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蓝蓝_

岚岚就是我 我就是蓝蓝
旁友 约个故事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旁友
你喜欢的故事 绝不会坑

学习了

有鸟居丹穴:

红叽叽:

马住!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周末有考试,考完如果顺利过了就更文!自杀热线应该会先写完,然后更孙唐和爱人同志吧……如果有灵感可能会挖个小段坑

粉粉一直摇头也被屏蔽了😂

慌乱😂害怕😂无助😂

【言白许周】自杀热线 三

本章有言白车,如果链接死掉了请一定告诉我!!

下章告诉你许周初遇 以及小洛为啥后来回想自杀

很久没更新了很抱歉,不会坑的,你喜欢的故事,我都会讲完

自杀热线一

自杀热线二

                                                                                                                    

走微博点击看言白打架

这是微博链接,点打开微博查看全文就好啦(链接应该是没问题的)

走石磨https://shimo.im/docs/chu9rTuebsghRYJb 

回来记得给我小心心评论和小蓝手~拜托拜托

链接有问题请轰炸我

……………………………………………………………………

给以前挖的坑《爱人同志》宣传一下,cp也是言白许周,第一章只有言白出场,虽然目前只有第一章,但是我会努力更新的!

点击上车看言白激情打架http://goufuguidingchugui.lofter.com/post/1e7f7c67_1248f555

新的学期……又他妈开始了……最近可能没法更……有空就会补上的,你喜欢的故事,一定不会坑😭

【 关于6.0.0版本的 Q&A 2.0 】

官方有回答就非常开心了!说实话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安卓用户和苹果的格式是不一样的……
其实苹果格式习惯的话也就还好吧,最最希望加上的就是cp屏蔽功能,在刷自己喜欢的cp的时候突然也看到不喜欢的真的挺难受的……
最后最重要的请一定要刚改改从热度开始的界面!!!对于我们这种小透明lo主来讲真是太不友好了呀……

LOFTER小秘书:

亲爱的大家,我是LOFTER 运营负责人@小夏 。




对这次版本更新,大家猛烈的吐槽我们都看见了。@空桑 @牙牙菇娘 @橘清酒 @恋语市剧情研究所 你们的文章,包括在小秘书下的2000多条评论,我们产品、视觉、交互,运营同学都有认真在看。非常感谢你们提的意见和建议!我们也在不停的讨论,怎样做才能不辜负大家的心意。有时候太在乎,反而表达没那么顺利...




关于大家非常关注的几点,我先来做一下说明:




1:新版本默认最热,而不是最新,对于小透明和圈内新人非常不友好,你们是不是有赚钱的压力?所以急功近利的做了这个?




不是的。做这个调整是数据反馈,新进入TAG的用户第一诉求是快速找到优质内容,而“最新”只是时间排序,不能反映TAG内容质量,所以这次捋顺了逻辑,用日榜,周榜,月榜多个时间维度来展示热度靠前的内容,方便新用户发现阅读关注和进行互动。




我明白大家反映的点:老用户就是想看TAG里面今天又有什么新的文章和图片,同时,新文章和图片也多了很多曝光的机会,这样才有可能被点赞推荐热度上升,小透明才有可能变成太太。




这个反馈我们收到了,也在和产品交互同学讨论:怎么平衡TAG更新文章露出和新用户发现好内容的问题。




我们并没有打压新用户(留下来求求你不要走还来不及....),可能这个问题解决的不太好,双方都不爽,接下来我们继续研究看怎么调整,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继续给我们提意见!




2:为什么从九宫格变成双瀑布流?排版不好看!




这个吐槽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因为IOS很早就是这个排版了,我们并没有收到不好看不方便的反馈。反而双版本不一致是个问题,安卓此次有时间就追了一下进度....




