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杂食cp 欢迎拉坑~

【孙唐】凡心⑳

用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和大家分享了一个我想象中孙唐的故事,感谢当初的自己鼓起勇气来到lof迈出第一步,更感谢大家的陪伴,能认可不完美的我,认可不完美的《凡心》!(凡心还有番外啊!)

要开始写三十题了,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构思,不过看官们有好的梗也欢迎来跟我分享!(凡心还有番外啊!)

说了这一章开车,但我所能写得最直白的也就这样了,毕竟再直白怕被抄水表啊哈哈哈……(凡心还有番外啊!)

最后,如果你看得开心,请继续关注我,我会努力,呈上更好的粮食!(凡心还有番外啊!)

最最后,凡心真的还有(我也不知道有几篇)番外啊!想看鱼鱼八戒、掌灯使者小仙童的故事,要记得关注我哟!

最最最后,记得给我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哟!

                                                                                                                

 

 

贰拾·缘化蝶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寂静。

掌灯使者很识趣儿,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趟紫竹林就离开了,一时间净池边上只剩下了师徒四人面面相觑。

猴子和金蝉子都没说话,就在八戒觉得猴子的沉默是在凹造型的时候,身边的沙僧悄悄拉过他的手,给他试了个“咱也撤吧”的眼色。

八戒是不愿意离开的,毕竟在他看来猴子简直混蛋极了,拖去浸猪笼都不解恨的那种,他想也没想便回了一个“要走你走”的眼神,被沙僧投以一个微笑回绝了,“师父,我和八戒不打扰你与大师兄叙事了。”

这话直白得让八戒简直想一脚踹翻这个一脸淡定的男人!可还未等他火气上来,便被沙僧扛上了肩,离开了老远。

“靠!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见!你唔唔唔……”八戒的话还未说完,剩下的半句就被封在了这个天旋地转的吻里,直至他觉得头晕胸闷,才被松开来,“靠!你干什么!”

“少说粗口,”沙僧的语气淡淡,的但目光并未离开八戒那被吻得晶亮的唇,“下次就不止这样了。”

 

恍惚间,猴子觉得眼前的金蝉子有些陌生,他从未见过金蝉子如此软不禁风的模样,仿佛只是握住他手的力道,就足以折断他的筋骨。

“悟空。”金蝉子嗅到了猴子身上的杀气,他觉得有些恶寒。

猴子有些动容,目光扫过金蝉子淌着血的四肢,他不愿再让人看见金蝉子这副模样,便用金箍棒画了个圈,把自己和金蝉子圈在了个不透明的结界里,才在金蝉子面前坐下,“看看,这就是你的信仰,你的信仰育出的人们刚刚要杀掉你。”

金蝉子知道猴子说的是什么,“我已经选择了你,你还在怨我么。”

“怨,”猴子回答得不假思索,“怨你不知道要好好保护自己,怨你孤身一人承受这些。”

很难想象这样深情的话是从猴子的嘴里说出的,金蝉子忽然笑了,“悟空,我要你抱抱我。”

猴子自然不会拒绝,他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将那瘦弱的人揽入怀中,直至再三感受到怀里真实的触感,猴子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师父……现在,是不是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金蝉子没回答猴子的话,他费力地抬起手抚上猴子的后背,因为牵扯到伤口有些颤抖,但他仍旧耐心地抚摸着猴子的背,动作就像从前顺毛的时候那样轻柔。

猴子享受着金蝉子这样耐心的抚摸,但过了一阵子却觉得有些怪异,金蝉子不知何时解开了猴子系在腰间的带子,钻进了他的衣裳里,抚摸的动作带上了些许情欲的味道。

“师父?”

袖长的手指插进猴毛里,指尖游走在肌肉的线条上,所到之处皆染上了情欲,直至听到猴子的呼吸变得粗重,“悟空,师父很想你。”

就是猴子的脑袋再不灵光,也明白了金蝉子的意思,可这儿毕竟是在佛祖的脚下……

“师父,这样不妥吧?”

