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 番外③

下一更强行甜!我发4!

真的……你萌不要放弃我……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许久不见,八戒轰人的本事见长了许多,那副模样真叫一个凶悍。可猴子还是对掌灯使者很客气,拦下了八戒好好地把人送离了花果山。

“瞧你那怂样!你可是被那掌灯使者的话给吓到了?”八戒气得跺脚。

猴子此刻倒是一脸从未有过的淡定,他的模样平静得吓人,转身坐回位子上,“我这不是怂,你可听见那使者的话?他说无论往后我是否寻到了他,他都不再是我从前的爱人了。”

“那又如何!”八戒的脑袋转得飞快,瞬间便戳破了这言语其中的漏洞,“可你一直都是师父的爱人啊!臭猴子……你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啊!”

照八戒的意料,猴子定会露出惊诧之情,可猴子却仍是一脸的淡定,“我知道……可他有句话实在触动了我……他说让我产生萌动的人是江流儿,而真正与我相爱的人却是后来的取经人陈玄奘,殊不知他说少了一个人,那便是最初以血为养我前世的小金蝉子,细细想来,他们都是因我而死的,八戒……你且说说,我与师父这缘根,可是孽缘?”

言语间,八戒分明在猴子眼中瞧见了“无助”二字,他是第一次看见猴子流露出这般神色,一时间不禁呆住了,哽咽在喉间的话语如同鱼刺般让人难受,他思量半天,总算噎出一句话,“大师兄,你……你好歹为师父的努力想想?你多想想他为何要死?你现在妄自菲薄是……是要气死师父吗!”

“你不懂,”猴子望着掌灯使者离开的方向发呆,“正是因为我爱他,所以才希望他好,如果跟我在一起总会害死他,那倒不如留下这份痛苦我独自承担。”

总是有千百句怼回猴子的话,此刻八戒却说不出了,他太了解猴子这人,此刻与他说再多也不足以改变这人的想法,他敲了一把猴子的脑袋,用的力气不足为道,抱起陶瓷罐儿就走了。

 

 

 

          ——莫道人心易变,奈何缘浅情浓。

 

此后,猴子不知一次去看过那陈家小儿,说来也巧,陈员外极其疼爱这个小儿子,特别给他取名为“陈祎”,意为上好的美玉。

猴子咂咂嘴,这般清秀白净的小儿,确实衬得上“美玉”二字。

往后,猴子多数时日会待在花果山,去井棠县看陈祎的时间倒是越来越少,不是因为猴子清心寡欲了,他对金蝉子的思念从未减少过,只是时间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经历的越多,越能让人心中清明。

八戒对此嗤之以鼻,他言道“猴哥儿那岂止是‘心中清明’,简直是清心寡欲,怕是将要成佛了”,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对猴子直言的。

八戒鱼终究是有灵性,短短时间已经长大了些,那小小的陶瓷罐儿显得有些拥挤,八戒把鱼放回了水帘洞下的池子里,又在池边上搭了间屋子住进去,日日观察着他的鱼鱼有没有再长大些。

这日八戒正盯着水池发呆,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渐暖,池里的鱼这几日也愈发懒惰,常常停留在一个角落游也不游,吓得八戒还曾跳下水去查看,生怕的他的鱼死了。

“诶,呆子!如果我和你的鱼都快要死了,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猴子闲得胃疼,嘴里叼着根树枝斜坐在树上望着池子边上的八戒和池中的鱼。

“鱼鱼我会救,但我也一定会去找你。”八戒头也不抬道。

“真的?”猴子眯了眯眼睛,竟觉得有些感动。

“真的,我先救了我的鱼鱼,然后再跑去找那个要淹死你的人,告诉他你的软肋,帮你早死早超生,”八戒抬起头来瞪猴子,“你要是闲得想死就赶紧去死,我决不拦着。”

“你怎跟吃了炮仗似的,我又没惹你。”猴子莫名其妙。

“我又不懂你,你与我多说有何用?”八戒捡起一颗石头向猴子扔去,被猴子呼气弹开,在空中炸裂了,碎石粉末撒了八戒一身,“靠!你很讨厌诶!”

