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旁友 约个故事吧~

看到有看官说连接看不了,我再把图片版发上来吧~
看图片应该很不方便吧,真的好抱歉呜呜呜……但是敏感词我真的没办法,有没有同志知道哪种把文字做成图片好看一点的程序呀?或者告诉我有啥找敏感词好一点的程序??
记得给我你们的留言和小心心!!

【孙唐】凡心⑧

真的搞不懂lof的敏感词是咋回事?请各位官人移步评论里的连接啦~我还是想要你们的小心心和留言哟~

情人节快乐~终于把东西给赶出来啦,但是lof说我有敏感词不让上传所以改成图片版了……lof傻傻的!!
我发现好像有些官大人的评论没有回复到,这里说声对不起呜呜呜……我的手机端好奇怪,经常弹出一些几天前的消息,然后新的评论偶尔又看不到……我要教训一下我的lof辣!
再次情人节快乐~虽然我没有情人呜呜呜……三月我会很努力,请四月对我好一点~

【孙唐】凡心⑥

更文的日子很开心~感觉开始写凡心之后生活都变得有寄托了,上lof都开始变得期待起来,可以看看有多少人喜欢,看看评论里的反馈,扯一扯,开开玩笑……

虽然我还是个小透明,但是我会努力把我最好的文字传递给你!只要我开了坑,就绝对不会弃!

有不好的地方也请看官多多指正!虽然我也不会改,但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哈哈哈哈……开玩笑,我真的会努力改正,重新做人的!(认真脸)

                                                                                                                

 

陆·忆往昔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观世音菩萨有一门专门的本事,就是看人的缘根。

所谓“缘根”,通常是仙、人、妖才有的特征,缘根即命运,也同月老的红线,会指引他们遇见生命中的“有缘人”。而佛家人是没有缘根的,佛骨生长的同时也会磨灭掉人的凡心,使其真正六根清净,而缘根也会自然断掉。

金蝉子初来灵山的时候只有八岁,活脱脱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因为生得了衣服好皮相,颇惹师兄们喜欢。

而观世音菩萨却在第一次见见到金蝉子的时候就知道他不简单,这小孩儿缘根的另一头连着的不知道是什么,云里看花花似雾,朦朦胧胧的,怎么也看不清楚……可当下时共工与颛顼争帝位,不胜而头触不周之山,导致天柱折,地维绝,天池破了一个大口子,洪涛的天水涌入人间,人们流离失所,人间生灵涂炭,菩萨只当是金蝉子那小孩儿灵了些,便也没太注意他那望不见底的缘根。

天池破洞,天界乱作一团,而作为华夏族人的先始,女娲决心炼石补天,而就在着大乱之时,谁都没有注意到灵山上少了一个小和尚,天池边上多了个小光头。

金蝉子从未见过这般场景,觉得好奇极了,一连好多个晚上睡不着觉,最终抵挡不住好奇心,用拙劣的灵术制成了自己的假体,而真身则偷偷溜下灵山去天界见识去了。

守卫每日从南天门成波成波地交换,金蝉子使了些障眼法竟顺利地溜到了天池边上,天池的水清澈见底,能看见破了大洞的底部,虽然一直漏着水,可池里的水却丝毫不见有少。

小小的金蝉子看呆了,直到脚步声快要到了耳根前才慌乱地要找地方躲起来,可四周空旷,根本没有可以遮蔽的地方,好在金蝉子人小,天池边的围栏有空隙,他便瑟缩在里面打算着一会儿怎么溜走,可短短的小指头没抓稳围栏,金蝉子脚底一滑,竟失足掉了下去,汹涌的水迅速卷走了小孩儿,甚至不能透出他的呼救声,金蝉子的身体顺着水流的漩涡越卷越低,最后竟顺着底部那个破了洞的地方流了出去。

金蝉子甚至来不及想自己死定了,就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昏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挣躺在一处水池的边上,不远处的瀑布哗啦啦地往下坠着。

