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 番外②

周末快乐宝贝们~

更一发就跑真赤鸡

                                                                                                                    

 

 

 ——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鱼。

 

八戒养了一条鱼,没几个人知道这鱼是从何而来的,八戒也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这鱼的来历,唯有猴子是清楚的。

当年沙僧已经在灵山修成金身位居罗汉,后来为了与心爱之人在一起而还俗,自破金身,后不治呕血身亡。

猴子作为第一个知晓这事的人,在面对八戒的时候实在为难,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八戒,而八戒是何等玲珑剔透之人,他怎会察觉不出事情的真相?听到猴子亲口承认,他没掉过一滴泪,也没表露出丝毫悲伤,反倒是死皮赖脸地缠着猴子一同住进了花果山。

猴子表面上挺烦八戒跟着,可谁说他内心没有在隐隐感激八戒的陪伴呢。

不过猴子没想到的是,八戒此举是另有打算,入住没多久,他便在水帘洞下的池子里捞了条鱼,还一脸兴奋,“你看!我的鱼鱼!”

八戒嘴里的“鱼鱼”自然不是普通的鱼,他指的是他的沙僧。

猴子是觉得八戒有些莫名其妙,这鱼瞧上去是挺有灵气,他却如何都看不出这鱼哪里是沙僧,起初猴子甚至怀疑八戒是不是相思成疾疯了,直到有一天八戒找了个陶瓷罐儿把那鱼装了起来,然后很认真地对猴子说,“你不会知道我为什么直到这就是我的鱼鱼!子非鱼,焉知我不知这就是我的鱼鱼!”

猴子觉得八戒说得很有道理,然后敲了一把八戒的脑袋,便不再理他。

 

 

 

          ——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眼前的这位不速之客不知是何时落入凡间的,只听他讲,刚刚入凡便奔波来到了花果山,此刻只剩下了半条命,气喘吁吁,夺下八戒手中的碗一饮而尽。

八戒被惊掉了下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坐在一旁的猴子则是一挑眉毛,不耐的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哐”地一声放下碗,“掌灯使者?你来做什么?”

掌灯使者多喘了几口气,用衣袖擦了擦嘴才道,“这事说来话长……总之我此番下凡,便不会再回灵山了,特来花果山找寻齐天大圣,还请大圣不要见怪。”

猴子生平最讨厌这般文绉绉地言语,可念在是掌灯使者为金蝉子剔骨还俗,便耐下了心来,“你有话直说就好,不必与我遮掩。”

掌灯使者素来生得白净,常年身着一袭紫青相间的衣衫,愈发衬得他文弱温和,此刻这青年微微低垂着头,眉眼温顺的模样看得人非常舒服,“想必大圣已经知晓我为何下凡,此次……”

“慢着!”八戒看着这人,觉得心中莫名不爽,“我和猴哥儿不知道,麻烦你解释一下。”

“……是我考虑不周了,想必大圣离开了灵山也不会再关注山上的事情了,”惊诧的表情在掌灯使者脸上一晃而过,随后便被一抹尴尬替代了,“你师徒四人离开灵山之事让我感想颇多,而后这感觉便愈演愈烈无法压制,便与仙童商议要还俗归于凡间,于是便相约堕入净池还俗,可入凡间后,我却多日再寻仙童不见,动用缘根才知仙童在池中堕入了轮入道,这才来花果山寻找大圣。”

“所以你是希望我帮你找人?”猴子挑挑眉。

“这个可不劳烦大圣,我此番前来只是来探望探望大圣与悟能兄罢了。”

掌灯使者温顺的模样看得八戒心烦,他挑刺儿的心瞬间腾起,“你说你和那小仙童都是从净池跳下来的?诶,我怎么就不大相信呢?净池常年戒备森严,你有怎样的本事带着你的人跳下去?”