嘴上说着“不妥”,但猴子的下身已经起了反应,金蝉子扶住猴子的肩,“悟空……你听我说……”他腾出一只手府上猴子的脸,“人来到这世上,便是孤身一人,走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从前我觉得这很公平,我信仰……让我不会在这世间白白走一遭,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想到若是有朝一日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带不走的时候……我就开始很害怕……我,即便我有那么爱的人,可我中就有一日也会离开你……所以当初我要你与我一同成佛,希望你不要怪我……”

温热的气体包裹着温和的声线在猴子耳畔萦绕,情欲已经开始逐渐吞噬猴子的理智,他发现无论身处何处,只要面对的人是金蝉子,他都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教里从未有过剔骨还俗的成功例子,我猜出了是有外力的干涉……看来还是我幸运一些,有我的盖世英雄为我保驾护航……”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诉不尽几乎病态的情。

“悟空,我不能看着你爱别人,即使是我的前世也不行,如果你的心里装着的不只有我,那我宁可你成了那无欲无求的佛,断了缘根,了了凡心,”金蝉子完全顺从着猴子的动作,情到浓处,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刚刚剔完佛骨的人,忘记了这里是灵山,“悟空,你只能是我的……”

回答金蝉子的话语被吞没在情欲的吻中,他将金蝉子翻了个身,从背后拥入怀中,露出犬齿轻轻摩挲着他细嫩的颈,撤掉裹在金蝉子身上仅仅能蔽体的遮羞布,露出白皙的身体,然后扭过金蝉子的头,要索一吻。

“我爱你……我爱你……”

猴子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金蝉子的话,此等浓情之时,他能言表的唯有自己的心意——他是多么地深爱着怀里的人,这个无论是这人的哪一世,都是他捧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即便是在爱到疯狂的时候,也都当心着自己的兽性,小心着不能伤了他。

阵阵快感由内而外浸染着,面对这怀里的爱人,这次猴子却并未陷入情欲之中,他异常清醒,不慌不忙,一下一下地加深,一点一点地探索着那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翻云覆雨间,金蝉子四肢上贴着的符咒早已裂开,血水混合着脓液流出,淌在光洁的皮肤上,直至滚烫的热流充盈了他,身体突如其来的痉挛让脓与血滑落到地上。

“悟空,我快要死了。”

恍惚间,猴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或者是金蝉子身陷情欲中,在说什么胡话,“师父,你这般浪,我也要死了。”

沉浸在余韵里的金蝉子换了好几口气才能说出话来,此刻他的面色想必方才更加潮红,简直荡漾着春波,“你被鞭打后,仙童送你去包扎的时候偷偷取了一些你的血,我剔骨还俗的三天三夜里,一直用着你的血来压着魂……那装着你血的酒盅里摸了毒,我一早便尝出来了。”

猴子忽然僵住了,他把金蝉子转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被下了毒,装着你血的酒盅里被摸了毒,”金蝉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看着猴子露出了一个称得上凄凉的笑,“我就要死了。”

猴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嗨……没事的,我的血蕴含妖力,没有什么毒是不能抵御的……”

“不是的,”金蝉子摇摇头,“这是教传的毒,由灵山特有的植物制成,无物可解。”

猴子简直要发疯,“谁,谁下的毒……是菩萨还是谁!不……你怎么知道你被下了毒?知道有毒你为什么还要喝?”

“不要这样,悟空,你得稳重些……没有你的血,我怕是很难撑过去,我得见你最后一面呀,即便那血混了毒,我也得喝,”金蝉子安慰着猴子,温和极了,“悟空,我的罪孽太深厚了……我,必须死。”

