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 番外5.6

我爱的真人cp真的几乎都是有生之年系列,但今晚他们真的太甜了……过年啊今晚哈哈哈

跟各位请个假,他们太甜了,我这种专业写虐文的看了真的受不了……今晚无心码字,真的很抱歉,把昨天码的存货先发上来,后续会尽快补全的!我今晚多吃些糖,让咱凡心跟我的cp一样甜啊哈哈哈

祝哥哥生日快乐,给哥哥和惊喜包打call~~~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八戒把换洗的衣服放在水帘洞口就识趣地离开了,任谁都听得见里面的声音……大妖怪和小师父打架,两人都不是好惹的。

从洞口直接跳下,八戒在水帘洞下的水池里砸出一个不小的水花,然后又被捞进一个微凉的怀抱里,八戒抹了把脸上的水,“你这么凉,泡了多久?”

“你冷我便陪你出来。”沙僧把人从水里抱起来,上了岸。

“鱼鱼,告诉你,我听见了猴哥儿对小师父说前世亏钱他的,余生要和他多叨扰诶。”

“嗯?”

“嗯你个木鱼脑袋。”

“你想说什么直说便好。”

“猴哥儿那从不懂说情话的都对小师父表明真心了,你对我可有什么表示没有?”

“你要我也对你余生多叨扰?”

“你能不能真诚点!”

“你既已明白我的心意,又何须多言。”

“啊!你个木鱼脑袋……我就是想要听嘛!”

“得,我心悦你。”

“鱼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了一遍就一遍,你是听清了的。”

“鱼鱼你是不是脸红了!鱼鱼!我好喜欢你!”

 

十五岁的少年有着夜半蹬被子的习惯,此生不再修行佛法,少了平日里的拘束,似乎就连睡相都变得难看了,猴子在同一天夜里三次被少年一脚踹到脸上后,终于完全清醒没了睡意,“祖宗,你到底要怎么睡?”

金蝉子惺忪着睡眼在被子拱了两下,然后搂着猴子的小腿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他似乎是还没睡醒,只是本能地寻找着温暖的地方,“怎么啦……诶悟空,你怎么换了一头睡?”

猴子的额头暴起了青筋示意金蝉子换了一头睡的人是你,金蝉子眨眨眼,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后觉得好笑,又钻进被子里爬到另一头,在猴子的怀里探出头来,“悟空,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使如来神掌打妖怪?”猴子随口调侃道。

“不是,”金蝉子也不介意猴子这番的调侃,他像树懒一般抱在猴子的身上,心里感叹着近日来气温的下降,“我梦见我爹了,梦里的内容不太好。”

这话如同水浇在猴子的脑袋上,重见金蝉子的这些天实在太幸福,他甚至忘记了今世的金蝉子原名陈祎,出身官家,而非他这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换句话说,此生的金蝉子还有根源。

猴子忽然很怕金蝉子会就这样消失。

“悟空,我想明日回家去看看……”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猴子打断了,他的语气挺着急,“不行。”

“为什么?”金蝉子想要坐起来,却被猴子紧紧搂着没成功。

“我说过再见到你便不会放你走,你要离开我,我便绑了你扔在这水帘洞里,花果山那么大都是我的地盘,你可跑不了。”猴子的神情像是个倔强的小孩,抱紧了手里的糖果不肯撒手。

“可我只是回家去看看,”金蝉子不觉得好笑了,他不再挣扎着坐起,而是也搂紧了猴子的脖子,去吻他的唇,“我答应你,我绝对会回来的。”

“不行,我不叫你走。”猴子像个赌气的孩子躲开了金蝉子的亲吻。

“好,那我们明日再说这件事好不好?”十五岁的金蝉子倒是像个大人,在安抚着猴子的小情绪。

“明日我也不叫你走,后日我也不叫你走,你永永远远都别想走。”猴子把金蝉子的脑袋摁进怀里,没再吱声。

即便是在猴子的怀里,金蝉子也并未睡踏实,次日早晨醒来就已经不见猴子踪影,金蝉子揉揉眼睛跳下床,只见远处拐角有个白色的衣角闪过,他便瞬间猜出了那人是谁,“八戒!你出来!”