这儿似乎没有遭受到天池水的波及……天!金蝉子看到了远处的天,此刻,他正身处于凡间的地界,直观地看见了天池漏下的大水,而远处的山脚下早已成为一片汪洋。

金蝉子怕了,他本能地往山顶躲,唯恐低洼地带积攒的大水会漫上来,所幸天气炎热,金蝉子顾不上湿透的衣服就开始往高处狂奔。

纵使天空混沌一片,此刻也能看出天色开始暗沉了,恐惧渐渐漫上金蝉子的心头,一路狂奔到不能呼吸才停下,这时候身体上的痛感才蔓延了上来,他抱着小小的身体痛苦地倒在地上,他很怕自己会就这么死了,师父和师兄们这会儿该多担心他呀……这么想着,金蝉子的呼吸渐平稳,他瑟缩成小猫一般的姿势睡着了。

周围渐渐全部暗了下来。

远处不知有什么东西在骚动,发出“吱吱”的声音,如果金蝉子这时候醒着,他会发现有一双灵动的大眼在悄悄注视着他。

 

人间被滔天的大水祸害得生灵涂炭,观世音菩萨心知眼下最要紧的是为人间渡劫,可他还是忍不住多个心思去留心下了凡的金蝉子。

观世音菩萨一早就发现金蝉子的去向,那点儿拙劣的灵术定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可他和佛祖却同时选择了不戳破,而自从金蝉子被凡间气息包裹的那一刻开始,他缘根的末端就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了——菩萨清楚地看见了那另一头连接着的是他万万料不到的。

这简直是孽缘。

观世音菩萨觉得于心不忍,他看见金蝉子用短短的小胳膊抱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猴子在池边给它喂水,他看见金蝉子用拙劣的灵力认真地支起一片结界来阻隔外界恶劣的天气,他看见金蝉子抱着的动作有多小心翼翼,他看见金蝉子的眼神中被怜惜包裹起来的浓郁爱意,他看见金蝉子因不知如何救小猴子而自责苦恼的样子……他看见金蝉子割破了手腕以血喂养那只受伤的猴子!

观世音菩萨惊了,童子的精血是滋养的东西,而金蝉子来自灵山,为修行之人,精血更加是珍贵的东西,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金蝉子的缘根本就与那猴子相连,菩萨看见了这缘分的孽,还望金蝉子速归修行,早日成佛终结这缘根的孽,可金蝉子却以血喂养了猴子,此举就像是缔结更深层的契约……

“不做些什么,他总有一天得被这孽缘拖累死。”

这不是观世音菩萨的原话,不过原话大意也是这样的,脚上套着银铃铛的小仙童被那深不可测的神情惊了一跳,他跟在菩萨身边许久了,却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情,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果不其然,几日后,两位罗汉就下凡把金蝉子绑回了灵山。

小孩儿被绑回来的时候气呼呼的,脸蛋儿还刮破了一道血痕,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边边角角都被撕破成了条状,原本光溜溜的脑袋已经长出了些青色的茬,嘴里也一直哼哼唧唧地,一见到观世音菩萨就开始大喊大叫,“你们放开我!我要回山里去!天池破了窟窿,小猴子这个时候独自待在山上会死的!你们坏蛋!你教我出家人要以慈悲为怀,为何不让我救小猴子!坏蛋!你们放开我!”

那嘹亮的叫喊声直到被关进了寺里最深处的禅房才消停了下来。

 

灵山有一面通天镜,此镜不可预知未来也不可回忆过去,但对于当下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不能看见的,此时镜面投射出来的画面,全都映在了观世音菩萨的眼中。

猴子是一种极有韧性的灵长类动物,它们灵活、机敏,在面对恶劣的情况时也能最快有所行动,可通天镜中投射出的小猴子却并非如此。很长时间了,它一直待在一片空地上,痴痴地望着天。

小猴子不知道金蝉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它记得金蝉子曾经指着天的方向说了些什么,可它听不懂金蝉子的话,但也许是灵气的指引,也许是它的体内存留者金蝉子的精血,冥冥中就是它就是一直望着天的方向——那是金蝉子掉入凡间的地方。

“这灵猴,命不久矣。”

小仙童在一旁看得呆了,直到菩萨说出这样一句话才惊醒过来。

菩萨的表情似笑非笑,小仙童咽下一口唾沫,脚腕抖了抖,银铃铛随之发出清脆的声响。

 