“悟能兄有所不知,我家仙童在灵山也不止待了一朝一夕,在你等离开后,仙童便向观世音菩萨请求调去看守净池,而菩萨也知仙童之意,还曾特别与我交谈……菩萨深知我与仙童动了还俗之念的便再劝不回了,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与仙童下了凡……我自是明白菩萨的用意,我与仙童的念头是因,而这果也须由我与仙童同承担。”

“切……说得头头是道,我怎么知道你这段儿是背了多久?”八戒对此嗤之以鼻。

猴子不大明白八戒这种莫名的敌意,只不过他也觉得这掌灯使者的到来有些奇怪,思量来还是决定不要让他多在此逗留,“行了行,你说你次来就是为了看看我和八戒,你这看也看了,要不吃个桃,早些离开的好。”

一听这话,掌灯使者一愣,而后笑了,“大圣不必这么早赶我走,我次来还有一事……我知晓大圣有苦恼,大圣可是在为金蝉子的事情苦恼?”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猴子心觉惊诧,一时间警惕了起来。

“我前些日曾到过井棠县,便不慎瞧见过大圣那天夜里去见那金蝉转世的小儿。”

八戒气得敲了一把猴子的脑袋,那眼神中分明在责怪他的不谨慎,“我的大师兄啊!你的心乱了!我一早就提醒你,若是见不着师父会让你心乱,那你为何不一早把他接到身边!”

“悟能兄此言差矣,”未等猴子发言,掌灯使者先开了口,“我对大圣与金蝉子的往事也有所耳闻,只是见大圣此时苦恼,便出言提醒……大圣可是觉得找到了金蝉转世便等同于找回了从前的爱人?大圣该明白,你以为你找到的那个小儿就是金蝉子?可他早已不是你当初的爱人了。”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猴子没明白掌灯使者的话,什么叫做“你以为你找到的那个小儿就是金蝉子?”可那人却并不打算在多说,只是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然后便要离开。

“你站住!把话说清楚了!”猴子的声音很急躁,其实他也并不是完全不明白掌灯使者的意思,只是那种似是而非、模模糊糊的感觉让他很难受,只觉得心底有一份不安的躁动就要吞没了五脏六腑。

掌灯使者停住了,他听出了猴子的不安,心下一软,还是转过身在猴子对面坐下,“我方才听见悟能兄称你为‘大师兄’,如今他尚且能叫你一声大师兄,大圣可想过这其中的缘由?”

猴子眯了眯眼睛,等着掌灯使者继续往下说。

“这是因为大圣与悟能兄皆是未亡之人,”掌灯使者顿了顿,他望向眼前的二人,脑海中忽然想起的那个小身影让他觉得窒息,“即便大圣能找到金蝉子的转世,可那也只是他的转世,他们拥有相同的皮囊,相像的灵魂,可他们是身份、背景不同的人……就像让出让你产生萌动的人是少年江流儿,而真正与你相爱的人却是后来的取经人陈玄奘。”

“所以你想说什么?”猴子深吸了一口气,猴毛遮住了他的眉眼。

“哈……大圣只当我这话是句闲聊就好了,我想说,无论是谁,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永远都找不回来了,”掌灯使者努力把话说到最残忍的地步,看到猴子那副痛苦的模样居然有种莫名的舒爽,“你再找不回曾今的爱人,即便你找到了金蝉转世,可他也不再是你曾经的爱。”

“猴子!咱不听他放屁!”八戒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掌灯使者的话,他似乎有些明白了掌灯使者的意思,可看到猴子这样痛苦的模样,他却实在忍不住了,转头面向掌灯使者眼冒火星地吼道,“你给我闭嘴!有你这么闲聊的么!若照你这么说,金蝉转世不是金蝉子,我的鱼鱼也不是从前的鱼鱼,那你要找的小仙童也不再是从前的小仙童!”

掌灯使者不予置否,“你这话说得没错,因此我不会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我希望从这辈子开始,我的仙童永远是我的爱人,我要他同我修炼,直至不老不死,而你的鱼亦是如此,只是大圣的心上人与我的仙童同样是个人类,大圣若想不明白就得一世一世地去寻他,而无论往后你是否寻到了他,他都不再是你从前的爱人了。”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