走出来的人果然是八戒,“内啥……师父,我就是来看看你,见你无事,我便走了……”

“你站住!”金蝉子小跑过去扯住八戒的衣角,“一大早的悟空去哪了?”

“这我可不知道,只见他天刚亮就走了,还急匆匆的……诶!师父你要去哪儿?这会儿你可别出去!外面下着好大的雨!鱼鱼泡着的水池都淹了,那水位涨得老高……师父!猴哥儿叫我看着你,你可别乱跑!”

闻声,金蝉子停下转过头,“悟空叫你看着我?”

“可不是,他急匆匆出去了,也没说要干什么……师父,你就安生在这儿等着猴哥儿回来,如此我也不用挨揍了。”八戒在石凳上坐下,不慌也不忙。

“……不行,你得带我去趟井棠县。”

“哈?”八戒瞪起了眼睛,“咱以什么理由去猴哥儿才不会打我?”

金蝉子的眼睛里写着“你看着办。”

八戒打了个寒噤,只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外界的水声哗啦啦作响,金蝉子跑到洞口去眺望,只见那外界的雨真如同瀑布般往下倾倒着,真如古人云“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我上一会见这么大的雨还是在十世轮回之前,那时候我还在灵山修习,是个小和尚,见那天池破了个大洞,觉得好奇便去看热闹,不慎跌落了凡间,这才遇见了你大师兄,那时候他还只是个猴子,我做梦都没想到他能转世成后来的模样。”金蝉子望着闭上眼,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心底的哪个地方有些不舒服。

八戒找来了沙僧,此刻他已经化成了大鱼的模样,在那早已成为深潭的水池里游动。

“小师父,我抱着你下去吧?”虽是疑问句,可八戒手比嘴快,直接把小金蝉子夹在腰间后直直跳了下去,深潭里的大鱼张开了嘴,稳稳地接住了八戒和金蝉子,让两人摔在柔软的肉垫上后合上嘴一头扎进水里。

金蝉子觉得头晕想吐,他在混乱中一把抓住八戒,“咳咳……你搞得什么名堂?为师叫你带我去见你大师兄,怎么要你三师弟化为原形游过去?”

“师父你也不看看外面的大雨都下成了什么样子,”八戒揉揉屁股,觉得也并不疼,“我就实话与你讲了,师父,大师兄叫我看着你就是不想让你出去,可我今天把你带出去了找他了明摆着就是找打,所以我得带着我家鱼鱼,万一他真要打我,还有鱼鱼能保护保护我。”

“是我要你带我出来的,你大师兄敢对你动手不成!”小师父此刻显得与八戒同仇敌忾,一副对猴子嫉恶如仇的样子,

“是啊是啊!师父,你不在的时候,大师兄都好残暴的……”八戒继而开始诉起苦来,两人在大鱼的嘴里,也没一丝光亮,黑灯瞎火地开始数落起猴子的种种不是起来,不知过了多久,那对大鱼才张开了嘴,用舌头把二人送出嘴里,放在安全的高处,又施了法术,让雨水淋不到那二人。

眼睛无法忽然接受外界的亮光,金蝉子揉揉眼睛才颤颤地站起来,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房屋的房顶上,而脚下的街道已然成为了一片汪洋,此刻自己置身的房顶就像是一处小岛,天黑压压的,大雨还在倾盆而落。

“师父,你说远处那儿可是站了个人?”八戒眯起眼睛眺望着远处。

金蝉子闻言定睛一看,不远处那座房子的顶上真像是站着个人,只见那人影高大强壮,倒像是……悟空!再细看看,那房子也十分眼熟,可不就是陈家的对门,那猴子此刻站在陈家的对门望着陈家?

霎时间,一种难以言表的担忧涌上心头,金蝉子见那猴子已然掏出了金箍棒,周身上下散着耀眼的金光,正朝着陈家的屋子施着法术。

“八戒!悟净!咱快去看看!”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