传说,当女娲把最后一块石头补上天的时候,西方天空光芒万丈。

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天降祥瑞,女娲炼石补好了天,人间要重现光明了,殊不知人间重现光明是真,可那光芒却并不是所因祥瑞……天的西边是灵山啊。

灵山的西边有一口净池,只有真正脱开凡心的觉悟者置身其中才能毫无损伤,但凡心中有丝毫世俗未了,都会在沉下净池,堕入六道重新轮回。

佛教有训,平日里是不允许随意靠近净池的。

而那时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午后,小师父们在禅房里诵经,没有人注意到有人偷偷溜进了最深处的禅房,打开了禅房的门,又悄悄离开了,唯独脚腕上的银铃铛留下一串清脆的声响。

 

 

老衲掐指一算,又到了码字的时候惹~
配图开个玩笑哈哈,文就快有辣~

【孙唐】凡心⑤

长相思真是甜蜜蜜的一章啦~之前给一个小姐姐看了,看完就说了一句话,虽然很甜很温暖,但是一想到他们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事情我就觉得糖里有shi……

哈哈哈小姐姐真可爱~

哈哈哈我更可爱~

只要是凡心,就会装着一些解不开的结,小光头也正处于内心紊乱的期间,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结,解开与否都只因人的意愿,因为小光头也知道,猴子并不是不爱他……我们说凡心很俗,而小光头的凡心,是一颗同时带着洁癖、嫉妒、占有的心,被佛骨压抑得太久,会反弹的哟~

                                                                                                                

 

 

伍·长相思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和尚沉沉地睡过去了,直到天黑才醒,还没睁眼就感觉到了猴子温热的鼻息打在自己脸上,身上也沉沉的,还能感受到绒毛在皮肤上的触感,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痛了,能感觉到那个地方被用布包了起来,还有些湿湿的感觉,应该是猴子去哪儿找了些草药嚼烂了敷上去的。

和尚被猴子搂在怀里睡了一觉,这是他很久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和尚睁开眼,他知道猴子已经醒了,伸手回抱住猴子,抚摸着他毛茸茸的背,他用很清的声音说,“悟空。”

猴子睁开了眼睛,躲在猴毛下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他想了想,还是化成了人类的模样。

手下的皮肤瞬时变得光滑,和尚笑了,不愧是美猴王,就连睡醒的模样都带着英气,他的手腕处贴着猴子较高的体温,那温度像是有能缓解佛骨带来的疼痛的魔力。

“师父,其实……”猴子最先开了口,脸上挂了些红晕,他一把把和尚光滑的脑袋摁进自己怀里,然后才憋出了四个字,“我很想你。”

和尚在猴子的怀里“咯咯”地笑了没两声,就被佛骨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了,“嘶——”和尚疼出了声。

猴子知道和尚向来怕痛,也变得紧张起来,“我要怎么做?”

“不用……”和尚痛白了嘴唇,“你只要听我说就好……悟空,为师发誓,接下来的言语没有半分假话……其实为师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与你永久相守。”

猴子的表情却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和尚的嘴唇有些哆嗦,人看起来也很虚弱,可只有猴子看见了他眼底有了久违柔和的光亮,“你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可不是上一世,是更早……那个时候你还只是只普通的猴子,”和尚因为疼痛而语速很慢,“那个时候我刚成为佛祖的弟子,还是个小孩子,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池破了个大洞,大水淹了人间,花果山离天池狠劲,遭遇也尤为严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觉得好奇,就偷偷溜去天池看看,不慎跌入天池被冲去了人间,正巧就在救下了一只很有灵气的猴子……你猜那猴子是谁?”

