨先给各位赔罪(对不起……)

于是机智的我灵机一动改成了乱七八糟三十题,会设计各种设定,每个设定都是一个平行世界(吧?)

张嘴吃粮

                                                                                                                   

 

 

NO.1相(单?)拥而眠

 

          ——现代同居恋人设定 冷漠(并不)孙x人妻(拿错剧本?)唐

 

伴随着手指传来的疼痛,陈祎回过神来,他的食指上被划了一道不浅的伤口,血水汩汩地流入水池里,水龙头的水也开着,瞬间冲淡了水池底部的血红。

嗅了嗅,腥的。

被切成片的白萝卜瞬间成了吸血的恶魔,将陈祎滴落在案板上的血水吸得一干二净,他皱皱眉,用水冲了冲萝卜片也无济于事。

那被植物细胞稀释了的红看得陈祎心烦,他顺手把染了血的萝卜片扔进了垃圾桶。

抬头看表,现在时间已经六点了,陈祎猜不出那人什么时候回来,随手撕了一张创可贴,转身重新进了厨房,继续料理着剩下的白萝卜,这是晚上用来煮汤的,那人不大喜欢吃蔬菜,陈祎有时也会换着法子来做些菜,味道做得好一些,让那人多少吃些下去。

大门的门锁传来声音,陈祎在厨房里炖着汤听不见,直到有人推开了厨房的门,“做什么呢?”

听起来,男人的声音淡淡的。

陈祎知道男人的声音为何如此淡薄,他回过头扯出一个微笑,“悟空,我炖了萝卜汤,一会儿再炒两个菜,就能开饭了。”

男人姓孙,全名孙悟空,外号叫猴子,很凑巧地与传说中的那位齐天大圣同名。

“我只是回来拿点东西,今晚不在家吃饭,一会儿有事儿。”猴子没接陈祎的话,转身离开,抽油烟机的声音嗡嗡作响,弄得他耳朵不舒服。

“可是我已经快做好了,你可以先吃了再走……”

“不用了,我晚上会很晚回来,你不用等我。”猴子的个子高,腿也长,两步的距离陈祎得追三步。

“家里还有些点心你要不要先垫一……垫……”陈祎追着猴子出了门,身上的围裙都没来得及脱下。

可猴子已经开了车门扬长而去,尾气从排气管吐出,喷了陈祎一身。

那车是辆改装的跑车,双排气管,马力很足,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拐角。

鼻腔已经不会再涌出酸楚的感觉,陈祎脱掉了身上蓝色的围裙拿在手上,如今看来,那抹蓝色仿佛也在嘲笑着他的犯贱。

 

我爱你,爱那爱我的你。

 

收拾干净了厨房,陈祎没有吃晚饭,草草洗漱干净便上床睡了觉,可这觉却也睡得不踏实,惊梦后醒来,看向床头的表,才刚过十二点。

陈祎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许是因为那场惊梦,此刻全无了睡意,他只觉得口干舌燥,一摸床头上的杯子是空的,他只得穿上拖鞋出去倒水喝,客厅里的灯并没有被打开,是黑的。

沙发的边角上亮着一点微弱的光,陈祎喝完水转过身的时候看见了,那光看起来像是手机的光亮,细细辨认辨认,才看出了沙发上正躺着个人,应该已经睡着了。

猴子有个习惯,他的手机从不设定为主动锁机,只要没有人摁下锁机键,屏幕就会一直亮着。

家里的沙发挺宽敞,躺两个人都不成问题,当初选沙发的时候陈祎就看上这一款,说是将来和猴子两人可以并排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只是现在看来却像是给这个冷淡的人选了一个好睡处。

心里的酸涩顿时涌上,陈祎眉头一皱,把水杯哐地放在茶几上,声响惊动了睡着的男人,他睁开惺忪迷茫的眼,“怎么了?”

“为什么不回床上睡?”陈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都想笑,那声音满怀着怨气,像极了黄脸婆对出轨丈夫的抱怨。

“啊……这么晚了我怕打搅你……”

“你是跟你的小蜜聊着聊着睡着的吧?”这话的怨气丝毫不减上句,陈祎依旧不依不饶,“你这哪里是真要睡的样子,手机都没关。”

闻言猴子这才明白了陈祎生气的原因,只觉得好笑,“我没有小蜜。”

“你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陈祎也硬气了起来,说完话就起身要走,却被猴子拉住了手腕。

“我没有小蜜,我若是要有小蜜,那人也只会是你。”

“这情话对我没用,”嘴上这么说着,可陈祎心里却好受了许多,手腕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像是在讨好他一般,“我要回去睡觉了,你松开。”

“我不松,你不就是怪我没有回房睡觉么,那好,我跟你回去睡就是了。”猴子的眼睛在黑暗里也亮晶晶的。

“你滚蛋,”陈祎难得说了句难听话,“搞得我在求你似的,你爱睡哪睡哪,关我屁事。”

“嘿,你怎么跟下午换了个人似的,晚饭吃了炮仗?”猴子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

“我没吃,”陈祎白了他一眼,即使在黑暗中猴子也能感觉到那两束凌厉的眼神,“下午吃你的汽车尾气吃饱了。”

“我下午急着回公司,可真没空吃你的点心……”猴子的声音有些委屈,“我也没正经吃完饭,就咬了几口同事的面包。”

“那跟你的同事小蜜过去吧!”陈祎的火气像是无法压下去了,推开猴子就回了房。

猴子紧跟着陈祎进了卧室,“我知道我下午对你态度不好,你先听我解释解释,我真是着急回公司,我若是晚一秒钟回去,那客户可就不给我们这笔生意了……不过我最生气的原因还是这场球儿,”说着,猴子把未锁的手机拿给陈祎看,“你瞧瞧,我跟单位的老沙赌了球,可我赌的球队居然输了……我输了五百块钱呢……”

“什么?你赌球输了五百?”陈祎听了简直像杀了面前的男人,“你暴发户儿啊?你每个月才赚多少钱?一场球就赌五百,多赌几场你是不是还打算卖房是不是啊?”

“卖房哪里至于,我可以先卖车啊……啊不是不是,”猴子有些心虚,“我的意思是我再也不赌了。”

“切,相信你我是猪。”陈祎翻了个身不再面对他。

“那你便当一回小猪多好?小猪多可爱?”猴子在陈祎身边躺下,从背后环抱住他,声音温柔得简直要让人溺死在其中。

“……切,得了吧。”

“你就原谅我这一会嘛……我上班儿压力很大的。”

“我上班儿压力不大?休息了还得变着法儿伺候你个大老爷们。”陈祎嫌猴子体温高,热,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却未果。

猴子紧紧抱着陈祎不撒手,“陈祎祎,祎祎……我饿了。”

“……饭在厨房。”陈祎的声音冷冰冰,与下午输了球的猴子如出一辙。

“可我想要你……”猴子狗腿地缠了上来。

“闭嘴,睡觉!”

“唔……”

“死猴子搂着我睡!”

“得嘞!”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