“靠!你很莫名其妙诶!”猴子学着八戒的样子回敬,吐掉树枝后跳开了。

八戒这般恶劣的态度,猴子是清楚的,只因掌灯使者离开的那日自己对八戒说了一句“你不懂”那人便耍起了性子,只可惜猴子不是沙僧,不会吃他耍性子的那一套,便不再与他多言,在花果山上四处转悠,只是走着走着却迈上了下山的路……猴子忽然止步,只见眼前只剩下一条直道儿,已经能看见山下的路了,自己这是想去哪儿已经一目了然,猴子烦躁地拍了拍脑袋,转身就往回走。

再次止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山脚下,眼前的路可以通向临近的县城。

猴子望向前方,眼眸暗了暗,一咬牙,不用唤来筋斗云,脚一跺便腾空出去,不用多想便到了目的地。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山,能照亮前方路的唯有街道两旁烛火的光。

陈员外的宅子在较为井棠县较为繁华的地段,门外还算是灯火通明,是不是会有往来的人经过,都在盯着门前站在的这位高大的“不速之客”。

猴子盯着眼前的门,原本叼在嘴里的树枝被握在手中捏得粉碎,他在心中念叨着幼稚的话语,“金蝉子,我在这儿叫你一声,你若是……若是应了我,我今日便什么也不顾了,将你带走!”

刚刚在心里嘀咕完,宅子内便响起了婴儿嘹亮的哭声。

“……”猴子的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像是见猴子还未有动静,那婴孩的啼哭声愈发响亮,紧接着便传来了妇女安抚的声音,而门外的猴子却像是打了鸡血却不知该如何发作的模样,激动得爆出一团烟雾,散去后只见猴子已经成了身着金甲的模样,威风凛凛,只是面部神情有些抽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摆出何种表情。

“再等一等,”猴子只能这么对自己说,他纵身跃上身后的一棵树,努力要平复心情,猴子心觉得这回只能等着这家人睡着了再动身,总不能再把人家迷晕了。

“金蝉子,你再等我一下。”

 

 

 

          ——心心恋恋,心心念念。

 

八戒不用想就知道猴子去了井棠县,这些日子里只要他下山就回去那个小县城里溜达,时而八戒会悄悄跟着他,多数猴子都会发现,只有猴子化作别的模样偷偷溜进员外府里去的时候最专心,无论是八戒变成苍蝇在他耳边骚扰还是悄悄尾随他进府,他都不会理会,总是直径进入那个小房间,盯着那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儿,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块温润的暖玉。

将近一岁的小儿还有阴阳眼,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这小儿也爱笑,还爱吃手,无论猴子化成何种模样都能看破他的真身,他总是一见猴子就笑,把手指从嘴里抽出来,想要抓住猴子,还从嘴里拉出了一条晶亮的银丝。

猴子伸了伸手,没能握住。

八戒白眼瞪着猴子,他以为猴子怂够了,就会把师父带回花果山,就会回到从前的样子,可是那日,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八戒也未等到猴子回来,他便抱着陶瓷罐儿坐在水帘洞下的池边等着,希望能瞧见着身着金甲的大师兄怀抱师父归来。

“我算是看清你了,当年师父一死,可是吓破了你的胆儿,让你变成了如今这样畏畏缩缩的胆小鬼!”看着眼前的人,八戒已经没有从前那样肝火旺盛的感觉了,只是看着猴子那副颓废样儿想打他而已。

不过,因为力量悬殊比较大,所以还是算了。

猴子看了八戒一眼,也没多说话,脚尖一点地便跃上了水帘洞。

八戒不知道的是,猴子心里有一道无法跨过的坎,他没发忘记小孩儿光溜溜地钻进他的怀里找着最舒服的位置,没法忘记小孩儿黑溜溜的眼睛除了他再也装不下别人的模样,亦是没法忘记江流儿的魂魄穿过自己身体的刹那,体内爆发的撕心裂肺的痛……这些猴子都不会与任何人说,他要把这种感觉埋在心里,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偷偷取出来回忆,他得记住这种感觉。

八戒悄无声息地来到猴子背后,“猴哥儿?你睡了?”

“说。”猴子不太想理八戒。

“你让我说我就说啦,先告诉你我要说的又是你不爱听的……”八戒觉得自己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婆婆。

“知道我不爱听你还说。”猴子的声音闷闷的。

“不说我得憋死,猴哥儿,我就问你最后一次,你还打不打算带师父回来了?我跟你说,你要是抹不下面儿我去替你偷得了,只要你应我一声……不不不,只要你点下头,再不济你就是放个屁也行啊,我跟你说……”

“睡了。”猴子的声音像是从棉花堆下发出来的。

八戒知道,面对这样的事,这就是猴子拒绝的方法。

“好,我知道啦……”

八戒正要离开,却听见猴子坐起身的声音,“你知道什么了?”那声线带着些许沙哑,让人听来不免觉得狼狈。

猴子这模样倒是让人心疼,八戒没回头,回答得很含糊,“就是……瞧明白了你心之所想呗。”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