猴子觉得胸膛闷闷的,在心里骂道那不是废话吗。

“那么漂亮的小猴子当然就是我的宝贝徒弟啦……”和尚笑得温和,仿佛当时的那一幕就在眼前,“我救下那猴子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了,幸好那猴子很有灵气,而我并不晓得救助猴子的办法,只得以血喂它,后来竟救活了过来……我用灵力支起结界阻隔外界恶劣的天气,继续在花果山照顾了那猴子一段时间,后来师父发现了我私自下凡,命我独自速归,可那时候你旧伤未好,还很虚弱,天知道我有多想带上你一起回灵山,可后来师父派来了两个罗汉哥哥把我绑了回去……我回到灵山,与师父赌气,懈怠佛法,才至于后来被罚下凡轮回十世……第十世的我已经可以开始渐渐回忆起从前几世的事情了,之前我一直认为,当时的小猴子那么虚弱,离开了我一定死定了,可直到我的第十世见到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你没死。”

和尚说到这里竟有要落泪的驱使,他抱紧了猴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后来在取经的路上,我越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对劲……我非常矛盾,这是不伦的情感,而我必须一心向佛,可遇到了你之后我竟觉得心底最坚定的愿望变了,快要到达灵山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要什么,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只是个凡人,我要你的陪伴……我不为佛,百年之后不过就是入六道轮回的,可你不为佛,保不齐日后会出什么意外,你是天地精华集合而成的灵猴,没有魂魄,若是遭遇不测我不敢想你会怎样……悟空,我要你一直陪着我,你能满足吗?”

猴子是没有和尚说的那段记忆的,可他听后却感触颇多,原来他一直以来梦见的都是最初的金蝉子与最初的他生活的场景。猴子是愿意接受和尚的这一番说辞的,可他仍然不能接受回到灵山,“我……我当然愿意与你长相厮守,可是你有想过我可是愿意过那样的日子?我有保护你的能力,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

听了这话,和尚忽然地变了脸色,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前的冷静与思考仿佛瞬间化为了泡影,心底莫名地腾起不满的情绪,甚至冒出了声嘶力竭的怨恨,好哇,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不妨就对质清楚,“臭……孙悟空!你连梦中都在呼唤‘江流儿’的名字,叫我如何相信你!”

“你为何永远都忘不掉他!有我陪着你不好吗!”和尚连语调都变了。

猴子鲜少有被和尚直呼全名的时候,他这时只觉莫名其妙,“扑街啊!江流儿不就是第九世的你吗!即使那一世我们的相遇是个错误,即使你被佛祖消除了那一世的记忆……可你应该知道老子想着的一直人都是你这个死秃驴啊!”

和尚摇了摇头,他忍着疼痛坐起身,心底的怨恨仍旧翻江倒海,“江流儿就是江流儿!即使他是曾经的我,可我也永远不是他!你只要记得最初我是金蝉子,后来我是陈祎,再后来我是陈玄奘,而现在我是旃檀功……”

这话未免有些霸道,猴子觉得,同样是有一方失忆的曾经,这和尚凭什么就是不能接受江流儿?

金蝉子的话音未落就被猴子急躁地打断,“旃檀功德佛?下凡来跟老子睡了的旃檀功德佛?秃驴,你不要让我笑死!”

猴子急躁的脾性遇上了倔强的金蝉子,便是水敌上了火,势必要分出了高下来,可这回猴子发怒的同时也隐隐觉得金蝉子有些不对劲。

“悟空!为师是来请你回灵山的!你就不能听为师的一会吗!”

“脱光了衣服来请我回去?旃檀功德佛的处世之道真是有趣!还是说你们灵山的人都是这样?”

“悟空!为师都已经低头了,你还一定要这样吗!”

“自己揣着颗凡心还来劝人成佛,旃檀功德佛,你摸摸自己的良心看看自己够不够格?”

一向在嘴皮子问题上厉害的和尚这回竟敌不过猴子的伶牙俐齿……其实金蝉子剩余一半的理智都觉得自己理亏,可当时在灵山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了想要去找着猴子,见了面又像是梦里一样发生了刚才的事情……

和尚真是动了气,他攥紧了床单,脑海中一片混乱,他多希望这是一场梦,等梦醒了他可以重新计划整件事情,可唯独佛骨的疼痛在此刻却异常清晰,一条一条的痛无时不刻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金蝉子,在成了旃檀功德佛后,又下凡来,跟斗战胜佛在花果山做了不齿之事!