当时iOS改成瀑布流形式,是为了能更多的展现单日志的内容,图片,文字都能展示的更多,并且露出了喜欢按钮和总喜欢数。这个是有助于发现内容和互动的。




大家觉得九宫格排版更好,瀑布流“逼死强迫症”患者,我们视觉设计师收到了,接下来也会寻找更好的在TAG内同时展示文章和图片的方法。(九宫格也是一种方案,我们研究下怎样做内容展示和互动的结合)




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3:你们是不是做了限流?关注了用户,却无法及时在首页看到对方的更新,导致作品阅读量急剧减少




这个真没有!从来没做过所谓“限流”!搞好内容分发,扶植新用户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做限流?是我们的信息流吐出一直有问题!(这个真的是技术问题了,LOFTER经常被莫名其妙的人刷,导致信息流堵塞,正常的信息流就刷不出来了....)




这个技术解决方案,我们已经有所进展,下周!!请大家下周再看下有没有改善!!(如果还没有改善请技术GG跪着写道歉文!)




4:图片打不开!这个已经很久了!作为一个图片起家的App怎么会图片打不开?




这个是让我最近头疼复发的问题........事实上应该只有四川和广东的移动用户打不开图片,这个跟移动运营商有关。跟第三方有关,就不是我们推动就有进展的....非常烦躁,想了各种办法,不行我就要去跪移动了(请移动的同学看我看我看我,请指一条出路哭~~




以上这些,我们都排在第一优先级去研究解决和改进!但版本迭代需要一点时间,我们会尽快推动!




对了,下个版本,“可设置不能转载”、“置顶”、“可设置打赏开关”、“版权声明优化”等等都会同时上,敬请期待。





请求

商山想吃烤包子:

please! @LOFTER小秘书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来源:空桑

【鬼白】当全世界将我遗忘 贰

心怀天下的神兽白泽不会留多少心思给自己,他忘记了自己的年纪,忘记了自己的出生,同样也没有记住自己的死亡,他只觉得在度过一片黑暗后,再次睁眼,便是漫天的火光。

白泽知道那是地狱的火焰,他生前与地狱往来不少,对这地狱的火焰也知晓许多……这些熊熊燃烧的火焰,每一束都来自一个曾经游离世间的灵魂,他们已经错过了转生的时间,被引导入地狱后也只能化作火焰燃烧,鬼灯将火焰聚集于一处,这边成了地狱甚是特别的光景。

可白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鬼灯安排于此,并要求他与这些游离的野火,共度百年的光景。

而那游离的亡魂燃烧的火焰,又能有几分安静?白泽能听见他们的嚎叫,能感受到他们的凄惨,而这些情绪,无时不刻不在影响着神兽的情绪。

白泽是个不大会将心思留给自己的人,他明白自己的暴躁多半是因为这些火焰背后的故事,这些火焰燃烧得他心烦,他终于开始思考自己如此暴躁的原因……当然最后也没能得出些有理有据的结论,他只是猜测,也许死亡夺走了他曾经的好心性,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心怀天下的神兽。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鬼灯依旧常来看白泽,他有时不会说些什么,有时会跟白泽说说外界的消息,但很少会问白泽问题,只是今天不知怎么的,盯着神兽的侧颜就问出了口,白泽像只炸毛的猫儿,转头恶狠狠地盯着鬼灯。

“关你屁事……”白泽转头不去看鬼灯,他对这恶鬼依旧没有好脸色。

鬼灯愣了愣,也没继续说下去,他一早就发觉出了白泽的变化,他与神兽生前虽然也没有多愉快地相处过,可总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现在这样……这样冷漠。

生前的白泽一直是个情感浓烈的人,而他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浓烈的和善,而在面对鬼灯时,也保持着浓烈的不满,让人觉得这便是名副其实的神兽,而现在的冷漠,似乎……似乎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鬼灯饶有兴趣地看着白泽,直到被那炸毛的猫儿瞪了第二眼,他的脑海里才闪过了一种感觉,这样的白泽,似乎比曾经浓烈的他更加富有烟火气息,当他脱下了祥瑞神兽的身份,现在的白泽只是白泽,这样的他,终于不需要再背负着些什么。

余光看见了身边盯着自己的恶鬼忽然勾了勾唇角,白泽简直要嫌恶地跳出老远,可惜鬼灯担心他逃跑,一早用锁链将他捆绑,只能用手推了一把恶鬼,“你笑屁啊!”