“……”猴子难得没有发狂,而是在金蝉子安慰性的抚摸下安静了下来,他像个孩子般靠在金蝉子的胸前,那羸弱的身体膈得猴子的脑袋生疼,可他舍不得放开他,仿佛只要一撒手,金蝉子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悟空,你且听我说,不要插嘴……”金蝉子抱着猴子的脑袋,修长的指穿在猴子的发间,他出了些汗,发丝间有些湿湿的,让人倍感真实,“我活着的时间里,没好好做过几件事情,有我后悔的,也有不后悔的……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很委屈,感觉我的人生都被凡心控制了,我的缘根在冥冥中指引我见到你,然后爱上你……我觉得委屈,但我不后悔……悟空,如果我的生命可以重来一次,我相信我还是会做当年一样的选择,我会从净池跳下去,即便要历经轮回,即便要走许多弯路……但这都是我的选择,我很感谢你能陪我走完我选择的路……悟空,我爱你……谢谢你也爱我……”

说到后面,金蝉子的唇有些颤抖,甚至开始吐字不清,“但是我很抱歉……我不记得身为江流儿那一世的事情了,但江流儿却一直作为你对我感情的开端,我很吃醋……毕竟是我先遇见你的呀……我遇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奄奄一息的小猴子……凭什么就被那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抢了先机……悟空,很多时候我会忘记江流儿就是曾经的我,我希望你是因我而爱我,不是因为其他的任何人,即便是曾经的我……我也会吃醋……”

“师……金蝉子……”

猴子忍不住出了声,这回他没有叫出“师父”二字,而是直呼了金蝉子的名字,却被金蝉子轻轻地敲了一下脑袋,“叫你……别插嘴……还不敢听师父的话了?”

“我不敢。”猴子紧紧地搂住金蝉子,将恐惧与不舍都融入了拥抱的力量里。

“悟空,你可不敢忘记我,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金蝉子的声音更轻了,他抚上猴子的耳朵,如恋人亲昵的吻般温柔,“你得一直记着我,念着我……去凡界的每个角落寻我……然后告诉我从前的事……还要,还要……带我回花果山……盖世英雄啊,生生世世……你都要寻我……”

直到耳朵上的触感没了动静,猴子抬起头查看,只见金蝉子依旧保持着拥抱他的动作,只是脸上血色全然退了下去,就连唇都是惨白的。

猴子留恋地吻了上去,他并不觉得狂躁,原来不止疼痛,悲伤到了极点的时候,要全然感知也是困难的,此刻猴子只觉得分外恍惚,他消了结界,灵山的日光温和极了,微风和煦,吹动了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宛如梦境之中。

猴子打横抱起金蝉子的肉身,转过身来,似乎是懵懵懂懂,漫无目的地走开了,直到来到一间禅房前,一个缥缈梦幻的声音唤了他一声,“悟空。”

会叫猴子“悟空”的人不多,正是这间禅房曾经的主人。

猴子迎上前,与那几近透明的伸出面对站立,那人笑着,上前要拥住他,双臂却尴尬地穿过了猴子的身体,“悟空,我多想抱抱你。”

“你快离开吧。”猴子抱着金蝉子的肉身,手有些颤抖。

“不再与我多说些吗?”

“不了,你快去吧。”猴子显得很平静,唯有泛红的眼眶出卖了他。

“悟空,我才刚死,你怎就这般绝情。”

“我叫你快走,是因为我也想抱抱你,我要抱你,抱不够的,你快去投胎,我好去寻你,然后带你回花果山,我要日日抱着你,天天瞧着你,半步不让你离开。”

“噗嗤……”金蝉子笑了,他踮起脚尖,给了猴子一个没有触感的吻,“好,我这便去了,你要是骗我,我便挖了自己的凡心,断了与你的缘根,叫你孤独老死。”

金蝉子的脸蛋竟染上了些娇俏,猴子瞧见了他眼中含的笑意,一时不知该作何心情,他望着那身影如薄纱般被风悠悠吹散了。

猴子忽觉心痛,仿佛心脏被挖去了一块……那是金蝉子的魂,他真的离开了。

 

“金蝉子,我答应去寻你,你可一定得愿意跟我走,否则我便绑了你,把手脚都给你捆上扔到水帘洞里,花果山那么大,你可跑不了。”

猴子嘴里衔着树枝。

 

 

评论(2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