和尚觉得心慌气短,可当他望向猴子那如深潭般不见光芒的双眼,又觉得心中像是被什么填满了,他只觉得这猴子的眉眼……真好看。

“你与从前,有些变化。”终于是猴子先开了口,他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言语太重,可话语中用到的“从前”也是颇耐人寻味……猴子指的是哪个从前呢?是在到达灵山后日渐寡淡的金蝉子,还是在取经路上那个扮猪吃老虎的陈玄奘。

“灵山的地境满都是如来老儿的檀香,你的心智自然会受到些影响……我也是好奇,你是怎么忍住那么长时间不见我的?”

“……”和尚红着脸没话说,他还没反应过来方才与猴子的口角。

“我说过,我只信你一人,”见和尚开始发蒙,猴子仿佛又看见了曾经的年纪十七八岁的江流儿,眼神不觉变得柔和了许多,“所以和尚你也要相信我,老子是与天同齐的齐天大圣,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能护你一世周全?”

和尚在心里叫嚣着一世周全怎么够!一世太短,他要的是永远!他再也不要像最初见时那样失去猴子了!听着听着和尚仿佛要哭了出来,“我要你永远陪着我!你早在取经路上就答应呀永远陪着我了!此时反悔你是要遭天谴的!”

和尚吼完上气不接下气,他知道猴子不喜约束,可若是这约束能许他们永世清安呢?他现在脑子里很乱,也不知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了要下灵山来找猴子,还做了那些难以挂齿的事情……他这是怎么了?

和尚忽然觉得胸膛里有什么在骚动,他捂住胸口,那儿的温度却吓了和尚一跳,他忽然回忆起到灵山前与猴子最后一次云雨的时候,那时猴子的胸膛,也如现在他自己的温度一样炽热。

这就是跳动的凡心啊。

和尚想哭,可他哭不出来。

 

“悟空,我就是个凡人,可我的自由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曾经我不开心独自回灵山,我不开心入轮回,我不开心去取经。”

“如今看来真正自由的时候唯有我第一回救下你的时候。”

“即使你我之间算是孽缘。”

“如今苦尽甘来,我算是用十世烟火,换来与你长相厮守的机会,悟空,你不能拒绝我。”

“你说得对,我有一颗凡心。”

“里面装的都是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啥热门内容里不是我的文而是交个朋友啊哈哈哈

【孙唐】凡心④

对啦对啦我超怕被查水表所以这一章委屈各位官人到评论的链接去看啦~

链接在评论里 链接在评论里 链接在评论里   以下是我的废话心里话啊旁友们!当然你赶时间不看也没关系,顶多被我用小拳拳打一顿而已嘛

虽然通篇没有重点词汇,但是我怕……

其实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我吃过不少肉,但到自己割肉却是为数不多的哈哈哈,为了保证一下质量我也去补了一下课,至于效果显不显著就由各位爸爸来评判啦哈哈哈

看的时候记得自动带入猴子妖化的脸蛋子啊,不是头发黑卷卷的样子,是长着黄毛坏笑的样子!!!对于愉快使用很重要啊!!!

还有我要再解释一遍小光头对江流儿小朋友的感情,小光头作为江流儿那一世的记忆被佛祖删去了,因为那一世原计划他是不会和猴子相遇的,所以这是错误的一世,而猴子的记忆佛祖是管不着的,江流儿死后,猴子又重新回到五行山下等待陈祎的到来西游取经。

所以小光头的内心深处其实是觉得江流儿跟自己并没有多大关系的,爱情中很多时候占有欲都会占据上风,小光头希望猴子对自己的爱不是因为曾经的江流儿,但是江流儿对于猴子来讲却是无法抹去的,猴生中的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

哎……你们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江流儿小朋友,一想到小光头的想法,我都想替猴子打醒他

我的废话……真的有点多吗?说是的我都不跟你玩了嘤嘤嘤……

【孙唐】凡心③

上次说了要开车,但是真正开始写的时候才发现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哈哈哈……等我再去补几篇有颜色小文章,下一张争取带大家飙个爽爽的车!!