神兽才不会总说脏话,而就这一会儿间,白泽便已经吐出两个不雅字眼,鬼灯少有地有了觉得想笑的感觉,他想伸手去薅一把身边魂儿的脑袋,脑海中已经能想象出白泽被薅了一把后炸毛的样子,鬼灯想了想,还是没有那么做,他转过身子面对白泽坐,问出了他长久以来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你生前是个热情的人,热情了那么久,你累吗?”

热情了那么久,累吗?

白泽下意识地想反击“好过你成日里冷着个脸”,他没有想过这种问题,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鬼灯为什么这么问,恶鬼否定了他生前的个性,他的热情仅仅因为他是祥瑞的神兽……说到底不就是说他装吗,白泽瞪眼,“关你屁事!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好了,凑够了三个“屁”,鬼灯觉得挺逗,他也不恼,“好,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说,”他注视着白泽,漆黑的瞳孔里让脆弱的魂占了个满,“我不仅仅是最近,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在想你。”

 

地狱火是焦灼的代名词,而此刻白泽却觉得身后的焦灼都比不上他脸上的滚烫,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烫的。

这碰脸的动作像个娇羞的花姑娘,鬼灯看得心里喜欢,他不是那种过于会压抑内心想法的人,心里想着要吻一吻这羞红了脸的魂儿便动了身子,红脸的魂儿下意识地躲避挣扎,然而无论是躲避的幅度还是挣扎的力道,都并非鬼灯的对手,他被那恶鬼摁着肩推了一把,倒在地上,牵制着白泽的锁链发出声响,他在被推倒的瞬间萌生了一个小小的坏念头并且付诸行动,他抡起锁链给鬼灯的脑袋来了一下,力道并不大,但足以弄疼鬼灯了。

鬼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链子打蒙了瞬间,继而看见了身下的魂儿露出得逞的坏笑,之前那些难听的话都未将鬼灯激怒,甚至刚才的一链子也没将他激怒,直到看见白泽的笑容,鬼灯才忽然被激怒了,他掐住魂儿的脖子,看着他笑得坏极了,甚至奸诈。

鬼灯手上的力道没省着,他知道魂儿不会被掐疼,但会通过掐的动作来感知到他的愤怒,然后狠狠地冲着邪笑的唇吻了上去,把白泽的笑吃进了腹中。

“我回答你刚才的问题……”魂儿不需要呼吸,可白泽依旧被这绵长的吻弄出了窒息感,他挣扎着摁住鬼灯的脸,将他推开一小节距离,“关于热情这事儿,我从前倒是没觉得过累,不过现在我不愿意那样了。”

“嗯?”

“我死了,是不是也失去了神兽的身份?”

“是这样的。”

“我能想到自己的结局,我会被全世界遗忘。”

白泽的话说得没错,但鬼灯不知为何,就是有些心虚,他将魂儿的脑袋拥入怀里,不需要呼吸的魂儿搂起来很方便,不用担心闷着,也不用担心挤着。

“你是不是唯一记得我的人?”

“……为什么这么问?”

“是你把我的魂聚了起来……我想报恩。”白泽的声音从鬼灯的怀里发出,显得闷闷的。

这话说得暧昧,报恩是个如何报法?聪明如鬼灯,自然知晓白泽话里的话,只是此刻的明知故问才显得情趣,直男恶鬼好不容易情趣了一会,让白泽的脑袋探出来,“嗯?你想怎么报恩?”

“你喜欢我是吗?”

鬼灯不予置否。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看着这小浪蹄子要开始飘,鬼灯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用尖牙在他的脸颊上啃了一口。

“那我允许你追我呀。”

“哈?谁要追你啊?”

“恶鬼!你什么意思!”

鬼灯清清嗓子,还是揉乱了魂儿的头发,“我选择等你转生成鬼后,直接上。”

【孙唐】溺鱼 贰

我早前说过每一篇都不会坑,学校生活经常会有很多事情,也请多多理解

你喜欢的每个故事,我都会讲完

 

前情回顾第一章走这里呀呀呀!!!

                                                                                                                   

 

 

贰.

 

          ——“帝国向来会优待俘虏。”

“你的意思是会让他们死得其所吗?”

“不,你死不死得听天由命,至于是否得其所,那得听我说了算。”

 

沿着绝响谷一直向西行,就可以看见帝国高耸的城墙,城墙之上的哨兵远远就看见了行进而来的队伍,队伍的人数已经比方才出去时扩大了将近三分之一,走进一些便可以清楚地看见被夹在队伍之中的一队人被铐上了手铐脚镣,使得行进的队伍变得些许缓慢。

城墙背后的城市是吉塔城,这是一块在五十年前并不属于帝国的土地,战争使得强大的帝国得以吞并周围的一些小地方,而距离绝响谷最近的城市吉塔,即便土地如同绝响谷谷底一般贫瘠,也成了攻占不可缺少的选择。

不过陈祎等人的目的地并不在此,他们需要进入吉塔,穿过绵长的神女山脉,最后进入中庭,那里是帝国的国都,拥有最丰美富饶的土地,不过在这之前陈祎需要在吉塔处决一个人,那人曾是战争指挥课的课长,如果现在还在位的话,就是陈祎的顶头上司。

 

“为什么一定要由您来指挥处决那个罪人?”八戒有些抱怨。

为什么一定要由战争指挥课的少校来处决曾经的课长?这幅人物关系图似乎挺有深意。

“……可能是想讨好我吧?”陈祎发誓他真是沉思过,最后得出这个结论。

“您说什么呢?”八戒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凑到陈祎边上压低了声音,“您说这么大声不太好吧,弟兄们都跟着呢……”帝国在推行反腐倡廉政策,八戒觉得有点怂。

陈祎轻笑,然后踢了一脚马肚子先行去了,他无心对处决的事情多想下去,他只想赶紧回到营地……此刻他的脑海中不能再容下别的东西,所有的空间都被方才中箭倒在谷底的男人所占据,即便间隔的距离远,陈祎还是清楚地看见了那男人的眼神,他倒在血泊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彰显着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狼狈的战俘,唯独他的眼神在叫挣扎着要继续战斗。

这样的眼神真是太棒了,仅仅一个瞬间的对视就能让人热血沸腾。

八戒跟在陈祎身后一路小颠着回了营地,马儿小跑着颠得他脑壳疼,陈祎马骑得快,走路也快,下了马八戒一路小跑着跟上他,却见他没回去休息,而是走上了三层的营台,这是除了哨岗外整个营地最高的地方。

“您一会休息吗?”八戒没跟上去,他站在下面喊,心底盘算着,如果陈祎不休息的话,他可以先去洗个澡,晚些再找人给这位少校收拾床铺。

陈祎摆摆手示意八戒拒绝的意思,头也不回地望着窗外。

“我……可以问您在干什么吗?”从回来的路上开始,陈祎就很奇怪,八戒还是很好奇,不由得多问一句。

“可以,”这句回答倒是干脆,“你去给我拿些纸笔来。”

好嘛,还是没解释在干啥,八戒放弃了,认命地小跑拿来了纸笔,等他登上三层营台便忽然明白过来陈祎寓意何为……从这扇窗户望出去就是关押俘虏的地方,而帝国军人通常为了震慑俘虏,都会将领头人折磨一通,然后绑在空地上,这是将“擒贼先擒王”与“杀鸡儆猴”合二为一的理念,以往都甚是管用的,但这次好像出现了意外……

“你看,那个人的眼睛。”

“你说那个‘坚毅本人’?”

“皮?”

“不敢皮不敢皮……”八戒把纸笔在陈祎面前铺开,“您要吟诗还是作赋啊?”

“画画。”

“画被绑在柱子上的‘坚毅本人’?”