好吧其实是我的铺垫还没写完没法开车。

从这里开始就会有一定的篇幅提及江流儿小朋友啦!我是在看完伏妖篇之后才去看了大圣归来的,看完觉得江流儿小朋友实在太可爱辣!!以后要是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我一定会天天给他讲西游记的故事,齐天大圣是不会死的!他只是睡着啦……

这里依旧用了前世今生梗。小朋友是金蝉子的第九世,本是不应该和猴子相遇,可两人的孽缘太深竟提前遇到了,作为错误的一世,佛祖删去了金蝉子第九世的记忆,猴子只能在江流儿死后重新回到五行山下等待下一世的金蝉子。所以即使后来知晓了第九世的故事,金蝉子的潜意识里也并没有把江流儿当做是自己,在后文他会表现出比较排斥江流儿的情绪,他的凡心让他只希望猴子爱着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因为别的任何人,但对于猴子来讲,江流儿却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江流儿教会了猴子爱,段小姐和女妖精们教会了猴子嫉妒,而金蝉子则亲自教会了猴子愤怒。

我的废话有点多……吧。

                                                                                                               

叁·苦情戏

 

          ——海棠花解语,戏子更无情。

 

猴子做了一个梦,他梦到江流儿在花果山玩耍,怀里还抱着一只很小的猴子。

这不是猴子第一次做这个梦,但却是最清晰的一次,从前都只是能依稀从身形辨认出那是幼年的江流儿,可这次他清楚地看见了江流儿的脸。

小孩儿抱着小猴子挠痒痒,笑嘻嘻的。

猴子喊了声“流儿”,然后梦就醒了。

空气里有一股熟悉的檀香。

猴子晃眼间坐起身,水帘洞口没有光亮,表明现在是夜里,石桌上的蜡还未燃尽,表明自己没睡多久。猴子又嗅了嗅,空气里还似有似无地飘着股熟悉的药香味,药是止咳的,他甚至能背出药香都有哪些草药组成。

……废话啊,他都给那死秃驴抓了十多年的药了。

猴子烦躁地想来的人会不会是那秃驴,可他又觉得可笑,很快否定了自己,这时候起床气占了理智的上风,一跺脚震得一旁的石桌抖了抖,“出来。”

“……”

“还要老子再说一遍吗,出来!”

出来的人是八戒,他是来给猴子送这个月人间的贡品香火的,“嘿嘿……大,大师兄……”八戒贡品放下就想走却被身后的人使了法力吸过去,一屁股摔在地上。

靠!如果被吸过去的是师父是不是就会一点儿不疼地摔在你怀里!八戒很想这么说,但今天沙僧不在,他不敢。

盯着猴子看了一会儿,八戒觉得有些尴尬,他决定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那啥……就是我之前路过了药铺,抓了几位药材又找了个绣娘给你做个了香包!可能……还塞了点儿檀香?我就是有点儿想以前的日子了,想趁送香火的机会跟大师兄重温一下……”说完真的从袖子掏出了个香包。

“扯淡,编瞎话能不能编得顺溜一点,”猴子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老子不稀罕这点儿香火,以后你不用来了。”

“可可可……可师父稀罕你这儿的香蕉呀!你别以为我对你的花果山不熟悉就不知道,其实自从我和鱼鱼第三次来你这儿的时候我就看见了!我听说你这后山老早是一大片桃园都被你改成了蕉园!你……你就是因为前两回师父都没有拒收你的香蕉才这么做的!”八戒的脑袋飞速运转着,他觉得自己机智极了。

“去你妈的胡言乱语!以后少让老子看见你!”