陈祎回头给了八戒一个白眼,后者乖乖闭了嘴。

三层楼下的沙地上,木柱牢牢插入其中,血迹斑斑的男人,他的右肩和胸膛上都插着长建,箭羽甚是雪白,在阳光的照射下显露着其持有者的英气,而中箭的男人穿着软甲,唯有右肩中的那一只深深地插进了他的皮肉里,胸膛的那一只刺破了软甲,但并未造成致命伤害,陈祎知道他穿着软甲,才毫不顾忌地射出了第三只箭,他其实不大希望这样坚毅的人死,如果这样的战士能够为他所用,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

笔吸饱了墨水,由修长的手指握着,在白纸上留下流畅的痕迹。

陈祎这人长得清秀,若不是身上还穿着军装,也是可以出去装装书生的,这样形容他也并不是说他是那大字不识一个的,相反,该读的书他一本都没拉下过,帝国少校的位子可不是轻易就能上位的。

八戒知道这位少校大人是个人精,可也是第一次听说他是个会画画的,又探头朝窗外看了一眼,如果无视他身后的木柱以及身上的两只长箭,那位坚毅的上将军仅仅像是在空地上站军姿一般,丝毫看不出是被帝国俘虏着。

“诶,师父。”

“嗯?”

“琴棋书画,您是不是都会呀?”

“琴,我是不会的,”陈祎停下笔,重新吸了一次墨,但眼睛从未离开过地面上的那个俘虏,“要说音乐,那我打出的拍子大约就是跟敲木鱼的和尚一般了吧。”

“您说笑呢。”八戒打趣儿。

“我没有,”陈祎确实没有开玩笑,他终于舍得给身边的八戒一个眼神,“等到入夜了,让人去给楼下那位‘坚毅本人’泼一盆水。”

“您要烫的还是凉的?”

“……凉的吧,又不是杀鸡。”

“得嘞!”

 

很多时候八戒猜不透陈祎在想些什么,就如现在,分明不想过多伤到那位坚毅的上将军,可还是要在入夜给他折磨一番才高兴。

八戒猜这会儿陈祎估计还在三层营台看着这里,也可能早已离开,他摸不透陈祎,这也无所谓,总之他知道陈祎是在意这位上将军的,便决定亲为了这事儿,他去马厩边上的深井打了一桶水,跟看守的士兵使了个眼色,机灵的下属便纷纷撤出,将入口围起,可士兵们撤出的同时也带走了火把,拎着水桶的八戒便顿时抓了瞎,不过好在下午跟着陈祎在三层营台看了许久下面,也算是熟悉了地形,八戒摸着黑往前走,军人良好的素质在此时起了作用,八戒在心中丈量着木柱的大致位置,借着月亮的光,渐渐依稀能看见了前方物体的影子。

已经在心底知道了前面大约就是那位上将军被绑着的位置了,可八戒却忽然停下,他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尽管咽喉空空并没有可以滋润的唾液,但他仍旧下意识做了这个动作……这是为什么呢?八戒心底有个他不愿直面的答案——在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他居然对面前被控制住的俘虏产生了恐惧。

你听,这黑暗中粗重的呼吸声,哪里像是个受了重伤的人类?

这……就像一头野兽啊……

被自己的想象下了一机灵,八戒甩甩脑袋,他就是来泼桶水的,何必自己吓自己,毕竟是敌国那样传神的上将军,有些不寻常也是正常的,这样想着,他便朝着黑影继续向前迈了两步,拎起水桶,作出泼水的动作——

“你敢吗。”

这沙哑的声音问得八戒一愣,但随即手上的动作就使了出去,满桶冰凉的井水泼了战俘满身,怎么说这都是帝国的地盘,这么一想他便觉得没什么自己不敢的……但随即,这个想法便被打断了,因为他看见了一双眼睛,一双在黑暗中透着火焰的眼睛。

八戒反悔了这人哪里是像野兽,分明就是一头野兽啊……

水桶“咕咚——”滚到木柱边上,八戒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被吓得不轻,甚至打了几个嗝儿,而恐怖的后续也并没有发生,被捆在木柱上的上将军并没有变成什么可怕的怪物,这让八戒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他走上前,颤颤地捡起木桶又赶忙后退几步,“我,我敢!我们少校命令的,我有什么不敢的!”

“我想见见你们的少校……”

“得了你别想了,”八戒打断了对方的话,开玩笑,一课少校是战俘随便见的吗?他不由得也大了胆子,“歇歇吧上将军,希望今晚您不会被冻感冒……早点儿睡吧!”

 

前任战争指挥课课长的执行日定在陈祎一行人到达吉塔城的次日,这是陈祎要求的日子,既然是上头发下的人物要求他参与执行,那么作为军人他变会无条件服从,不过他也不愿在这些事情上耗费无谓的时间,因此在次日早晨,刑场上的一切都准备完成之后,前去视察的八戒觉得这一切真是前所未有的简陋……也不知一会儿那位前任课长到来了,会作何感想?

八戒思考了良久要不要跟那位让人猜不透的少校报备一声,可他从寝室转悠到训练场,从食堂转悠到军营门口,皆是没有见着陈祎的身影,这真是奇了怪了,陈祎不是会在夜半溜出军营喝花酒的人,八戒一直觉得他更像是早期南亚的苦行僧。

“跑到哪里去了啊……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懂点事啊……”八戒嘟囔着,骚骚脑袋也没多想,趁着还有些时间不必操练,不如去哪里弄几口小酒来喝喝也甚好。

 

“我以为在我死之前不会再见到你。”

沙哑的声音听得人心里难受,陈祎大大咧咧地在被绑在木柱上的男人面前坐下,他一向不是矫情的人,也无心与这位上将军兜圈子,“你怎么就确定自己会死?帝国向来会优待俘虏。”

“你的意思是会让他们死得其所吗?”男人笑了,将不屑的情绪表露无遗,“就算有优待,也绝对不会是我……你见过哪个战败的头头能落得好下场的么?”他非常明白,一个优秀的领队便如同士气凝聚力般的存在,而他不会向帝国头像,如果他的士兵们想要活下来,那么首先,他就必须死。

“不,你死不死得听天由命,”陈祎凑近了去看男人,他的脸上多出也挂了彩,但不难看出他是个英气十足的战士,他在对方焦糖色的眼眸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这让陈祎忽然开心,他露出一个笑,压低声音,“至于是否得其所,那得听我说了算。”

“您不能提前准备准备去刑场吗!”可以称之为“暧昧”的氛围被八戒的闯入打断,“多大的人了啊!咱能不能懂点事儿啊!您知道我找您有多辛苦吗!您一定得在这个时间来跟敌国的俘虏调情吗!”

“调情?”陈祎觉得自己准确地捕捉到了八戒话里的重点,他看见八戒气冲冲地小跑来抓住自己的手就往刑场的方向走,“我觉得这个词用得不是很准确。”

“还不是调情!师父您鼻尖儿都要凑到他鼻尖儿上去了!我知道这哥们儿长得挺好看,但他毕竟是个战俘啊!还是特危险的那种……凑那么近聊天儿您也不嫌他身上臭……”

“都是血腥味儿,在军营里这么久你闻不惯啊。”

“您就别狡辩了成吗,咱赶紧到场把您前上司给咔嚓了,咔嚓完您爱怎么谈恋爱怎么谈恋爱好吗?”

“刚刚不说是调情吗,怎么变成谈恋爱了。”

八戒觉得自己要疯了,他一把甩开陈祎的手,看着对方一脸无辜,简直想把鞋子脱下来甩到他脸上去,当然对方是少校,也是他师父,八戒没这个胆儿,“难道不是吗!那您在跟他聊些啥呀!”

“我在跟他聊杀死俘虏的事情,”陈祎的表情像是想起心上人的姑娘,“这么想想是挺浪漫,他的命出了取决于天,剩下便取决于我了。”

“是不是你们当官儿的……想法都挺特别啊哈?”