猴子是真的生气了,眼见他就要把金箍棒轮过来,八戒吓得包住脑袋大喊,“臭猴子!我说的是真的!我每回给师父拿回去的水果他都挺高兴的收下了!我没骗你!没骗……真的……”八戒渐渐松开了指缝,他看见猴子举着金箍棒的动作像是被定住了,而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八戒的身后。

八戒以为是师父真来了,可回头一看,才发现了那在烛火的光亮下熠熠生辉的金箍。

猴子身上的颓废劲儿霎时变得像要吃人一般凶狠。八戒隐约知道他想起了谁,不是由观世音菩萨化作的段小姐,而是他的江流儿。

是独属于猴子的江流儿。

喜欢桃子的也是江流儿,所以猴子才会在后山种满桃子。

可是从前的江流儿已经变成了陈玄奘,陈玄奘又变成了现在的金蝉子。

八戒知道猴子在取经完成后偷偷将金箍藏了起来,他咽了咽口水,没作声,抱着小猴子送进来的香蕉想要走,又觉得应该多说一句,“大师兄,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师父最疼你了。”

 

猴子在重新躺回床上却是辗转反侧,空气中的味道像是淡了些……死猪,还把灵山的那一套带来玷污花果山了?猴子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些,眼前却明晃晃地出现了江流儿背对着他抱着小猴子的模样,而一转过头又成了长大了的模样,怀里抱着温顺的小猴子冲他笑。

猴子不认得那小猴子是谁,反正他花果山里是没见过的。

猴子内心其实是个实在的人,江流儿喜欢桃子,那他就把后山都种上桃子,后来江流儿没了,陈玄奘来到五行山下递给了他一根香蕉,他又把后山的地改成了蕉田。

“江流儿……”还是他的小娃娃好,猴子觉得,金蝉子一心向佛,并不是是独属于他的。

等到空气里的味道仍未尽数散去,天已经蒙蒙亮了,猴子夜里没睡好,此刻虽不至于觉得头昏脑涨,可心情却是不好的,可闲来无事他便在花果山里随意转转,不知怎么地走到了一处草木稀疏的空地,空地中央的裂成了几块的巨石便是孕育出他的石头,在那儿可以直直看见天。

在天宫干了不少缺德事儿的猴子对天上还算熟悉,他算了算位置,这儿是近天池的位置,再往南边就是南天门,南天门再往南……猴子的眼神暗了暗,那儿就是灵山了,而自己头顶上的这片位置,就是当初破了个大洞的天。

猴子好奇过这块空地常年也没人来打理,为何草木就是不在这儿集中生长,后来他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历史遗留问题,毕竟在这儿的是女娲留下孕育出自己的灵石,有些不同寻常也是正常的……想象间,猴子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小小的江流儿抱着小猴子的场景,他看得呆了,甚至不禁出声唤了出来,“江……流儿……”

突如其来的檀香味惊了猴子一跳,体内随之而来的躁动迫使他不自觉地露出尖锐的犬齿,模样凶狠,“谁!”可等了半天也没见个人影出来,那檀香的味道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但脑海中突然冒出的和尚却并没有消散。猴子拍拍脑袋,莫不是自己想那秃驴想出的幻觉?

呸!倔强的猴子觉得有失了脸面,他烦躁地抓了一把脑袋上的猴毛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化成人类的模样了,烦躁的心情越发要向上涌来,猴子三两步离开了那片空地跳进水帘洞前的水池中。

瀑布的水从高处落入池中,声音哗啦啦地,本来是应该让人觉得很舒爽的环境,可猴子就是莫名觉得暴躁,他一个鲤鱼打挺从水里起来……啧!空气里怎么又来了着令人躁动的味道!猴子几乎要疯狂,他长臂一挥,发泄般地将池中的水扫起到岸边,眼眸不经意地随着飞出去的水珠走了一遭就看见了那在站在岸边白衣款款的男人。

现在应该叫他旃檀功德佛。

猴子痴痴地望着站在岸边的人,那人的白衣被他方才挥出去的水打湿了不少,从胸膛到大腿根儿上的衣衫无一处不被池水打湿,那白衣又该死地单薄,猴子甚至能看见那人胸膛上的两抹茱萸。

猴子的喉结滚动,即使是置身于清凉的池水中他仍觉得燥热,然后那人说话了,声音犹如最为清冽的泉水,顿时浇灭了猴子的暴躁,他听见那人说,“悟空,随我回去吧。”

 

猴子眨眨眼睛,内心有千百种想将面前圣洁的人撕裂的欲望,他只是平静地看着金蝉子,露出一个自认为人畜无害的笑,犬齿上的唾液折射出晶亮的光,他说,“别演了,师父……啊不……是旃檀功德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